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百姓之声 查看内容

驳《不能这么区分真假——与刘继朋商搉》

2024-4-10 23:27|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288| 评论: 2|原作者: 小毕无产者之声|来自: 小毕和乌托邦

摘要: 修正主义篡夺革命的马克思主义,依靠总不是对被压迫人民的信任,而是通过对被压迫人民的欺骗,官僚垄断了马克思主义的解释权,并把革命的马克思主义庸俗化为妥协的马克思主义,这一妥协的本质就在于阉割马克思主义的 ...

修正主义篡夺革命的马克思主义,依靠总不是对被压迫人民的信任,而是通过对被压迫人民的欺骗,官僚垄断了马克思主义的解释权,并把革命的马克思主义庸俗化为妥协的马克思主义,这一妥协的本质就在于阉割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灵魂,将无产阶级革命领袖曲解为民族-国家的领袖,这一修正主义的复辟之路恰好在勃列日涅夫集团的修正主义实质中得到彰显。

修正主义者刻意模糊民族-国家立场的阶级性质,试图以泛民族阶级调和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篡夺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国家纲领,以民族-国家为名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实质上是无产阶级国家的异化,即在:无产阶级为了完成对资产阶级的镇压,并经过无产阶级国家向共产主义社会过渡这一列宁主义的革命进程的前提条件下,企图将无产阶级出于镇压资产阶级所继续维持的国家政权异化于无产阶级本身之上,并以这一阶级专政的工具的名义篡夺无产阶级对政权的领导,以民族-国家的名义进行阶级调和,实质上是打着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旗号对无产阶级政权的反攻倒算,是毫无疑问的复辟资本主义。

我们今天不得不审视《与刘继明商榷》这篇文章,就这篇带有严重修正主义倾向的文章,我们必须重申三个马列毛主义的最根本立场

原文 不能这么区分真假——与刘继明商榷

1.无产阶级国家是无产阶级巩固对资产阶级的专政的工具,并且是向共产主义社会过度的一个阶段

2.在以中国为代表的落后国家,即处于帝国主义影响下的国家的民主革命中,无产阶级必然承担了革命的领导地位,在落后国家,只有无产阶级和民族-国家是命运共同体,也只有无产阶级会真正站在民族平等的爱国主义立场上

3.革命的马列毛主义并不意味着放弃民族-国家立场,而是当无产阶级掌握政权,实行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时,在与资本主义的竞争中,无产阶级民族-国家立场与无产阶级立场时一致的(刘老原意)

Ⅰ.无产阶级国家作为工具,不能异化到劳动人民之上
恩格斯在给倍倍尔的信中指出:无产阶级需要国家不是为了自由,而是为了镇压自己的敌人,一到有可能谈自由的时候,国家本身就不再存在了。

任何一个列宁主义者都绝不能忘记伟大导师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提出的革命的国家理念,无产阶级夺权国家政权的目的是夺取国家这一合法使用暴力的机器,并建立对资产阶级进行专政的无产阶级国家政权,就无产阶级国家本身而言,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工具,而当无产阶级镇压了他的敌人,并且建立广泛的公有制和按需分配的原则后,国家势必在劳动人民争取自由的进程中达到自然的消亡。

劳动人民的解放,劳动人民的自由平等是目的,无产阶级专政是手段,而无产阶级国家仅仅是一个工具,至于其它类型的国家,只要是剥削阶级性质的国家,一概是无产阶级要推翻的,国家在其任何意义上,都不是无产阶级组织政权,更非社会主义进程的目的,民族-国家之理念绝不被允许凌驾于无产阶级的阶级利益之上。

马克思主义辨证哲学之灵魂,在于马克思主义者从不以静止的,剥离于历史发展的每一环节的眼光看待历史,苏联的失败已经让我们见到了这种异化的威力,苏联之最初建成,是出于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建设马克思早已提出的共产主义社会的理想,从斯大林开始,民族-国家的意识形态逐渐复辟,官僚打着国家的名义压制人民群众意见,斯大林愚昧的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理论为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复辟提供了温床,在苏联,民族-国家异化于无产阶级专政这一历史进程是漫长的,在斯大林时代,这一进程是只是暗流,而二战中,灭国灭族的危难大大加强了这一异化进程。

直到赫鲁晓夫时代,赫鲁晓夫公开放弃苏联共产党的无产阶级属性,开始搞起了全民国家和全民党,这一民族-国家放弃无产阶级立场的转变最终完成了苏联民族-国家异化的进程,从此,本来是为了加强无产阶级专政,为苏联人民服务的苏联国家异化到了苏联人民头上,官僚开始以民族-国家的名义逼迫无产阶级就范,这一悲剧就在于民族-国家立场失去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根本立场,因此蜕化为官僚阶层对无产阶级专政的立场。

