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屈炳祥:贾康先生为什么要在“资本”上开倒车?

2023-6-24 21:26|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2662| 评论: 2|原作者: 屈炳祥|来自: 红色文化网

摘要:   摘要:关于“资本”,马克思早在100多年前就已经作了明确科学的规定,世界无产阶级和我们的党及人民一代一代不懈地予以传承与践行,然而,贾康先生却不顾这些基本事实,别出心裁,说“随着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 ...

  摘要:关于“资本”,马克思早在100多年前就已经作了明确科学的规定,世界无产阶级和我们的党及人民一代一代不懈地予以传承与践行,然而,贾康先生却不顾这些基本事实,别出心裁,说“随着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展,‘资本’与‘资本家’等概念已经发生了与时俱进的变化。”一心拽着人们的脑子往后看。可见,我们同贾康先生谈“资本”问题,决不是小题大做或多此一举,而是意义非凡,影响深远,既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又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贾康先生,是我国一位重量级的资深学者,这样的一位资深学者理应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尤其是政治经济学具有很高的造诣和很深的功底。然而,在这次关于“资本”范畴的讨论中却发表了一些令人颇感意外的意见或言论,说“随着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展,‘资本’与‘资本家’等概念已经发生了与时俱进的变化。”①这让学术界的广大朋友深感遗憾与惋惜。

  贾康先生所说的“‘资本’与‘资本家’等概念已经发生了与时俱进的变化”到底发有哪些,表现在哪里?综观贾康先生已发表的文章,关于“资本家”这个概念暂且不谈,仅就“资本”一概念来说,他反反复复强调的无非是如下几方面:一是认为资本如所谓“竞争中性”、“所有制中性”一样是一种符合逻辑的存在,兜售“资本中性论”;二是认为“资本”只是诸生产要素中的一种,与其他生产要素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推销“资本生产要素论”;三是认为“资本”已经今非昔比,不再贪婪,颠覆人民的普遍共识,等等。以下,就贾康先生的这些观点试做分析,看到底有什么不妥而让学术界广大朋友深感遗憾与惋惜的。

  一、“资本”绝非中性的!

  贾康先生说:“我非常赞同不少专家已经点明了的“资本中性”,这是合乎逻辑的,在学术上是严谨的,在实践中是讲得通的”。②

  “资本”是中性的吗?任何一个懂得一点马克思主义常识的人都会明白,“资本”是一种社会生产关系,即资本主义的特定生产关系。“资本”对资本家来说,是他的命根子,既是他实现对工人进行统治的一种最高权力,也是他剥削工人阶级的一种强有力工具和手段。正是因为有“资本”的存在,工人才成了资本家的雇佣奴隶,成了资本家任意剥削与压迫的对象。工人和“资本”势不两立。如果说“资本”是中性的,那是否也可以说,资本家的“资本”也可以成为工人的财产,也可以像资本家一样,把它当作统治社会的权力,当作剥削与压迫资本家的工具和手段来使用?世界上有这样的事吗?如果这样,“资本”的主人会同意吗,他们能接受吗?

  贾康先生为了显示自己的正确,作了非常奇怪的论证。他指出:“资本它就是与竞争中性、所有制中性对应的另外一个中性概念,这三个概念是一回事儿。如讲竞争中性,不可能是所有制不中性,也不可能是资本不中性,你只要承认了竞争中性,后面的这些问题无论说多少话,稍微知道一点儿基本逻辑关系的人,都会认同只能是一串儿中性在里面。”②竞争是中性的吗?所有制也是中性的吗?

  我们先看看竞争到底是不是中性的。什么是竞争?所谓竞争,不过是一种市场行为。市场又是什么?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市场是商品交换的场所,是商品生产者与消费者“的全部相互关系的总和。”[1]188若讲竞争,在这里既有一般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竞争,也有资本家与资本家之间的竞争、资本家与资本家同土地所有者之间的竞争,还有资本家与工人之间的竞争、资本家与土地所有者同工人之间的竞争,另外还有工人与工人之间的竞争等等。此外,还有国内生产者与消费者同国外生产者与经销商之间的竞争,甚至还有国外生产者与经销商相互之间的竞争,如此等等。如此多样的竞争主体,他们各自的阶级属性、经济地位、行为方式、利益诉求以及所要达到的目的也是各不相同的,甚至是互相对立的。这些竞争主体由于他们各自差别的不同、乃至对立,使其相互之间的斗争也会是极为尖锐与激烈的、甚至是你死我活的。众所周知,这里通行的是“丛林法则”,遵循的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逻辑,尤其是在资本主义的历史条件下,往往还会引发大规模的商业战争。凡是了解一点西方资本主义发展史的人都会明白,资本主义世界的许多战争都是因为商业竞争而引起的。既然如此,那怎么能说竞争是中性的吗?

