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真话 假话 瞎话与私有化

2014-11-12 18:32| 发布者: 星火| 查看: 1722| 评论: 1|原作者: 武 兵

摘要: 真话 假话 瞎话与私有化 ——简评高尚全等鼓吹私有化的谬论武 兵 近日,笔者看到一份中国老教授协会财经管理分委会编印的第101期《研究参阅资料》。专题介绍了目前“我国国有企业改革两种对立观点”。阅 ...
真话  假话  瞎话与私有化

                      ——简评高尚全等鼓吹私有化的谬论

武  兵

 

    近日,笔者看到一份中国老教授协会财经管理分委会编印的第101期《研究参阅资料》。专题介绍了目前“我国国有企业改革两种对立观点”。阅后感想颇多。特别是其中的反面教材——吴敬琏、厉以宁、高尚全等七个大腕级“改革精英”所主张的国企改革要彻底私有化的种种谬论,给人的印象绝对“深刻”,很受“教育”,很受“启发”。

    这几个走红多年的国家级“大腕”宝贝,真可谓文如其人,人如其文。真话、假话、瞎话、黑话、屁话、混账话俱全。但集中起来,句句不离其宗——私有化。

    应该肯定,他们的确都说了些真话。那就是,他们认为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是一个进一步私有化的“决定”。所谓改革的“攻坚克难”的靶子就是国有企业。

    那位被马宾同志斥为汉奸的大名鼎鼎的高尚全,提出改革攻坚必须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国有经济的正确定位”、“打破行政垄断”、“三个不动摇”,这“三个不动摇”犹如三把刀子,刀刀砍向国有企业。对于中央的“决定”没有讲“国有经济是我们党的执政基础”,而是“重申坚持市场化的改革方向、坚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并且强调“股权多元化”,“允许非公有制经济进入”等内容,他如同打了鸡血,兴奋异常。

    代表资本家阶级的中华民营企业联合会会长保育钧先生的政治嗅觉与高尚全的鼻子一样的灵敏。他说:“过去经常被当做是政策口号提出的所谓‘国有经济是共产党执政的基础‘这句话再也不提了,取而代之的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都是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我国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因此,他对民营企业未来的发展和地位感到十分乐观。

    改革开放的“宠儿”、号称“吴市场”的吴敬琏,更是振振有词:“如果按照苏联的定义,社会主义的最主要特点就是国有制的统治地位,这当然与市场经济是矛盾的,不能兼容的。”所以“《邓小平文选》里就没有国有这个词。”

    带出两位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博士生导师、人称“厉股份”的厉以宁教授对“决定”的解读,大有居高临下的气势。他说:“‘决定’提出,把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作为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这在理论上是个创新。”“对下一段工作有很大推动。”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副所长张文魅先生对“决议”的理解是:“国企下一步改革要走民营化的道路。”就是要把“国家所有权转向非国有投资者”。他说:“中国的国企民营化过程,实质上也是中国的民权自由化过程。”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周放生的观点比较直白:“国企改制,西方国家讲‘私有化’,我们讲‘民营化’、‘市场化’、‘混合所有’。”他说,搞民营化,要啃的第一块“硬骨头”就是“决定”指出的“鼓励非公有制企业参与国企改革,鼓励发展非公有制资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他认为,“虽然从统计数字上看,央企的‘混合所有’已达52%,但天花板并没有改变。”他认为:要改变这个“天花板”,就要把“央企、地方国企母公司改制成为‘非公有制资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

    身居复旦大学教授位置上的张军先生虽然没有高尚全、吴敬琏、厉以宁的名气大,然而却语出惊人。他竟狂妄地说:改革攻坚“应把国企放到博物馆。”他的话虽然不大中听,但此言并非空穴来风。君不见,经过30多年的改革“攻坚”,农村人民公社集体经济,城市80%多的国营企业,不是已经消失了吗?不过,它们并没有享受到进博物馆的待遇,而是被打进了地狱。

    这几位“改革精英”对中央“决定”的解读与阐述,应该是他们的真话,也可以说,是他们发自内心的真实表白,大概也符合“决议”的基本精神。但是,真话并不等于真理。他们的这些真话,是彻底私有化的真话,是背叛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真话,是开历史倒车的真话,因而必然是反革命、反动派的真话。

