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尹国明:有人说莫言有“文人风骨”,这是我见到的最好笑的事 ...

2024-4-8 19:42|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703| 评论: 3|原作者: 尹国明|来自: 昆仑策网

摘要: 最近一些人还在到处写文章搞评论,夸莫言有“文人风骨”,把这个作为给莫言辩护的最后理由。用“文人风骨”形容极其擅长跟风的莫言,这是极具讽刺的事情。1对莫言的批判整体上非常成功,西方依靠诺贝尔文学奖等引导 ...

最近一些人还在到处写文章搞评论,夸莫言有“文人风骨”,把这个作为给莫言辩护的最后理由。

 

用“文人风骨”形容极其擅长跟风的莫言,这是极具讽刺的事情。

 

 

1

 

对莫言的批判整体上非常成功,西方依靠诺贝尔文学奖等引导中国人顶礼膜拜的现象,今后将很难出现了。依靠抹黑中国的制度,抹黑中国的革命史,抹黑中国的文化,抹黑中国人,获得西方人的奖赏,在中国不会再只有好处而没有代价了。这就极大打击了把卖国做成生意的势力。

 

清华大学的“眯眯眼”事件,很能说明为了迎合西方人丑化中国人的需要,中国的艺术圈不用艺术作为反击手段、维护本民族的形象,反而极力迎合,不惜以丑为美。

 

艺术圈流行这种做法,底层逻辑是,这么做有巨大的利益而没有成本。

 

很多文化现象,看似是审美标准之争,其实用政治经济学进行分析,发现其底层逻辑不过是一种经济现象,是经济利益引导利诱的结果。

 

中国艺术圈的一些人,他们迎合西方,对中国人进行丑化,并不是内心真的赞同这种审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男老师找老婆,有几个找眯眯眼了?女教授化妆有几个把自己化成眯眯眼了?他们也知道那样不好看,但他们知道要想在国内的圈子混得好,有车有房银行账户有巨额存款,获得国际大奖就是捷径。国际大奖就在西方人手里,所以迎合西方人就成为艺术圈这些人公认而心照不宣的政治正确。

 

所以,不过是为了恰饭而迎合西方人,却要扮什么高雅,嘴硬说中国人不懂审美。

 

莫言的作品也因为迎合了西方人的政治需要,得到了诺贝尔文学奖,有颁奖词为证,白纸黑字,想抵赖也不可能。

 

有一些人说莫言当时不可能想到自己的作品一定能得诺贝尔奖,我也不反对这种辩护。但莫言至少知道自己的作品这样写,才有可能接近诺贝尔文学奖。而且,他更知道,他的这种写法在当时的国内也是符合政治正确的,也是迎合当时一些人需要的,所以莫言的作品能够得到了茅盾文学奖。这是事实,我们对此不必讳言。莫言为什么在2012年之后不再写这种作品了呢?为什么他之前表现得很仇视伟人,在十八大之后也开始为伟人说话了呢?

 

因为莫言太懂政治了,他太擅长迎合政治了,他知道到什么山唱什么歌,什么时候说什么话。莫言在那次反对否定伟人的讲座里面,他亲口承认了,之前“给毛泽东说话是有风险的”。他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在那之前,抹黑毛泽东是没有风险的。当然,还有更深的潜台词他不会说,但他心里明白,也是客观存在,就是抹黑毛主席和前三十年年,一直到否定土改,抹黑八路军,都是有利于获得利益的。

 

 

 

莫言是把写作当成了生意,什么好卖就写什么,迎合了政治的需求。所以,他成功了,他得到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也得到了文学界的现有地位。

 

所以,维护莫言的人,到现在还在喋喋不休,说莫言不迎合权贵。不迎合一些权贵,能得国内大奖?这种说法就跟莫言自我标榜“只为苍生说人话,不为君王唱赞歌”一样可笑。为苍生说人话会抹黑土改?会美化地主?

 

莫言不但不会为占人口多数的处于社会底层的劳动者说人话,而且,他作品中的变态情节设置,很容易让外国人产生中国人很变态的错觉。莫言写的包括家庭乱伦的变态情结,在他不吝赞美之词的日本人那里才是常见现象。

 

因此,莫言不但不为苍生说人话,他也不为中国人说人话,他只关心自己的作品能不能因为迎合那些能给他带来利益的人的需要。只有这样他才能得到巨大的现实利益。

 

 

2

 

很多人可能不清楚,抹黑前三十年在文艺圈,在经济圈是公开的规则。很多经济学家一张口说话,就是以否定前三十年的经济成就开始,我见过人大的经济学老师讲课,都是这样。

 

连比张维迎稍微靠谱一点的林姓学者,都违背自己的常识,引用世界银行转换时明显低估的GDP数据,说中国1978年的人均GDP比最穷的南部非洲国家还少三分之二。

 

作为一个经济学家,他难道不知道已经基本实现工业化的中国,不可能真的比到现在都不能实现工业化的南部非洲那些穷国家还穷?这些人都是高智商,也是高情商,他们知道什么才是政治正确,如何迎合政治正确,个人的利益和地位都有保证。挑战政治正确,他们就会被边缘化。个人利益就会受损。

 

莫言的辩护者,利用一些人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让一些人以为批评新中国的任何一个阶段,都是在挑战权贵,不会告诉你,有些权贵比莫言们更积极地否定前三十年,更需要否定前三十年,莫言在当时写那些作品,就是在迎合一些权贵的需要。

 

莫言到底有没有两根硬骨头?你觉得这还是个问题吗?

