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陈先义:​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富人”

2021-11-28 22:29|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399| 评论: 2|原作者: 陈先义|来自: 昆仑策网

摘要: 新中国成立前夕,针对即将成立的新中国和面临的新形势,毛泽东主席在谈到农民问题时,曾讲过一句著名的、后来被经常引用的格言,即“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那是因为当时中国农民是小农意识土壤,对即将进行的社会 ...
1.webp (73).jpg

新中国成立前夕,针对即将成立的新中国和面临的新形势,毛泽东主席在谈到农民问题时,曾讲过一句著名的、后来被经常引用的格言,即“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那是因为当时中国农民是小农意识土壤,对即将进行的社会主义公有制改造缺乏认识,所以毛主席提出对农民进行社会主义思想教育、革除小农意识这个话题。

如今七八十年过去了,情况正在发生不断的变化,尽管这句格言依然存在它的合理性,但作为当务之急,群众当下反映最为迫切的问题,是如何教育“富人”的问题。如果套用毛主席那句格言,当下最为“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富人”。我想,即使毛主席今天依然在世,他老人家也依旧会坚定地同意这句套用他的话的。

为什么?因为当下的中国“富人”,即“那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还根本没有学会怎么当富人。说这句话,我不是说所有“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是都有问题的人,这部分人,有相当一部分人属于我们的民族精英,比如像任正非、曹德旺、董明珠等等,恕我不一一列举,他们给我们伟大祖国带来无上荣光,为我们的建设创造了巨大财富,为社会主义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这是应该载入史册的人。但是,也确实有那么一些人是有相当问题的,他们的这些问题,受到社会群众最为广泛的诟病,极个别的甚至已经被列入为富不仁、不义、不善的最典型的代表。比如那些富起来后,追求三妻六妾,讲究豪华享受,极尽奢华生活,放弃社会责任,没有社会担当,成为全社会怒斥的寄生虫。

司马南先生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专门谈了关于“富人”的话题。他说中国有的富豪,他们富的速度之快,富的规模之大,富裕程度之高,这是邓小平同志当初提出“让一部分先富起来”时想也没有想到的,也是我们中国共产党在领导制定改革方略时一开始怎么也没有想到的。邓小平当年曾认为将来出现百万富翁那是不可理解的,也是不可能的。而今天事实是不仅出现了亿万富翁,百亿千亿的富翁都出现了。我特别赞同司马南关于这个问题的表述。他说,你见过一个富豪在香港豪掷69个亿买一套别墅就像平民买一套普通住宅吗?你见过人家在宁波可以在属于文物保护的城市地段买了变成了自己的私产吗?如此,这些人的财产还不包括在北京上海成都等等大城市豪掷数亿数十亿置办的会所和高档住宅。

这些现象说明了什么?说明这些富豪们富了以后便穷奢极欲,他们穷奢极欲的程度,几乎是今天的老百姓无论发挥怎样的想象力都难以想象的,甚至连旧中国包括今天外国那些富豪们也无法比拟的。这就给我们今天的执政党提出一个非常重要的也是非常尖锐的问题,自从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快速地批量生产出这么多的只知享受奢华的顶级富豪,这么一些动不动把国家金融当作店铺思维、狂妄到不可一世的、时刻做垄断梦的超级老板,是不是要对我们这些年的路程做出一些理性的冷静思考呢?是不是应该对某些问题做一些回顾性的反思呢?我看大有必要。

在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里,历来都是提倡劳动致富、倡导勤劳致富、主张为社会创造财富,从来反对欺骗讹诈、投机等非正常手段。毛泽东主席对这个问题有过多次重要讲话,他坚决反对因为追求致富放弃自己的社会责任和社会担当,他坚决提倡用勤劳和创造来改变我们国家的穷困面貌,并且他特别注重不能加大社会贫富差距问题。实事求是地说,今天中国的相当一部分富人或者说超级富豪,是缺乏勤劳致富的这种致富根基的,我们不排除他们中的一些人有一定聪明才智和巧妙利用国家开放政策的先天之明。但是我们也不必隐晦,这部分人中,他们的财富积累,他们的第一桶金,靠的是社会转型——例如双轨制、炒股票、房地产等等一夜暴富的。也就是说,往往并非靠创造财富而成为富人,而是靠“分配财富”、“转移财富”而瞬间成为富人的。我们可以设想,不久前如果不是国家采取断然措施,如果允许马云的蚂蚁金服上市的话,那一夜之间便会羽化成仙,顷刻间要产生多少个亿万富翁甚至财富达十几亿的富翁。那给国家和百姓要带来怎样的灾难啊!