  另外,众所周知,当今的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中美关系也进入了又一个历史的最低谷,美国政府早已明确我国是它最大、最严峻的战略竞争对手。美国政府为了维护自己的核心利益和对全世界的霸权地位,它把我国拉入了竞争的旋涡,为取得对我国的胜利,动用了经济、政治、科技、外交、舆论及军事等一切手段,并拉拢全世界所有盟国对我国开展了强有力、全方面的制裁与挑衅,欲置我之死地而后快。这是所有地球人正目睹的基本事实。这难道说竞争是中性的吗?对于这样的道理、这样的事实,贾康先生怎么就不明白呢?可见,所谓竞争中性的说法是错误的,不能成立。

  现在,我们再来看所谓“所有制中性”的问题。所有制也是中性的吗?常识告诉我们,所有制,一般指对生产资料的所有制。这是指人们在生产资料所有、占有、支配和使用等方面所结成的经济关系,即通过对生产资料的占有而发生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所有制在法的规定上又叫所有权,即所有权人依照国家法律的规定对自己的财产享有的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其中,生产资料所有权是所有物权中最为重要的物权形式。

  这里所说的“所有权人”是些什么人?马克思曾经说过:“为了避免可能产生的误解,要说明一下。我决不用玫瑰色描绘资本家和地主(这就是法律上所说的“所有权人”。笔者注)的面貌。不过这里涉及到的人,只是经济范畴的人格化,是一定的阶级关系和利益的承担者。我的观点是:社会经济形态的发展是一种自然历史过程。不管个人在主观上怎样超脱各种关系,他在社会意义上总是这些关系的产物。”[1]12既然这里所说的所有权人“只是经济范畴的人格化,是一定的阶级关系和利益的承担者”,那怎么能说所有制或所有权是中性的呢?世界上还有中性的人吗?即使是西方经济学家们鼓吹的所谓“经济人”也不是什么中性人,而是一群“自私”的人。另外,对于一定生产资料如一座工厂或一座矿山等的所有权,在法理上总是排他的,否则所有制或所有权就是空的了,等于零。如果说所有制是中性的,那么就等于说,这座工厂或这座矿山,既可以为张三所有,也可以为李四所有;或者既可以为资本家所有,也可以为工人所有;更或既可以为中国的劳动人民所有,也可以为外国的资本家所有,如此等等。既然这样,哪还有什么所有制或所有权而言?这岂不是很荒唐吗?可见,所谓所有制中性的说法也是错误的,不能成立的。

  综上所述,贾康先生想以所谓“竞争中性”和“所有制中性”来证明所谓“资本中性”的正确性完全是白费心事,徒劳一场。面对贾康先生所说的“资本中性”“是合乎逻辑的,在学术上是严谨的,在实践中是讲得通的”这个说法,我们不得不要问一问:所谓“资本中性”到底符合哪一家的“逻辑”,符合哪一家学术上的“严谨性”,又符合哪一家的“实践”?显然,它不符合无产阶级的逻辑,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严谨性,不符合90%以上最大多数人民群众的实践,它是彻头彻尾的资产阶级的庸俗理论。

  二、马克思早就告诉了我们,“资本”到底是什么?