苏联的结果,我们自然不必多谈,因此像《与刘继明商榷》一文作者所持有的将民族-国家立场与无产阶级立场平起平坐的修正主义论调的危害,我们就不赘述。

苏修的失败,从意识形态上讲,乃是民族-国家异化于无产阶级之上的恶果

Ⅱ.帝国主义收买了资产阶级,民族-国家-民主革命任务落到无产阶级肩上

从毛主席的革命历程中,我们所能发现的在于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绝不会忽视维护民族-国家的利益,相反,在法兰西内战中,马克思指出:巴黎公社在保卫法国的独立,抵抗德国的入侵,而恐惧失去政权的凡尔赛资产阶级政府却在试图通过卖国求荣的方式争取来自德国俾斯麦军队的支持,事实上,对于遭受其他国家入侵的落后国家而言,无产阶级革命意味着无产阶级将成为维护民族-国家的主要力量,而资产阶级却成为侵略者的带路人,为了保存政权不惜向帝国主义国家出卖国家主权。

中国共产党在领导敌后抗战,而国民党却在筹谋皖南事变的背叛盟友的阴谋,北韩的无产阶级党在筹划统一半岛,而南边的李承晚却在给美帝国主义带路,北越的共产主义者领导者南北越南人民在为了国家独立浴血奋战,而南边的资产阶级却在给美帝国主义当傀儡政权,我们必须认清一个事实,在帝国主义侵略者面前,只有无产阶级在保家卫国,在保护世代相传的民族-国家,而卖国最深,立场最摇摆的就是资产阶级!

捍卫民族-国家独立,在帝国主义侵略世界的时代,这一任务就已经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必然的任务,除了无产阶级以外,没有任何一个剥削阶级有保卫民族-国家的内在动力,因为民族一旦投降,国家一旦沦陷,资产阶级随时可以打起侵略者的旗帜,开始当卖国贼,当民族叛徒,而无产阶级却会遭到侵略者最残酷的屠杀或压迫,除了为祖国和民族流尽最后一滴血,无产阶级别无选择。

保卫民族独立,保卫国家不被侵犯,本来就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必然的一个环节,岂是修正主义者庸俗的理解的要阶级斗争就不能要民族-国家?

托洛茨基指出:落后国家的革命进程已经被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干涉破坏,因而落后国家的历史进程绝不能继续静止,庸俗的理解为无产阶级革命必须要在民族革命之后才能发生,事实告诉我们,在中俄等落后于西方进程的国家中,由于地主阶级维护政权和帝国主义侵略的实践,造成了民族资产阶级发展的滞后性,弱小性,这些国家的民族资产阶级长期依附于地主阶级或帝国主义,不能承担完成民主革命的任务,这就要求无产阶级必须担当落后国家民主革命的任务,并揭示了无产阶级革命长入民主革命的历史进程,落后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革命只能是无产阶级领导完成的,在这些国家中,民族独立,国家主权独立和民主革命的任务如同一条条支流,汇入到无产阶级革命的干流之中。

近代中国的革命,从来就不如该文作者所谈论的:“本来是民族资产阶级的革命任务”,革命从一开始就不是民族资产阶级的任务,在革命的最初进程中,帝国主义支持下的买办资产阶级、蒋汪反革命集团、蒋介石反动国民政府等诸个资产阶级革命政权表现出资产阶级革命的反复无常性,所以革命的马克思主义正是认识到资产阶级自始至终没有在落后国家的革命中代表最先进人民的利益,而只有庸俗的,反辩证法的阶段革命论者才会忽视帝国主义对落后国家历史进程的影响,得出所谓维护国家主权利益是什么“本应由民族资产阶级完成的革命任务。

我实在不理解,为什么该文作者一定要假惺惺的强调所谓“国家、民族、主权,有其存在的必要性,有其重大意义,不能淡化,更不能抹煞。从实践上而言,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从未带头放弃过国家利益,恰好相反,正是毛主席时代,中国人民收回了近代以来列强在中国的一系列特权,夺回了旅顺、大连的基地,并且以最英勇的姿态击退了美帝国主义在朝鲜半岛对中国新生政权的挑衅,革命的马克思主义指导的时代,恰恰是中国民族从被殖民走向民族独立,中国国家从主权丧失走向主权完整,中国人民从被压迫站起来的时代。