    他们这些人,既有真话,也有假话和瞎话。为了达到他们追求的“美好社会”——资本主义,他们可以把社会主义说得一无是处,可以随心所欲地颠倒黑白、混淆是非、造谣生事、信口雌黄、胡诌八咧、谎话连篇,完全是无所不用其极。

    “社会主义与否跟国有不国有没什么关系。”“一个国家是否具有社会主义性质并不是由国有经济所占份额的多寡所决定的。”“社会主义的基本经济特征规定为以实现共同富裕为目标的市场经济”。——这是吴敬琏说的。

    “彻底的公有化就是私有化,彻底的私有化就是公有化。”——这是吴敬琏引用并赞赏的弗里德曼的话。

    国有企业改为混合所有制企业,国有资本力量不是“缩小”,不是“削弱”,而是“增加”,是“壮大”。——这是厉以宁说的。

    变卖国有企业资本,“是‘好’的民营化,不是瓜分国有资产的民营化,而是促进财富创造的民营化”。“一个正常的社会,进而一个繁荣的、以民众福祉为上的社会,应该是一个民有产权能够自由伸张的社会,而不是一个国有产权排挤民有产权的社会。”——这是张文魁说的。

    “苏联垮台的时候,一统天下的国有经济为什么没有支持苏共继续执政,为什么没有支持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继续下去?”“1970年代初,一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国有经济比重都是比较高的,……没有人认为他们是搞社会主义。” “越南的国有经济比重比我们低得多,但没有人说他不是社会主义国家。”——这是高尚全说的。

    “国有经济到底为了什么?不能为了国有企业而国有企业。”“党的执政基础不在于国有经济比重高低,而根本的是三个‘民’:‘民心、民生、民意’。”——这还是高尚全说的。不过,高尚全所说的“民”决不是被剥削被压迫的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而是新老资产阶级。

    此外,吴敬琏和高尚全还采取断章取义、张冠李戴或歪曲原意的手法大造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谣。吴敬琏胡说“斯大林的社会主义经济定义带有明显的被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强烈批评过的‘国家迷信’的色彩,并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国家观”(看一看恩格斯为马克思《法兰西内战》1891年单行本所写的序言,就清楚吴敬琏杜撰的这段话的卑鄙用心了)。高尚全把恩格斯批判“俾斯麦致力于国有化以来,出现了一种冒牌的社会主义”的一段话,拿来否定社会主义公有制。胡说:“时至今日,仍有人认为,国有化就是社会主义,……简单地把国有化和社会主义等同起来”(有林同志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反对国有经济吗?》一文中对高尚全引用的这段话有详细的揭露和批判)。

    历史上那个“指鹿为马”的典故几乎妇孺皆知。这个“指鹿为”,并不是赵高的专利,时下这些“改革精英”、大腕们,比起赵高来,也毫不逊色,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勇气。记得批林批孔的时候,林彪的罪行材料就有一句“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的信条。古往今来,一切反动的阶级和反动的人物,都是靠假话和骗人过日子的。

    我们把这些人的真话、假话、瞎话、谎话、混账话归纳起来看,他们的用意,无非就这么一条,要人们相信:公有制不是社会主义,私有制不是资本主义,因此,变公有制为私有制、变社会主义为资本主义是合情合理、天经地义的,大家要拥护,不要反对。

    马克思恩格斯为共产主义者同盟起草的第一个党纲——《共产党宣言》发表至今已经160多年,从《共产党宣言》提出“消灭私有制”这个历史任务,到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再到近百年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实践,历史已经雄辩地证明,以公有制为基本特征的社会主义制度和道路是无比正确的,公有制代替私有制,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然而,这些“改革精英”的宝贝们,竟然胡说,所有制与社会性质无关!