  为了力证“资本中性”的正确性,贾康先生还特别以生产要素为例作了具体阐释。因为只要“资本要素说”能成立,那么,“资本中性”也就算顺理成章地通过了。

  “资本”就是一种生产要素吗?贾康先生说:“当社会主义国家追求现代化时,实际生活中,如中央所强调的,多种要素都需要参与分配,资本就是其中一种要素。”他还说:“考虑到生产力需要继续发展的动力机制,我们必须承认资本是生产要素之一。资本的直观表现就是能带来增值的资金,无论其是公有还是私有。”③这就是贾康先生所说的“资本”,即生产要素,比如资金或货币。此外,贾康先生还应该说还有厂房、机器、土地等等,等等,甚至还包括一系列的生活资料。

  “资本”除了是一种生产要素,还是什么?没有了。除了是生产要素,贾康先生什么也没有说。

  贾康先生这样解读“资本”并不新鲜,这完全是沿袭了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家200多年前的那套庸俗货色。不信,看看西方历来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是怎么说的就清楚了。资产阶级古典经济学之父、著名经济学家亚当·斯密指出:资财中的那种“以提供收入的部分,称为资本。”他还说:资本是“可用来生产、制造或购买物品,然后卖出去以取得利润”的那一部分资财。[2]136亚当·斯密的后继者大卫·李嘉图也指出:“资本是一国财富中用于生产的部分,由推动劳动所必需的食物、衣服、工具、原料、机器等组成。”[3]456另外,西方新古典经济学的鼻祖阿尔弗雷德·马歇尔与他的前人一脉相承,也把“资本”看做是某种物的存在。他指出:“市场的用语通常是把一个人的资本看作是他的财富中用于获得货币形态的收入的那一部分;……这种资本可以说是由一个人用于他的营业的那些外在的货物构成的,他或是持有这些货物以便出售而换得货币,或是将它们用来生产可以出售以换取货币的东西。属于这种资本的显著要素是工厂和制造商的营业设备;就是他的机器、原料,和他可有的供他的雇工使用的食物、衣服和房屋,以及他的营业的信誉。”[4]91西方新古典综合学派创始人保罗·萨缪尔森在他的《经济学》教科书中指出:“资本是一个经济体为了生产其他的物品而生产出来的耐用品。资本品包括机器、道路、计算机、铁锤、卡车、钢铁厂、汽车、洗衣机和建筑物等。”[5]11

  上述可见,所有的西方经济学家,不论是古典的、新古典的,还是新古典综合学派或现代的,他们对于“资本”的理解全都是限定在“生产要素”这个框框里的,无一另外。这些经济学家们,由于他们完全把“资本”当作“生产要素”,仅仅从物的存在形式上去理解,因而使他们永远不能真正把握“资本”的本质而陷入种种迷茫与混沌之中。马克思指出:“单纯从资本的物质方面来理解资本,把资本看成生产工具,完全抛开使生产工具变为资本的经济形式,这就使经济学家们纠缠在种种困难之中。”[6]594我们的贾康先生也是这样,他同样无法理解“资本”的本质。

  那么,我们到底应该如何认识和理解“资本”?马克思告诉我们:“资本不是任何物,而是一定的、社会的、属于一定社会历史形态的生产关系”。[7]955又指出:资本,“这是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是资产阶级社会的生产关系。构成资本的生活资料、劳动工具和原料,难道不是在一定的社会条件下,不是在一定的社会关系内生产出来和积累起来的吗?难道这一切不是在一定的社会条件下,在一定的社会关系内被用来进行新生产的吗?并且,难道不正是这种一定的社会性质把那些用来进行新生产的产品变为资本的吗?”[8]724可见,“资本”虽说可以是一定的生产要素,但这并不是它的全部。生产要素只是它的一种物的存在形式,除此之外,它还有更本质的规定,即一定形式的社会生产关系,或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资本”是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的特殊存在,也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典型代表。贾康先生说“资本”是一种生产要素,只是抓住了它的现象,而忽视了或有意掩盖了它的本质。这是一种忽悠人的不正当做法,缺乏一个资深学者应有的学术涵养。