所以,无产阶级立场和民族-国家的利益从来是如影随形,恰恰是代表最广大被剥压中国人民的中国共产党完成了对近代以来积贫积弱的中华民族的解放,在落后国家,只有坚持被剥压人民立场才有可能争取民族解放,国家独立,在近代以来的中国,无产阶级立场是民族-国家立场的绝对前提,任何一个鼓吹自己热爱国家,热爱民族的人,倘若他不是首先坚持被剥压人民的立场,那么他就要么是一个无知者,要么是一个说谎者。

毛主席领导的无产阶级政权在解放国家,而蒋介石领导的资产阶级集团在给帝国主义带路

Ⅲ.马列毛主义的辩证法哲学本质-从否定资产阶级民族-国家到重建无产阶级民族-国家

为什么有声音要将阶级斗争的马克思主义与民族-国家的利益对立起来?这主要有两个原因,假如这种声音的持有者不是出于为资本主义复辟的目的,那么就是僵化了辩证法的使用,阶级斗争理论否定了资产阶级的民族-国家概念,这一否定绝非修正主义支持者眼中的对于广泛的民族-国家利益的否定,并不是彻底的否定了中华民族或是中国的概念,而是从否定资产阶级民族-国家出发,在无产阶级革命的精神中重返服务于无产阶级的民族-国家,这一转变在于无产阶级夺取了对于民族-国家的解释权,无产阶级将领导被压迫的民族解放自身,并最终建立属于无产阶级的国家政权,这一真正的辩证法的灵魂在于无产阶级意识的觉醒否定了长期被资产阶级蒙蔽的民族-国家观念,并最终回到自身,建构起无产阶级革命的民族-国家观念,在无产阶级革命的语境下,民族-国家从维护资产阶级统治的桎梏中解放出来,也就不再具有分裂分化各民族以及不同国家国民的反动性质,变成了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的民族平等和具有国际主义的爱国主义思想。

如果这位作者的确是热爱民族,热爱国家,但是反对民族间的仇恨和国家间的底层互恨,就应该坚定的支持无产阶级的民族-国家之概念,倘若作者本人并不是在认识论上犯了形而上学错误,那就只能是有意的,帮助资产阶级进行反辩证法,反社会主义和反无产阶级专政的修正主义阴谋,这是我所最不愿看到的。

脱离了无产阶级立场,脱离了被剥压人民的立场,空洞的立起所谓民族-国家的立场,那就是资产阶级的立场,是以民族-国家为外壳,实则掺杂复辟资本主义的修正主义思潮的民族-国家立场,刘老的本意,在于维护无产阶级立场,而反对将民族-国家立场作为最根本立场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

至于该文作者提到的:反对买办资产阶级,防范民族资产阶级向帝国主义一边蜕化,从来不是站在民族-国家立场上就能解决的问题,相反,民族-国家的立场经常被买办资产阶级篡夺,观蒋介石以爱国主义为名义横征暴敛,以民族为名义鼓励贪污腐败,告诉我们这样一个道理:脱离了无产阶级立场,脱离了被剥压人民的立场,任何民族-国家立场都会在帝国主义的影响下向买办资产阶级蜕化,在原文中,作者也指出了民族资产阶级的软弱性、动摇性,实际上,抵制民族-国家立场向帝国主义蜕化之唯一方法,就是确立无产阶级在民族-国家意义上的领导。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这句话绝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而是中国革命的实践出来的真理

最后,我们还是回到刘老的原话吧:是站在民族-国家主义立场,还是站在被剥压阶级立场,是区别真假马克思主义的根本标准。

按照本文作者的观点,在于攻击刘老忽视了民族-国家立场的必要性,然而其机械唯物论的非此即彼的二极管意识下,没有意识到民族-国家之立场,从一开始就已经包含在后一个“被剥压阶级立场”中了,同时,刘老绝非反对民族-国家立场,而是反对脱离无产阶级性质,脱离为劳动人民代言的民族-国家立场。

之所以刘老要重申“失去被剥压阶级立场的民族-国家立场是假马克思主义”,在于修正主义庸俗化马克思主义的声音在这个时代开始试图把民族-国家宏大叙事异化于中国人民,中国无产阶级立场之上,正是为了应对这样的挑战,才有刘老所说的这句深思熟虑的论断。

