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陈先义:某些领导同志,请说老百姓听得懂的话好吗?

2022-5-6 22:39|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1047| 评论: 3|原作者: 陈先义|来自: 红色文化网

摘要: 看这标题,你可能认为我在胡说,如今的官员,说话是他们的基本功,哪有不会说话的,面对话筒,你看哪一个不是侃侃而谈,头头是道。但是,我要告诉你,如今相当多的官员,真的不会说话,不是不会说,而是不会说老百姓 ...

看这标题,你可能认为我在胡说,如今的官员,说话是他们的基本功,哪有不会说话的,面对话筒,你看哪一个不是侃侃而谈,头头是道。

但是,我要告诉你,如今相当多的官员,真的不会说话,不是不会说,而是不会说老百姓能听懂的话。不信,我给你举个现实的例子:

前几天,我被邀请参加一个大单位的工作动员,有幸听一位级别很不算低的省部级干部给群众讲话。面对员工提工作要求时,他说:我们要求各单位要切实做到“四学”、“五做”、“三确保”,严格履行“五重三大”工作程序,做好各级机关的顶层设计,履行好各级职责的“四个不变”,新的时期,我们要守住初心、明确信心、坚定决心。”朋友,你能听懂这位官员讲话的内容吗?当我已经犯晕的时候,他的这些云里雾里的话还没有讲完。我十分惊讶,如果我们的官员都这样讲话,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怎么才能不折不扣地贯彻到底呢?

这种现象,在我们相当一部分领导同志那里,已经成为一种顽疾。老百姓对此十分反感。比如,有那么一位县委书记,到下边给老百姓春耕春种,对着一大批没啥文化的庄稼人,他开口闭口讲“互联网+”,张口闭口就是什么“供给侧改革”,弄得这些种地人说别耽误我们种庄稼了,我们可要插秧哩,有人甚至当场愤怒抱怨:书记,别整这些没用的好吗?我们可是种地吃饭的庄稼人。

上述这类话语,在很多官员那儿习以为常,而老百姓听了极其反感,比如,有人动不动就是什么“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大小事都算什么工程,屁大点事跟“互联网+”联系。肚子里没有半点墨水,一开口就是装腔作势的“我要讲三层意思”,这些腔调和面孔,为我们熟悉,可一想就恶心,一听就犯晕。前些年,据说一个国际城市论坛在我国南方某城市召开,面对全世界的市长们,我们的市长们一上台几乎千篇一律,讲一大段在什么什么形势下,在什么什么指引下,我们迎来了什么什么盛大会议召开,等等,一大片让人不着边际的鸟语。一些老外市长听之如同云里雾里,向会议提要求说“中国朋友,来点干货,我们来取经啊”。说实话,这样的事,不仅十分影响干部的形象,甚至还影响国家形象。

这让我们想起一件军中旧事。

当年,秦基伟将军指挥上甘岭战役时,有一次跟前沿坑道的连队通电话。他拿起话筒就先表示慰问:“请转坑道坚守的同志们,军首长和军党委以及所有后方的领导很惦记你们,我代表他们向你们表示最亲切地……”秦基伟话还没说完,小电话兵在电话里大声说:“首长啊,你别再啰嗦了,捡最要紧的先说吧,先下命令吧,耽搁下去要死人的!”秦基伟立即接受意见,调整话语,直接下达了作战命令了事。多年以后,秦基伟回忆这件事还说,“那个电话兵批评的对嘛,那时很多电话兵就是因为接我们这些啰嗦电话,耽误时间战士牺牲的。战场上,能一句话说完就不能两句,那是要死人的。”

有外交人士曾经在人民日报发表过一篇文章,批评国内有的代表团到外国招商,花了很多很多外汇,请了那么多人,可一上台不是说招商谈生意促合作,而是先说天气: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们来到了风景旖旎的巴黎,巴黎人民具有优良的革命传统啊,巴黎公社……,好不容易切入正题了,又是一大篇套话。同样,在国内,这样的什么秋高气爽、什么阳春三月,什么冬日融融,等等,已经成为官员们的习惯开场白。不过老百姓听惯了,已经见惯不惊了。听不进去,就打瞌睡,打瞌睡就要曝光。官员们说那些假话空话套话废话时,令听众酣然入梦的情景,已经在各种会议屡见不鲜了,可是我们见过对会上酣然入梦的人的惩罚和曝光,可谁见过对那些作催眠报告的人的处罚呢?恐怕没有吧!没有就不公平。

习近平同志在上海工作时,对这种假大空报告就很反感,曾经公开批评我们很多干部不会说话:与新群体对话,说不上去;与困难群众说话,说不下去;与大学生说话,说不进去;与老同志说话,给顶了回去。

学会说话,说老百姓听懂的话,并不难,难的是要增加对老百姓实实在在的感情。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2020 2022-5-7 11:14
供给则一类云里雾里的话,先从大官口里出来的,小官不过是学样,要改变文风,当从大官开始!
引用 东鹤人 2022-5-7 08:22
这叫水平!!!
引用 云淡 2022-5-7 01:15
参考文摘(马列主义之矢射修正主义之的)
武兵:是消灭私有制 还是复辟私有制?—— 评任仲平《改变中国命运的历史抉择》    2012年8月5日
2012年7月10日,某大报在头版显要位置刊登了署名任仲平的文章:《改变中国命运的历史抉择——写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确立20周年之际》(以下简称《任文》)。
这篇评论文章,一共列了十个问题,主要是回答 ①为什么要搞市场经济,②市场经济是怎样搞起来的,③市场经济取得了哪些“辉煌成就”,④怎样坚持和完善市场经济。
市场经济就是私有制经济,市场经济制度就是资本主义制度,这是国际上公认的观点;中国近些年的经济改革,实际上就是围绕“私有化”这三个字进行的,这是人所共知的实际情况。奇怪的是,这篇7000多字的文章,竟然完全回避和掩盖这样的观点和事实,甚至连“私有化”、“私有经济”、“私有制”、“资本家”、“资产阶级”这样一些词汇也刻意地回避。因此,阅读这样的文章,给人以指东说西、答非所问、云山雾罩的感觉,这种假大空的当代“八股”文,实在令人生厌。但是,为了看清楚谎言和假话后面的本质,还是要硬着头皮读下去,正如马克思读《杜林评论》时所说,“仔细阅读它,要有耐心,手里还得拿着鞭子。”
一、中国经济已经私有化,这是无法掩盖的事实
这样一个严酷的事实说明了什么呢?
第二,违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社会主义公有制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在现阶段要“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社会主义的公共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国家保护社会主义的公共财产。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用任何手段侵占或者破坏国家的和集体的财产。”宪法是根本法。违犯宪法是最大的违法,也是最大的犯罪。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