  “资本”作为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到底有何科学的含义?依据马克思《资本论》所作的科学阐释,包括如下几方面的含义。首先,它是一种对劳动的所有权与支配力量。众所周知,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劳动者工人不论是在生产过程之中,还生产过程之外,他都是属于资本家的,是资本家的所有物,归资本家所支配。至于在生产过程中,那更是如此。甚至更荒唐的是,只要是在资本主义社会,不论工人是否与资本家发生交换,他的劳动力在事实上就已经属于资本家的了。因为工人世世代代只是单纯的劳动力商品的卖者,每次所得到的都只是劳动力价值的一个等价,仅够维持自身劳动力的生产与再生产。所以,当劳动力、包括新生劳动力被生产与再生产出来以后,无论工人是否进入劳动力市场,他的劳动力就已经为资本家所有了,归资本家支配了。其次,它是一种对“劳动力或工人本身的指挥权”。马克思指出:“在生产过程中,资本发展成为对劳动,即对发挥作用的劳动力或工人本身的指挥权。人格化的资本即资本家,监督工人有规则地并以应有的强度工作。”再次,它还是一种对劳动的“强制关系”。马克思指出:资本是一种“社会力量”,它“迫使工人阶级超出自身生活需要的狭隘范围而从事更多的劳动。作为别人辛勤劳动的制造者,作为剩余劳动的榨取者和劳动力的剥削者,资本在精力、贪婪和效率方面,远远超过了以往一切以直接强制劳动为基础的生产制度。”[1]343-344对此,马克思指出:“资本由于无限度地盲目追逐剩余劳动,像狼一般地贪求剩余劳动,不仅突破了工作日的道德极限,而且突破了工作日的纯粹身体的极限……资本是不管劳动力的寿命长短的。它唯一关心的是在一个工作日内最大限度地使用劳动力。它靠缩短劳动力的寿命来达到这一目的,正像贪得无厌的农场主靠掠夺土地肥力来提高收获量一样。”[1]294-295

  这就是“资本”及其本质所在。不抓住这一点,就永远无法明白什么是“资本”。既然马克思早在100多年前就已经作了明确且科学的规定,世界无产阶级和我们的党及人民也是这样一代一代地不懈传承与践行的,贾康先生为什么还一心要把人们脑子拽着往后看,回到200多年前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庸俗理论的老路上去呢?

  三、“资本”依旧贪婪!

  “资本”不再贪婪,这就是说“资本”不再具有剥削性。这是贾康先生的又一惊人之语。

  “资本”不再贪婪?根据马克思的研究,贪婪是“资本”的本性,没有“资本”不贪婪的。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资本是一种没心没肝的东西,它对剩余劳动,具有“狼一般的贪欲”。[1]272还指出:“资本只有一种生活本能,这就是增殖自身,获取剩余价值,用自己的不变部分即生产资料吮吸尽可能多的剩余劳动。资本是死劳动,它象吸血鬼一样,只有吮吸活劳动才有生命,吮吸的活劳动越多,它的生命就越旺盛。”[1]260马克思对“资本”的这番揭露,被资本主义从头到尾几百年的发展历史证明是千真万确的。然而,贾康先生却用脚投票,作了否定。他说:“资本主义早年‘血汗工厂’式的剥削,已经随着法律法规、社会保障体系、工会组织及其功能等相关制度机制的发展而得以遏制。对于可能存在的资本对劳动强势而影响收入分配的因素,理论上可认为包含部分不公正因素,比如参考借鉴皮凯蒂《21世纪资本论》基本结论,有些人会认为这里面有这样不公正的“剥削”部分。对这些需要做出更为细致、复杂、全面的分析。”④还说:“要讲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就是必须强调理论密切联系实际,联系资本的概念,即首先应看全球实践中的‘形势比人强’。马克思从生产关系思路分析资本剥削,《资本论》体现着犀利的批判性,这种批判性有重大的历史贡献,但是只讲生产关系角度主要是针对自由资本主义时代的分析,资本来到世间每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显然已跟不上整个人类社会发展的实践了——资本主义已在反复调整它的生产关系,社会主义也倒逼着它调整生产关系,许多我们称为资本主义的经济体的社会保障,比社会主义国家做得还更好了。”②贾康先生的这番话概括起来就是一点,即“资本”不再贪婪或不再剥削。剥削只是“资本主义早年”或“自由资本主义时代”才有的,现在已经得到“遏制”,没有了,并且在社会保障方面比社会主义国家还做得更好。

  “资本”真的不再贪婪了吗?“资本”对工人剥削真地被遏制住了吗?资本主义国家的法律法规、社会保障体系、工会组织等相关制度机制真的有如此大的神功吗?

  “资本”是否真的不再贪婪,我们就看“血汗工厂”还存不存在!“资本”对工人的剥削是否真地被遏制住了,我们还是要看“血汗工厂”还存不存在!