-----------
本文是我主动向刘老请缨所撰写的,因篇幅长,准备时间短,出现纰漏请大家多多联系小毕指出,当您看到这里,请给小一个关注吧!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free21e 2024-4-15 00:26
探讨民族、国家的问题不能离开他们的主体,可以这么说,也必须这么说: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那里的人民是那个地方或国家的主体——群体中的多数构成人民性(说到底是劳动性的群体构成社会的主要成分——即人类知识和财富创造者和生产者)——这是人类历史演
化的结果——现代资产阶级国家政要是不可能为主体——为人民服务的,他们主要为资产阶级服务,如果是帝国主义就首先为帝国霸权服务——耶伦不就是吗:她认为中国便宜是对美国企业的冲击,而不认为中国是对美国人民奉献,进而认为中国的价格存在政府补贴才会形成了优势——但很不幸她始终没能找到非贸易规则之外“补贴”,中国新质生产力是中国人民辛勤耕耘的出来,不是他人或它国的恩赐——当然中国人民好学上进在这个世界上是著名的——尽管我们还有着历史的传承与不断更新(封建社会导致中国发展速度逐步落伍于资本主义制度下的西方了)——加上西方列强的侵略和战争,中国人民在解放初期还基本上没有什么像样工业——连“洋火”都得靠洋人,可见我们的民族并没有因为历史的先进而现实的先进了——这才有中国的各种革命性,换来今天这样的中国制造——功劳是中国人民的——尤其是劳苦大众阶级的人们创造。今天看羽毛球比赛,突然终止了,说是电脑出了问题,结果只能人工了,可见中国的上层一些不劳而获者实际上须臾离开不了劳苦大众阶级的——没有备好设备,你就不能让比赛正常运作——这就是资产阶级没有照顾好无产阶级的的结果——为人民服务实际就是从这来的——结果我们体育台还很有些个性——下面比赛请看赛事频道(本频道没有义务服务你了!牛,反正没有节目预报,半截子就是我的作派或风格——他们都资产阶级化了怎么可能真正服务人民呢?现在所有体育频道不都如此这般吗?)——也不知习总是否有闲暇与我民共享一下他们的“服务”呢?!体育比赛都看不到比赛运动员的名字,他们哪里真心要服务电视机前的观众呢?但插播广告是绝对要守时的——即便直播那边赛着也不如挣广告费重要!这就是现在的上层建筑之一。昨天还看到人家把巴以冲突特别说成是哈以冲突——巴勒斯坦民众死了33386人是哈马斯吗?!这就是中国上面的买办——种子公司竟有总经理把优质稻种外卖国外——国安你看得费多少经历才能抓住他们——类之于此公司涉及11个企业——这就是他们要的“民”企——而人家还要为他们营造更加“放纵”的环境——这样说可能涉嫌污蔑了,但是改革开放有具体的规矩吗?我只知道毛爷爷事实求是是规矩过了的——没有人会理解错了的。再就是台湾的台独党赖清德又要执政了——他是注定要按照他们自己不归路走下去的——台湾那里民众要跟着他们不归吗?台军要跟着他们下海吗?中国人民的死敌就是台独党——他们不可能长期欺骗台湾民众!
综上所述,解决了少数,才能更好服务大多数,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国家观、民族观——斗争的绝对性目的就是为了实现这样人民观,直到国家全面地属于人民为止——我国的宪法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难道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不是要让我们这样起来革命的吗?干嘛由着他们歪解马克思列宁毛泽东思想呢?我们必然要起来捍卫,岂可允许他人玷污或封杀了去!
引用 云淡 2024-4-12 14:48
参考文摘
刘斯郎:正面报道中国的女记者,被瑞典政府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驱逐    来源:郎言志    2024-04-12
        日前,据路透社、今日俄罗斯报道,对着老美狂摇狗尾巴的瑞典政府决定驱逐一名在瑞典正常工作的中国女记者(尽管她已经嫁给了瑞典人),瑞典政府的理由是这名并无犯罪事实的中国女记者“危害瑞典国家安全”了。
        在此之前,瑞典就曾因中国大使驳斥不同观点,而试图驱逐中国大使。
        2018年9月2日,三名中国游客在瑞典被瑞典警方暴力殴打,并被丢弃在远郊坟场,其中一名遭受暴力的年迈的中国公民心血管病发作,身上还留有明显的淤伤。事发后,在中国官方提出严正交涉的情况下,瑞典政府和瑞典警察对事件的“漠不关心”与“敷衍了事”的态度持续,一度引发海内外华人华侨的愤怒。不过,面对中国人与世界各国媒体的谴责,瑞典官方始终保持高傲态度“拒不认错”。
—— https://www.hswh.org.cn/wzzx/xxhq/oz/2024-04-11/87446.html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