    所有制性质决定社会性质,这是马克思主义一个重要理论原则。国营企业——即全民所有制企业和集体所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没有这个经济基础,就没有社会主义。修正主义者和走资派们,为了混淆公有制与私有制的本质区别,先是把国营企业的称谓改为国有企业,然后再同资本主义国家的国有企业相提并论,胡说国有企业“产权不明晰”,是“人人所有,人人所无”,最后再通过大股小卖,靓女先嫁,逐步改变国营企业和集体经济的性质,由社会主义公有制倒退为资本主义的私有制。

    俗话说,走路怕暴雨,说话怕输理。别看这些搞私有化的人气势汹汹,不可一世,其实,他们心虚得很。为什么?因为他们有“三怕”:一怕帝国主义,二怕马克思主义,三怕人民群众。他们搞私有化,最怕马克思主义的阳光和人民群众的反抗,所以,他们的讲话、文件,从来不敢承认他们在搞私有化,甚至连“私有经济”这几个字也不敢说,而是小心翼翼地使用“非公经济”来替代,这无异于把“男人”称为“非女人”那么可笑。邓小平说过,有些事要“只做不说”,有些事要“只说不做”。搞“私有化”对于共产党人来说,毕竟不是光彩的事,所以,要“只做不说”,宪法、党章规定的“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和“公有制为主体”,这些应该做的事,他们却列入“只说不做”的范围。然而,纸里是包不住火的,谎言迟早要暴露。正是在这种不讲“私有化”,“不搞私有化”(原某常委提出的“五不搞”之一)的烟幕弹掩盖下,80%的公有制企业的主人姓私不姓公了。公有制经济的“主体”地位,也已让给私有制经济了。“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已经变成修正主义的“特色理论”为指导了。

    时下,高尚全、吴敬琏、厉以宁等被修正主义和资产阶级豢养的这些门生、谋士们似乎认为,私有化的改革开放已基本上大功告成,生米已经煮成熟饭,是该把盖子揭开的时候了。所以,就有上述赤裸裸的“实话实说”。

    回首30多年走过的路,许多被蒙蔽和欺骗的善良的人们已经开始觉醒了。赵本山那个著名的小品“卖拐”,曾经在春节晚会上连续上演多年。这个小品依靠不断翻新的“花言巧语”,硬是把一个本来没病的正常的健康人给忽悠成拄拐杖的“瘸子”,又把拄拐杖的“瘸子”忽悠成“坐轮椅”的瘫子。人们从这个小品的笑声中,似乎受到某种联想和启发。其实,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不正是这个“卖拐”小品的缩影吗?!一个个好端端的国营企业和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不是已经被那些大大小小的政治骗子给忽悠成“瘸子”、“瘫子”,最终被搞垮了吗?!

    多年来,有一种说法,叫“经是好经,让歪嘴和尚给念歪了。”就是说,上层的方针政策是好的,坏就坏在下边的执行者,或居心不良的专家学者们给“念”歪了。于是,许多人就把怨恨和批判的矛头指向了这些人。结果怎么样呢?抓了小鬼,放了阎王,没有抓住主要矛盾。事实上,搞私有化和复辟资本主义的源头和罪魁祸首,不是这些“念”经的人,而是炮制“经”的人和这个“经”的本身。高尚全、吴敬琏们不过是这条修正主义路线旗下的啦啦队员与卖身投靠的“过河小卒”而已。杜甫的《前出塞》诗曰:“挽弓当挽强,用剑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们这些人,还不够“马”和“王”的资格。一旦革命人民射翻了“马”、擒住了“王”,这些“啦啦队员”和“过河小卒”,自然也就树倒猢狲散了。不过,时下,对这些“啦啦队员”和“过河小卒”们的惑众妖言和他们的嚣张气焰,适当地棒喝一声,揭露、批判一下,也是十分必要的,不然这些人就会忘乎所以,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身价几何,是个什么东西了。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淡 2014-11-14 20:11
私有制对剥削者有利还是对被剥削者有利?这是不言而喻的事情。共产主义社会就是彻底消灭了私有制的社会,因此这个社会制度受到所有被剥削者的欢迎,受到所有剥削者的攻击。被剥削的无产阶级反对剥削的资产阶级的斗争实践,是资本主义社会向共产主义社会过渡的整个历史时期,无产阶级及人民大众在哲学社会科学领域正确认识的来源、检验真理是非的标准。在社会主义国家,以反对资本主义复辟、实现共产主义社会为目的的社会主义革命,对于积极投入革命实践的无产阶级来说,是“好得很”,对于在社会主义革命的实践中受到冲击不能正确对待而心怀怨气的人们来说,是“糟得很”。毫无疑问,共产党的政治路线的确定依靠的是反对剥削的无产阶级及人民大众,而不是依靠那些钟爱剥削的“在社会主义革命的实践中受到冲击不能正确对待而心怀怨气的人们”。 ...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