  中国日报网4月11日电,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旧金山劳工部地区行政长官鲁本•罗莎莱斯(Ruben Rosalez)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虽然我们尽可能地让南加州服装业的雇主承担责任,但是我们仍然发现为美国主要服装零售商工作的工人仍深陷‘血汗工厂’。”他说:“许多在商店和网上买衣服的人可能没有意识到,他们购买的‘美国制造’实际上是收入远低于美国法律要求的工人生产的。”

  罗莎莱斯还表示,2023年居然在洛杉矶发现有工人的时薪是1.5美元。“可以说洛杉矶是‘血汗工厂’与服装行业的中心,”“我之所以用‘血汗工厂’这个词,是因为我们仍然发现那些工厂的工作环境非常不安全、工作条件极其恶劣,而工人却别无选择,不得不在此长时间工作。”

  据当地一个为低薪员工服务的工人权利组织服装工人中心(garment Worker Center)的数据显示,仅在洛杉矶,就有超过4.5万名服装工人受雇于聚集在市中心时尚区(Fashion District)内或附近的1800多家注册服装制造商和承包商。

  另据美国《奥兰治县纪事报》网站报道,劳工部工资和工时处西部地区执法部门负责人迈克尔·伊斯特伍德表示,许多薪酬严重低于标准的服装厂工人——其中大多是移民——默默承受,拒绝向当局投诉。他还说:“他们非常脆弱、恐惧,担心被解雇或遭到报复。”

  根据美国劳工部(Labor Department)的数据显示,有些工人的时薪仅为1.58美元。该部门最新报告称,2022年,南加州的制衣工人不仅要面对工资被克扣,同时,制造商和承包商均普遍存在非法支付行为。报道称,该部门在其“2022南加州服装厂工人调查”中抽查了50多家承包商和制造商,而后发现其中80%违反了《公平劳动标准法》(Fair Labor Standards Act)。报告称,50%以上的雇主“非法支付员工部分或全部工资,工资记录要么故意伪造,要么不提供。”⑤

  看到了没有,这是发生在美国本土的真实情况,并且还是2022年的事情。这怎么能说“血汗工厂”没有了呢?“资本”对工人的“剥削”被遏制住了呢?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另外,我们还看到,资本主义国家的法律法规、社会保障体系、工会组织等相关制度机制根本不可能有那样的神功,能够使资本贪婪的本性得以遏制。原因很简单,因为法律法规、社会保障体系、工会组织等都不过是掌握在资产阶级手里的一种工具,是为资产阶级自己服务的,一旦当他们感到这些东西不再能有效实现和保护自己的利益时,他们就会进行修订,或干脆宣布作废,重新再来。这是资本主义历史上经常发生的事情,一点也不奇怪。

  美西方国家不仅在本国没有消灭“血汗工厂”,没有遏制住“资本”对工人阶级的剥削,而且他们还把“血汗工厂”大量地开到了众多的第三世界不发达国家,加强对那里的工人阶级的剥削。比如我们中国就是其中的一个。据我国权威主流媒体“人民网”2012年12月3日的一则消息披露,位于纽约的非营利性组织中国劳工观察(CLW)出据的一份调查报告,爆出芭比娃娃品牌拥有者、全球最大的玩具公司Mattel(美泰)在中国的4家工厂加班时间等15条罪狀。还说,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在美泰之前,就有古驰、GE等多家知名外资品牌在中国的生产企业贴上了“血汗工厂”的标签。

  调查报告提到的美泰产品的4家代工厂,分别是佛山南海美泰精密压铸有限公司(简称“南海美泰”)、郭氏宏高电子塑胶(深圳)有限公司(简称“郭氏宏高”)、东莞东耀玩具有限公司(简称“东耀玩具”)和深圳伟利丰塑胶制品有限公司,他们一共聘用了大约10000名员工,约占美泰全球员工的1/3。

  CLW指出,超时加班是这四家企业最严重的问题,南海美泰的一位员工的工资条显示,他在8月份加班113小时。在加班工资方面,“郭氏宏高”,正式工的工作日加班工资,每小时10元,派遣工每小时7.5元,且不论是否在周末,均低于深圳市政府法定加班最低工资标准,最低加班工资应为12.8元/小时、周末17元/小时。⑥

  看到了吗?超时加班、又不按政策兑现加班费等等,这些都是在华外资企业的普遍现象或通病。对此,作者认为,外资企业为了获得尽可能多的利润,压榨中国劳工达到了“肆无忌惮”和“无以复加”的地步。他还引用正略钧策管理咨询高级顾问何卿杰的话指出,“外企为了创造利润无所不用其极,完全不顾社会责任,对员工没有感情……”

