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司马南|答胡锡进:恒大暴雷的前车之鉴要不要防?

2021-11-24 08:20|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703| 评论: 1|原作者: 司马南|来自: 毛旗网

摘要: 答胡锡进:恒大暴雷的前车之鉴要不要防?文/司马南胡锡进是我的老朋友,他是总编辑,站位更高,考虑事情更周全,在发表关于联想的观点之前,曾征求过我的意见,颇有礼贤下士古风,满满善意挺让人感动的。考虑到此为 ...

  胡锡进是我的老朋友,他是总编辑,站位更高,考虑事情更周全,在发表关于联想的观点之前,曾征求过我的意见,颇有礼贤下士古风,满满善意挺让人感动的。

  考虑到此为公案而非私论,在反复学习了老胡的文章之后,拟公开回复老胡几条意见:

  1、我批评联想改制中涉嫌国资流失、无形资产过高实际已资不抵债、欠供应商上千亿货款的情况下还给高管发天价薪酬、高管和核心技术人员中外国人超过一半可能存在信息安全隐患、研发投入低非科技企业而是以放贷等金融业务为主的系列问题,是通过公开数据展示的,而老胡却通过专家之口议论我的道德……反驳我的立论,最好还是用事实说话。

  2、老胡强调不能追究企业家的“原罪”,无外乎法不责众。我上期节目讲过企业家与资本家的区别,真正的企业家绝不会手握“六张小贷牌照”,玩“断头贷”、“暴力催收”到乐此不疲的地步。

  我所批评的是资本家的贪婪,善良的老胡如认为“资本的贪婪”批评不得,尚需有一番论证的功夫。

  3、我的系列视频中,最核心的不是纠缠于历史,而是通过分析联想现在的财务状况着眼于现在。

  老胡担心我对联想的质疑“将会对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造成打击”,这种担心也许不是多余的,但对法律的严肃性却没有给予特别关注,对我提醒国家和公众防范“联想暴雷风险”的担忧也没有给予充分注意。

  请教老胡:

  在恒大暴雷之前,谁能想到它会暴雷?

  恒大的前车之鉴要不要防?

  如果恒大暴雷之前,司马南提醒公众恒大可能有暴雷的风险,试问:这究竟是对公众利益的维护,还是打击了企业家的积极性?

  4、联想到底有没有暴雷的风险?

  联想控股和联想集团的资金链是否紧张?

  有关银行应该站出来走两步,将实情告知公众,告知供应商:

  我也想问,相关银行还敢不敢对联想放贷?

  你们现在有没有收紧对联想的银根?

  报表数据显示,联想集团应付和其他应付的金额已经高达1800亿元,而它的净资产只有区区230多亿元,一旦扣除约600亿的无形资产,它就是资不抵债的,试问,它拿什么还债?恒大还有地,联想有什么?靠收购摩托罗拉、IBM的商誉还债?

  5、有人说,联想控股可以给联想集团还债!

  那么好,我在上期节目里披露过,联想控股实际上是一个金融帝国,收购了一大堆的小贷公司,联想控股是卖小贷牌照还债,还是卖金融资产还债?

  且不说为联想集团还债是否合规,恐怕联想控股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吧?

  要不然,为什么年报里对翼龙贷避而不谈呢?

  公众很想知道,联想旗下的P2P平台翼龙贷是否有暴雷的风险?联想控股的高管们不应该隐瞒实情,而应以对公众负责的态度,披露翼龙贷等P2P平台的真实经营情况:让银行和供应商知道真实的风险!

  6、恒大暴雷后,许家印卖了70亿个人资产还公司的债;如果联想暴雷,请问这些拿天价薪酬的高管们是否会变卖个人资产还债?

  一边欠供应商上千亿货款,一边疯狂放小贷,一边又给高管发天价年薪,我看到,某些人没有企业家的责任,只有资本家的疯狂与贪婪:

  这一幕,分明像是“大厦将倾、能捞多捞”,有谁把公众的利益当回事么?

  动辄用“提供就业机会”等理由绑架公众、绑架政府,却不允许批评“资本的贪婪”,既然如此,我们干脆对所有暴雷的P2P平台都宽恕吧:

  因为,它们也创造了“就业机会”!

  (2021年11月23日,临睡前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胡锡进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淡 2021-11-24 10:28
对比与思考(国有企业“改制”,同一个事件,党内两种不同的看法)
参考文摘 1
现在中国进行的改革是变公有制为私有制的改革,是变社会主义为资本主义的改革。—— 马宾等十七位老部长老同志建言十七大    二00七年七月十二日
背景信息 ①:(党内资产阶级对全民所有制资产的公开瓜分和掠夺)
1998年到2003年   朱镕基总理任内(在国有企业“改制”的口号下)关闭国有资产管理局,推行中小型国有企业的全面私有化、大型国有企业的部分私有化。让经理拥有企业部分产权、让大型国有企业上市。
背景信息 ②:
朱镕基,1993年3月在全国人大第八届一次会议上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1997年9月19日在中共第十五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1998年3月至2003年3月任国务院总理。1998年4月兼任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主任。
背景信息 ③:
从1997年到2005年,全国到处都发生大规模的劳资冲突。
参考文摘 2 (只做不说讳莫如深的“改制”)
1997年,国有企业“改制”启动(改成什么?谁是新企业的主人?),这部分内容在“百年大事记”中避而不谈。
1998年,6月9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切实做好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基本生活保障和再就业工作的通知》,提出实行在国家政策指导下,劳动者自主择业、市场调节就业和政府促进就业的方针。
1999年,9月19日 中共十五届四中全会召开。全会通过《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2002年,9月3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进一步做好下岗失业人员再就业工作的通知》,...  
——(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百年大事记”    2021-6-29 )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