 

他没有,何祚庥也没有。他同样也是迎合时代政治风向的高手。前三十年,他表现得相当“左”,他在1955102日,第一个在《学习》杂志刊登了一篇名为《论梁思成对建筑问题的若干错误见解》的文章,上纲上线批判“梁思成的建筑理论是直接违反总路线的错误理论”、“梁思成的错误思想根源——资产阶级唯心主义”。看看这些,就知道这个人在当年有多么“左”。

 

何祚庥还迎合当时的政治需要,把马克思主义的话语,把阶级分析融入到理论物理中,搞了一个“层子模型”。

 

后来风向变了,他就开始了新的创新,在中科院量子力学研讨会上创造性地提出“量子力学的运动规律符合三个代表精神”。再到后来,他就在中科院的讲台上大讲“八荣八耻”如何指导科研了。

 

就这样,何祚庥成了物理界最会写政治文章的人,政治理论界最懂物理的人。他在哲学、政治、经济等方面也先后发表约 100 多篇科学论文,成为了“我国著名的哲学家、自然辩证法专家”。

 

何祚庥才是他现在极力批判的极左。“贼喊捉贼”是为了掩盖自己才是“贼”。他漫长的一生,都在证明,他是迎合政治风向的绝顶高手。

 

和他情形相似,段位不低的至少还有一位名人,有兴趣的可以去看这篇文章《这位先生,你怎么又急了》。

 

莫言在“跟风”的段位方面,是完全不输何祚庥的。

 

所以,用“文人风骨”为莫言辩护,是极为可笑的,就跟莫言的自我标榜一样,明显是缺什么喊什么。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转编自“明人明察”微信公众号,修订发布;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淡 2024-4-9 14:37
参考文摘
魏巍: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初探 —— 纪念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泽东诞辰111周年
2004年12月    来源:乌有之乡
  四、必须端正政治与经济的关系,革命与建设的关系。在政治战线上,抛弃以阶级斗争为纲,孤立地提出以生产建设为中心,就不能不陷入唯生产力论的泥潭,其结果必然走向资本主义
  马克思主义从来认为,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它是为向共产主义阶段过渡而存在的。共产主义阶段的标志有两个:一是物质的极大丰富,二是人的思想觉悟的极大提高。二者缺一不可。
        以生产建设为中心,只强调了物质条件,不重视人的精神境界的提高。相反,不惜用社会倒退的方法,把鼓励人的私欲作为社会的驱动力,以腐朽生活方式的蔓延刺激生产力的发展。把一个好端端的有着良好社会风尚的社会葬送了。这是二十多年来付出的最沉痛的代价,是值得人们深思的。
        此外,我们还注意到,二十年间,我们名曰以生产建设为中心,以提高生产力为主要任务,实际上生产力的提高并不比前三十年的速度为快。而真正着力的是改变已经建立的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这是以前三十年生产关系的“超前论”为理由进行的。三大改造之后我国经济的飞速发展,早已充分说明这种指责是毫无根据的。
        把社会主义已经取得的两种公有制的成就,硬拉回到三大改造前的多种所有制共存的局面,这是历史惊人的大倒退。信誓旦旦,一再宣布的以公有制为主体,以其他经济成分为补充的诺言,也抛置不顾,使国有经济日渐解体化为私有。现在公有制的比例,甚至比1956年三大改造以前更小更弱,而私有资本却喧宾夺主登堂入室了。当前私有化的浪潮仍在狂卷不已,不仅农村集体经济早已被解散,中小国企早已被卖光送光,即便是尚存的公有制大企业,也在“改制”的名义下处于风雨飘摇瓦解之中。人们清楚看到私有制已经渐居主导地位,而广大劳动者正在中外资本家的奴役下过着艰难和屈辱的生活。这种局面怎么不令人痛心疾首呢?我想无论党内党外,经过二十多年的亲身体验,除少数既得利益者之外,对这条路线的实质是不难作出判断的。
引用 东鹤人 2024-4-9 08:43
网友翻出了莫言2013年7月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书《我们时代的写作——对话<酒国>、<生死疲劳>》,该书第248页赫然写着“我一开始就是用小说反党”这样的叛乱性质的话。——注意啊,如此反党,我们现在的中国共产党为什么不收拾他啊?!原来,莫言反的不是现在的中国共产党,而是毛主席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现在的年轻人不懂得两个党的区别。写文章说话一定得让人明白才好。
引用 云淡 2024-4-8 21:10
参考文摘
缪宗翰 |  习马二会尚未登场 马英九先会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尹力    2024-04-08    联合早报
        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尹力(左)4月8日傍晚在北京饭店设宴,宴请台湾前总统马英九。 (马英九办公室提供)
        目前正在北京访问的台湾前总统马英九,星期一(4月8日)未如先前外传的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会面,而是先接受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尹力宴请。马英九在谈话间透露,隔天将会参访北京大学,但未提及何时举行习马二会。—— https://www.zaobao.com/news/china/story20240408-3332000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