  既然“血汗工厂”遍地都是,怎么能说,资本不再贪婪了呢?资本对工人阶级的剥削被遏制住了呢?这不是故意忽悠人吗?既然“血汗工厂”遍地都是,“资本”贪婪的本性没有变,所谓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社会保障方面比社会主义国家还做得更好”的说法就不攻自破了。

  当然,我们也有自己的不足,因为我们还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我们的经济还不够发达,再加上我们各项事业、包括社会保障事业也正处在改革的过程当中,还有许多方面不够完善与成熟,自然还会有人民群众不甚满意的地方。但是笔者相信,只要我们的党和政府始终秉持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一定会做得更好,人民一定会更加满意。

  四、最后的结语

  综上所述,贾康先生关于“资本”的解说或理解,既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也不符合资本主义几百年的发展历史,同样也不符合当今社会的现实,因而是完全错误的,不能成立。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这次不得不让学术界的广大朋友深感遗憾与惋惜了。

  今天,笔者就“资本”一范畴与贾康先生的笔谈,在一些朋友看来似乎觉得有些小题大做,甚至还是多此一举。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不就是一场文字游戏吗?何必如此大惊小怪!其实,这些朋友的这种想法完全错了,你们别小看了这件事。这件事,虽说只是涉及到“资本”两个字,但它却是关系到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本态度,也关系到我国社会未来的根本走向。即我们对马克思主义是应该遵从其本原、本意、本真,维护它的科学性、真理性和权威性,还是借口与时俱进、创新发展,实现所谓时代化、中国化,而随心所欲,任意解读或歪曲,将真理变成谬误?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由于西方主流意识形态的入侵与大肆泛滥,使马克思主义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与打压,已经在学术界逐步被边缘化了,如果现在再不予以制止,马克思主义将会在我们中国的大地上消失,我们的社会主义江山将会变色。同时,从稍后的一些时候开始,我国的改革开放也慢慢地偏离了当年的良好初衷,一步一步走偏了方向,将搞活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尤其是搞活全所民有制经济的体制改革变成了一场关于去公有的经济制度改革。结果,几十年下来,我们的公有制经济由原来的绝对优势变成了绝对的劣势,而非公有制经济则鸠占鹤巢,占据了我国国民经济的“5、6、7、8、9”的份额,如果现在再不予以制止,任由“资本”肆意泛滥、无序扩张,再不用多少年,非公有制经济将会全面取代社会主义的公有制经济。

  如果真到了那时,中国特色的科学社会主义制度的基础又将依靠什么来维护呢?想想这些,不是很可怕的吗?如果真的是那样了,我们如何对得起为建立社会主义新中国而献生的数千万的革命烈士与人民?若干年后,当我们去见马克思那些老祖宗的时候,又将如何面对?

  所以,认真想来,我们同贾康先生谈“资本”问题,决不是所谓小题大做或多此一举,而是意义非凡,影响深远,既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又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绝不可小觑!

  注释:

  ①贾康:把资本家当“吸血鬼”,这是一种危险认知 红歌会2023-06-01

  ②贾康:关于“资本”相关认识的探讨 贾康学术平台2023-05-2419:13

  ③贾康:及时纠偏对资本和资本家的污名,才能更好发展经济 风声OPINION2023-05-3118:03

  ④贾康:营经济发展急需基础理论创新 深圳特区报2023-03-14

  ⑤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美国再现“血汗工厂南加州制衣工人惨遭克扣工资和非法薪酬行为” 中国日报网(2022)4月11日电

  ⑥史燕君:外企何时走出“血汗工厂” 人民网-国际金融报2012-12-03

  参考文献

  [1]《资本论》(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2]斯密:《国民财富的性质与原因的研究》(王亚南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65.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6卷第2册)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

  [4]马歇尔:《经济学原理》北京:商务印书馆,1964.

  [5]保罗·萨缪尔森威廉·诺德豪斯:《经济学》(第19版)北京:商务印书馆,2014.

  [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版,第3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

  [7]《资本论》(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

  [8]《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作者系中共武汉市委退休人员、独立学者,研究方向: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本文为红色文化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标明出处)


握手

雷人

路过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