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百姓之声 查看内容

再曝猛料!700多名受害者举报湖北日报集团严重违法违规:涉案数亿 有人自杀 ...

2022-8-11 20:26|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360| 评论: 1|原作者: 红歌会网站|来自: 红歌会网站微信公众号

摘要: 700多名受害者喊话湖北日报:请你担起一个党报媒体应有的责任!【核心提要】就在我们还在质疑湖北日报集团为何下达巨额任务指标法律维权的时候,就在我们疑问他们是否真的那么缺钱的时候(参见《湖北日报知情人士爆 ...
1.jpg
700多名受害者喊话湖北日报:请你担起一个党报媒体应有的责任!

 

【核心提要】就在我们还在质疑湖北日报集团为何下达巨额任务指标法律维权的时候,就在我们疑问他们是否真的那么缺钱的时候(参见>>>《湖北日报知情人士爆料起诉内幕》),我们收到了涉及到700多受害者——而且一半多都是湖北日报集团的职工或家属——的举报投诉。反馈的情况令人惊愕。就在几年前,湖北日报集团利用党报公信力及其资质,成立了小额贷款公司——简称“楚天小贷”,派驻人员成为主要领导,使用党报集团的办公楼,吸引众多员工及其家属和信任湖北日报的老百姓融资,购买他们的金融理财产品。少则几万几十万,多则几百万,有的是养老的钱,有的是救命的钱,都是大家的血汗钱。可是当他们内部出了问题,爆雷了,该给老百姓兑付的资金却迟迟不兑付。受害者依法维权多年,到处反映问题,纪检部门作了批评、公安部门也作了要求,可是湖北日报集团只顾一己之私,问题仍然未能解决。有的忍受不了自杀身亡,有的郁郁而终连个墓地的没钱买……有一个湖北日报退休干部,相信自己效命30年的老东家不会骗他,拿出毕生积蓄甚至动员亲友把钱出借给报社旗下楚天小贷。爆雷后,更是以为党报不会失信于民,应该能讨个说法,结果……真是罄竹难书。豪横的湖北日报集团种种所为,与党中央“人民至上”的精神背道而驰,不仅有损党报形象、公信力,更是破坏社会稳定大局。这个事情值得引起全社会的关注,湖北省委(甚至中纪委)必须尽快组织专案组调查,妥善处理,对相关违法违纪者,对可能存在的腐败问题,必须彻查!

 

2.jpg

以上种种,都是湖北日报集团在楚天小贷事件中所作所为及导致的恶劣社会影响。

 

湖北楚天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楚天小贷公司)是2013年由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为主导发起成立,联合由韦奇志任法人代表的新海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共同运营。湖北日报出资9000万成为该公司最大股东,占股30%,派驻董事长、财务总监参与公司管理。多年来,楚天小贷公司以出具担保回购文书等方式,通过同为楚天系公司的楚天财富、善银财富等平台,以年均8%左右的利率向自然人融资。所融资金大都交由楚天小贷公司使用。由于其滥用所吸资金等原因,到2019年春,楚天小贷、楚天财富、善银财富等楚天系公司均发生资金链断裂而出现兑付危机,共有700多人出借的4.7亿元资金逾期不能兑付。而新海天公司所持两只股票“襄阳轴承和岳阳林纸”——原本按湖北省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指挥部的统一部署,是用于兑付700多名受害人血汗钱的第一批款,却因湖北日报严重违规违纪的股权转让纠纷,股票被冻结,所有受害人至今血本无归。

 

一、湖北日报传媒集团直接参与小贷经营管理、对此事负有发起、宣传造势、欺骗等重要责任,应担起股东之责。

 

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作为湖北楚天小贷公司最大股东(发起时占股30%,后稀释至20%,仍为最大股东)和最终受益人,一直委派报社处级干部汪小平担任楚天小贷公司董事长,并委派了财务总监,直接参与公司经营管理,具有话语权和决策权。

 

2015年6月5日,湖北日报传媒集团荆楚网与楚天财富公司等单位联办上线仪式和“防范投资风险高峰论坛”,时任湖北日报社社长邹贤启、总编辑蔡华东,特邀湖北省政府金融办、武汉市金融工作局的领导,与湖北新海天资本集团董事长韦奇志等人一起,共同在主席台上站台致贺、宣传造势(有现场照片和媒体报道资料)。湖北日报及其子报楚天都市报、楚天金报和荆楚网等官媒,也纷纷发文摇旗呐喊,还多次在报社内举办吸纳资金的宣讲活动,称楚天小贷及其相关融资机构的经营,符合省政府有关文件精神,是金交所挂牌的转让型理财产品,是武汉市人民政府直接主管的交易机构,受湖北省金融办监督,其融资“稳健高收益,本息有保障”。正是因为具有党报公信力、具有主流媒体责任感的这些宣传,让受害人相信了楚天小贷等融资机构的可靠性。

 

