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查看评论
引用 free21e 2024-1-11 01:12
青海这个党校喝酒的事件是人家自己因权力在手而搞的“自供”“便利”(因职权可以吆三喝四令下属上酒上菜,显然他们都早已习惯于此多年了吧!)——有党校外面的服务员提供,不知校方怎么可以允许提着酒,不对,是车上装着酒菜送来的吧?保安或警卫哪里敢检查车中物品呢?!系统性腐败实在难以根治,人家只能就此持久战了——反腐持久战是不能论证的了,就这样处理执行吧!?持久战也是新成果的体现或自我革命的内容或方式方法什么的?!也不知他们要喝酒的白天的课堂上怎么学的或学了什么而导致如此对纪律实施那么不屑一顾呢?可见授课老师水平和教育方法没起到什么正面作用,起码不是廉政教育的内容吧!不然怎么敢公款吃喝呢?难道这不属于公款吃喝吗?自吃公家的特供——不是吗?!
显然他们慷国家之慨久已——一帮蛀虫当党的领导行吗?毛爷爷晚年说要革党内资产阶级当权派的命,哪里错了?!!当然那时人民群众阶级觉悟高,根本不可能让他们如此嚣张——早把大字报贴出去了。他们现在没有吃人民饭的概念,更没有吃饭掏钱的概念,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早丢了几十年了。这样脱离人民群众的干部,能真正为人民服务吗?!不可能,根本不可能!这就是今日社会上层的一大现实,而且正在社会各个层面蔓延着——腐败多少亿都不用死,不也是变相“供”着吗?!
——这里出现了重复,可能网警同志的特殊控制(他们也真不容易没白没黑,默默无闻——但政治上终归于可靠!不然中国就国将不国了!),我不得已发了两次。就文责来看,他们没有什么责任,但也害怕革命过了度的问题。不得不控一下,上面说了要自我革命,这里最好不要唱反调,但我这里只是个人疑惑——因为能够自我革命的觉悟一定很高——但现实远没有达到,所以自我革命还处于不大可能阶段,我当然是要促成,而不是相反——这里我不得不以毛爷爷的例子来说明:解剖自己胜于解剖别人,这也是他老人家与鲁迅相通的地方——毛爷爷不是多次代人受过吗?勇于担过错之责!所以现实还是革他人之命而成为可能——这几位得下去了,死了的就算是自我提前革命了吧?
——这样可以重发了吧!?请准许吧!
引用 free21e 2024-1-11 01:02
青海这个党校喝酒的事件是人家自己因权力在手而搞的“自供”“便利”(因职权可以吆三喝四令下属上酒上菜,显然他们都早已习惯于此多年了吧!)——有党校外面的服务员提供,不知校方怎么可以允许提着酒,不对,是车上装着酒菜送来的吧?保安或警卫哪里敢检查车中物品呢?!系统性腐败实在难以根治,人家只能就此持久战了——反腐持久战是不能论证的了,就这样处理执行吧!?持久战也是新成果的体现或自我革命的内容或方式方法什么的?!也不知他们要喝酒的白天的课堂上怎么学的或学了什么而导致如此对纪律实施那么不屑一顾呢?可见授课老师水平和教育方法没起到什么正面作用,起码不是廉政教育的内容吧!不然怎么敢公款吃喝呢?难道这不属于公款吃喝吗?自吃公家的特供——不是吗?!
显然他们慷国家之慨久已——一帮蛀虫当党的领导行吗?毛爷爷晚年说要革党内资产阶级当权派的命,哪里错了?!!当然那时人民群众阶级觉悟高,根本不可能让他们如此嚣张——早把大字报贴出去了。他们现在没有吃人民饭的概念,更没有吃饭掏钱的概念,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早丢了几十年了。这样脱离人民群众的干部,能真正为人民服务吗?!不可能,根本不可能!这就是今日社会上层的一大现实,而且正在社会各个层面蔓延着——腐败多少亿都不用死,不也是变相“供”着吗?!
引用 free21e 2024-1-10 12:14
事实上,党的领导经常把自己“供”起来了,最近人家青海的党校的的大领导们就在党校的宿舍,违规“供”酒——你以为他们是去外面的超市买来喝的吗?宿舍酒店能没有“供”——他们远离民众,都不用代驾回家而死路上,吃人民民,喝人民的醉生梦死的领导者哪里还可能去服务人民呢?这样的人还是提了干的——酒肉领导属于自供他供呢?如果不死人,岂不有腐败更多的干部了,党校真是毁人不倦的地方——不然怎么有些人都党校二次了还要腐败呢?我都不知道党校的榜样是什么人,肯定不是把那些烈士当榜样,不然他们党校纪律怎么能随时破防而不被几人之外的他人制止或服务员阻止或举报呢?!自我革命,可能吗?结果他们是被他人领导革命的吧?哪里是自我革命?自我革命——自动辞职下岗应该是属于自我的概念吧!至于“革命”他们不都是对的别人吗?!
引用 塞外老狼zz 2023-9-24 21:23
云淡: 清算 一九七六年中国大资产阶级战败了无产阶级,是通过中国无产阶级内部的(中国共产党内部的)修正主义而起作用的。只有当着我们清算了这种修正主义的时候,中 ...
你觉的有那个可能吗?毛主席说过“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你赤手空拳,拿什么清算人家?
引用 free21e 2023-8-29 00:14
按讲,越是有规模或规模越大的非公经济体,其党组织的力量应该越强大,其党建的政治引领作用应该越有力,其党建经验应该更加成熟有效。但我们看到的事实往往相反,…”——显然这样的说违背事实,非公经济,属于私有性质,党组织如何进入又如何领导私企老板呢?!你进入,人家不供你行吗?不然还不把人家搞残了——私权与公权能混同了吗?!
引用 free21e 2023-8-28 23:59
有一种“供”起来是自供:拿的多付出的少,而且按功绩来看,贡献远比得到的少。换句话来说,就是人民服务于他远大于他服务人民,公仆实际不是勤务员而是剥削者和压迫者——不然没办法解析那些拿的多的书记院长们的问题了!即便他们不腐也是拿的比属下多,这不妨叫“自供”吧!实际上都是吃人民的,哪里有自己劳动创造所得呢?!即是创新也都是不能具体化的抽象——反马列毛的人更具“新”性!?说不到点上,自然也就失去真理性的材质了,经不起民众对其起码的考验或认可了——脱离民众,背离马列毛是人家自供的首选。不然怎么可能心安理得呢?!!
引用 云淡 2023-8-18 13:45
清算
一九七六年中国大资产阶级战败了无产阶级,是通过中国无产阶级内部的(中国共产党内部的)修正主义而起作用的。只有当着我们清算了这种修正主义的时候,中国革命才能重新发展。
引用 东鹤人 2023-8-18 08:39
怎么感觉不是这样,而感觉是傀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