对这些富豪们来说,这就提出一个急迫的问题,当今社会究竟应该怎么样去做一个富人?有人说,对不起,事先根本就没有想到,只是不“仁”而富而已。事后呢?那他也就自然根本不会去想。什么“回报社会”?什么以更高的道德自觉、更高的文化要求和更强的社会责任感来要求自己?他们统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认为我就是挣大钱快钱,有钱才是硬道理,至于手段什么的,不必考虑它,有了钱才好办。结果是富而不义,是为富不仁,富而无德,富而不善。

司马南先生提出一个关于为富的理论,那就是为富要得到这个社会的尊重,就要与贵、与仁、与德结合起来。在我看来,还加上一个重要的概念,为富必须讲善。没有善良作为基础的富是不可能为社会敬重的,这就要讲社会担当和社会责任。

习近平同志视察江苏南通,特意去了著名实业家张謇故里,对这位实业家大加称赞。张謇是一位大实业家,当然也是人们眼里的大富翁,但是他是以办实业办教育而闻名于世的,他不置办什么私产,而是留下数百所学校。像这样的富翁,比如福建厦门的陈嘉庚,还有汕头的名人庄世平,都是典型的国家精英。特别是庄世平,宁可自己晚年受困,也要把自己毕生创造的财富捐给国家,他爱国爱乡的赤子情怀和光辉的奋斗历程,堪称华人典范、时代楷模,也成为华人华侨的永远骄傲。他的大智、大勇和大仁,成为中国人世代传播的创业故事。在我们近现代的历史上,这样的可以称为楷模似的人物,可还真不少。

但是可惜的是,这些堪称典范似的人物,没有成为今天某些富豪的人生模板,却造就了穷奢极欲的经典典型。我们某些富豪,富了以后,第一想到的是置万贯家业,比如在全世界各地置办豪宅,追求达到“夜夜做新郎”的骄奢淫逸的生活。有的富豪们甚至声称,要瞄准过去皇帝的生活求享受,皇帝有三宫六院,自己也要妻妾成群。皇帝要山珍海味,自己也要研究皇帝的食谱,要求过皇帝那样的日子。富起来以后,什么社会责任,那不属于自己,一下子把道德标准堕落到最低级的级别。这几乎就是我们当下某些富豪们的通病。

回顾我们的教育,往往都是针对下级阶层的,好像历来都是针对普通人的。其实眼下最为迫切最为重要的是怎么教育富人。当然有些富人为富不仅不仁不义,不善无德,这就不是教育的问题。为了追求财富无限多的积累,有的干脆出卖国家利益和人格尊严,当了汉奸了,滑向敌人阵营了。比如有些人已经企图在中国搞垄断买办,甚至与国外帝国主义沆瀣一气,来盘剥国内同胞,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这些人已经成为地地道道的人民的敌人了。毛主席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早就把这样搞垄断买办的人定性为人民的敌人了。对这样的人,不是教育争取的问题,有的你是根本争取不过来的,因为他的屁股已经坐在美国等西方一边了。对待这样的人,不要期待任何仁慈手段和良心发现,只有与他们进行坚决的斗争,防止他们无止境地盗取和转移国家资产。特别防止他们把贪婪的手伸向国有资产。

眼下,我们最为迫切最为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对富人进行仁德的教育。这是我们全部教育中的一大缺失,我们不能熟视无睹。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解放军报文化部原主任、高级编辑;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修订发布)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淡 2021-11-29 16:47
全面总结党的百年奋斗的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从源头上杜绝国有资产流失)
参考文摘〖1978(胡耀邦)中科院砍掉基础研究,1980(赵紫阳)事业单位砍掉事业经费1/3,改错了〗
陈洁华:改错了的,都应该改回来    来源:逍遥游看世界 微信号  2021-08-22
—— http://www.kunlunce.com/gcjy/zhilijianyan/2021-08-22/154534.html
引用 云淡 2021-11-29 00:41
参考文摘
十一届六中全会的“决议”有一条被某些党建专家视为“创新”之处,即“决议”所说的:毛泽东思想“是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我党许多卓越领导人对它的形成和发展都作出了重要贡献,毛泽东同志的科学著作是它的集中概括。”有学者把这个提法与七大的提法“毛泽东思想是中国革命经验的结晶”相比较,于是就认为这是一个“创新”,并对这一“创新”解读为:“不能把毛泽东思想等同于毛泽东个人的思想”,“党的许多卓越领导人,包括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邓小平、陈云等,都对它的形成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所谓“集体智慧的结晶”与“许多卓越领导人……的贡献”的本意原来如此!说周恩来、朱德、任弼时等领导人有贡献,无可厚非,说刘少奇、邓小平有贡献就说不过去。试问,作为第九次错误路线的头号和二号人物,他们为毛泽东思想,特别是建国后继续革命理论的形成和发展,“贡献”在哪里?是在“贡献”还是在破坏?将这样一些根本反对毛泽东思想,顽固坚持走资本主义道路、搞资本主义复辟的人也当作对毛泽东思想作出贡献的人,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 武兵:毛泽东思想万岁    2012-01-29 ...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