楚天小贷经营初期,湖北日报2013-2016年这几年内从小贷获取的分红达1447万元,报社内部多次在公开场合及内网号召员工购买集团理财产品。很显然,若不是看在有政府背景,看在湖北日报党报的公信力,谁会以8%左右的年利率向私企老板出借自己的血汗钱?湖北日报传媒集团在此事上既是大股东、董事长单位,又是领衔造势坑人者,出了问题甩锅脱责,在兑付关头,发起诉讼,超额冻结股票,致使小贷资金链完全断裂。其恶劣行径与其近期在湖北日报荆楚网公布的《湖北日报传媒集团社会责任报告》的核心表达大相廷径。

 

二、湖北日报传媒集团拒不执行省市区相关部门指导化解金融风险的举措,言而无信。湖北省委巡视组明确指出湖北日报在楚天小贷事件中的处置失策及不担当。

 

湖北省市区金融主管部门及专班召集多方会商,力争尽快推动风险得以化解。但湖北日报领导一再反复,明里答应积极配合,暗里利用党媒影响四处“串供”。新海天公司用于兑付受害人的襄阳轴承和岳阳林纸两支股票中含有民生证券和华融证券的债务,股票解禁后须先偿还两个券商的本息,由于湖北日报和新海天公司之间的官司纠纷,导致偿还延期产生罚息,如果券商把本息、罚息全部拿走,股票残值所剩无几。

 

为了争取能在年前给受害人兑付部分款项,省市区各级金融局、武昌经侦去人去函跟法院沟通协调,受害人代表也多次去法院,请求法院能跟券商沟通,留下罚金用于兑付受害人。包括湖北日报也派专班成员以给受害人兑付为名到法院进行沟通,请求留下罚息。经过多方努力争取,终于说服券商不拿走罚息,当时的股票残值五千多万。

 

受害人代表与报社专班成员的多次会谈沟通中,专班负责人胡汉昌(湖北日报集团副总)、专班成员骆鹏飞表态,股票残值会留给受害人,报社不会与民争利。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券商工作做通了,湖北日报集团以国有资产保值为名,无视省市区各级金融局、武昌经侦解冻股票用于兑付受害人的意见要求,无视疫情下广大受害人的呼吁请求,无视社会的稳定,说什么已打报告给宣传部文资办,解冻股票要省领导批示,一意孤行继续冻结股票,想用股票残值弥补报社的投资亏损,赤裸裸的与民争利。

 

宣传部和省委巡视组对湖北日报在楚天小贷事件的不当行为均有批示,宣传部曾指示湖北日报要妥善解决小贷问题,“不要小事拖大,大事拖炸。”2020年度中央巡视组、省委第七巡视组均接到群众关于湖北日报问题的多次反映,2021年3月5日,省委巡视组在湖北日报召开的、湖北日报副处级以上干部参加的“湖北省委第七巡视组巡视湖北日报集团党委情况反馈会议”时强调:“湖北日报集团党委在处理小贷股权纠纷和金融风险时,过分依赖司法手段和司法程序,没有采取主动化解风险的有力措施,对涉众问题不重视不处理,省信访接待60多人33次集体上访,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湖北日报在“主动运用市场、行政等多种方法化解纠纷、消除矛盾,维护涉及群众利益不够”应该深刻反思,及时处理。就小贷问题责成湖北日报担负起应负的责任。


 

三、湖北日报传媒集团违法违规私下签订的楚天小贷股权转让协议,已被湖北省高院判定不符合金融监管相关规定,存在履行障碍。


2018年3月,湖北日报与新海天公司没有经过任何报批和法定程序,违法违规私下签订国有资产股权转让协议。2018年5月,湖北新海天支付湖北日报撤股资金4000万元,但因转让不合规,新海天公司实际上并没有得到相应的股权。

这一股权转让协议不仅严重违反了国家金融监管相关规定,而且还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国有资产法》、《湖北省文化企业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法》《湖北省省属文化企业国有股权变动管理规定》等相关法规。因此,湖北日报并未合法成功转让股权,其违规转让国有股权的行为,上被省纪委和省市区三级金融管理部门否定,下遭新海天公司等受让人坚决抵制;其想撤股退出公司的企图,更是内遭公司股东大会的一致否决,外遭全体资金出借人的强烈反对!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为不使股权变更消息外泄,湖北日报要求与新海天公司签订了保密协议。导致广大资金出借人(包括300余名报社职工)一直蒙在鼓里,仍然信任报社和楚天小贷继续参与融资。据说湖北日报的几位高层却得到内部消息提前撤资全身而退,完全没有向下属员工和外界透露半点信息。

湖北日报为追回其余下的撤资款4500万,于2019年动用资金260万聘请律师,发起了与新海天公司的股权纠纷案,超额冻结了新海天公司持有的、按湖北省防范化解金融指挥部统一部署,用来兑付的两只股票“襄阳轴承和岳阳林纸”。此纠纷案从中院打到高院,历时三年,股价几乎腰斩,受害人也因股东之间的股权纠纷得不到兑付。

2022年7月26日,湖北省高院终于对此纠纷案有了终审判决,驳回湖北日报在武汉中院要求的新海天公司支付剩余撤资款及罚息的诉讼请求。高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不当,高院予以纠正。判决如下:撤销武汉市中院(2019)鄂01民初5157号民事判决;二、驳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的诉讼请求;三、一审、二审案件受理费、保全费,由湖北日报承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高院的判决明确了湖北日报股权转让不成立,湖北日报仍是楚天小贷大股东,那么,新海天公司在2018年支付给湖北日报的股权转让款4000万,湖北日报理应退出用于受害人的兑付,并且还应担负起大股东的职责。

但直至目前,湖北日报对金融局、经侦多次责成其退还4000万的要求置若罔闻,以所谓国有资产不流失的荒唐理由,非法占有不属于自己的4000万,拒不退还受害人的兑付资金。

3.jpg
湖北日报自称是“有温度、更有有态度”的报社,可其对待与其密切关联的受害人的做法又是何其冷酷,甚至无耻!相信群众眼睛是雪亮的!

四、受害人血泪控诉

金灾疫情下的三年,受害人四处投诉,频繁上访维权,遍尝世间冷暖,度日如年。这700多名受害人中,大部分是老人和湖北日报的记者编辑,出于对党报的信任投入了自己一生的积蓄,本想谋求一份保障,没想到却坠入深渊:

——楚天都市报一名女记者服药自杀未遂,含泪将遗书寄给社长陈剑文。她说这是她和妈妈全部养命钱,没想到投给了自己单位的公司,反倒受骗。
——湖北日报退休干部、原评论理论中心调研员刘章西,相信自己效命30年的老东家不会骗他,拿出毕生积蓄甚至动员亲友把钱出借给报社旗下楚天小贷。爆雷后,更是以为党报不会失信于民,应该能讨个说法,结果并未如所愿。

——原本身体硬朗的刘章西先生在2020年春节前的三、四个月,为了追回自己的血汗钱,多方奔走,求告无门,以致郁结在心、心力交瘁,继而感染新冠肺炎,于2020年2月20日含恨而逝。因其购买小贷产品中还有亲戚朋友的钱,负债累累,去世后连8万元的墓地都无钱购买。

——退休市民兰将其养老积蓄投入楚天小贷,因得不到兑付,其八旬老母亲因并发症引起左脚截肢,手术费多半是对外筹借的。

——单亲家庭胡女士通过自己的努力辛苦攒下几十万元,加上妈妈的积蓄一共70万投进楚天小贷,不料母亲罹患癌症,前后经历数次手术,负债累累,自己的钱却迟迟没有兑付,母亲为了节省医药费,只能采用保守治疗……胡女士要独自照顾患病的母亲,还要供养正上大学的女儿,原本平静的生活因小贷爆雷完全改变了。

——桂三(网名)家的故事更加令人难过,因为信任湖北日报,她家把房子贷款抵押后把钱出借给楚天小贷,天有不测风云,2019年桂三被查出乳腺癌,在医院经过多次放化疗,身体虚弱到极限,丈夫因为要照顾他,工作也受到影响,为了筹钱治病,夫妻俩借遍了能借的所有亲朋。如今因无钱,只能暂停治疗,在家中休养。

4.jpg

——2021年3月1日,黄陂盘龙城73岁的陈运枝婆婆从自家16楼跳楼自杀,陈婆婆整个家族亲友的积蓄,全部投入湖北日报旗下楚天小贷,兑付无望,不堪重负最终跳楼自杀!死前打电话交代儿子后事并叮嘱儿子“一定要讨回全家血汗钱”,儿子感觉不妙拨打110报警,但等警察赶到,老人已从16楼纵身跳下……这样的人间惨剧,不知道今后还会不会有。3月5日,悲痛中的家人安葬好老人,怀抱老人的遗像到湖北日报门口讨说法,但湖北日报集团没有任何人做任何反应,冷漠无情、人性泯灭!

五、最后的话

一场疫情,让许多家庭更加艰难,大家比以往更加迫切希望尽快实现兑付,可湖北日报仗着自己是省级党报,是当地政府乃至省里政府部门都难以管到它的特殊单位,根本不把属地政府和省市区三级金融主管部门促其担责的要求放在眼里。湖北日报集团种种所为,与党中央“人民至上”的精神背道而驰,不仅有损党报形象、公信力,更是破坏社会稳定大局。

人间正道是沧桑,相信正义终有到来的一天!

全体受害人
2022年8月

 

文:受害者,本文为作者给红歌会网的投稿;来源:转编自“红歌会网站”微信公众号,修订发布;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东鹤人 2022-8-12 05:08
感觉好像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中国的事不好说。今年的新疆也有点儿那个。最高院院长视察了新疆,然后有一片挺长的报道,大赞了新疆的法治,但我知道,乌鲁木齐的法院的枉法现象并非没有,至今网上还挂着揭露这方面问题的文章,只要细看,水还挺深。总书记到新疆视察,刚刚报道到处是鲜花,结果,马上出现了严峻的疫情。到底是掩盖还是阶级敌人有意捣乱,我看是后者。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