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历史研究 查看内容

毛泽东:与在京政治局委员的谈话(1975年5月3日)

2014-11-4 14:49| 发布者: 星火| 查看: 4851| 评论: 0|来自: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网刊《旗帜新声》第三期

摘要: 与在京政治局委员的谈话 (1975年5月3日) 毛召集在京政治局委员开会,到会者一一同毛握手。 (在与陈永贵握手时)说:你的信好啊。三分之一在大寨,三分之一在全国,三分之一在中央。不要住在钓鱼台,那里没有鱼钓 ...

与在京政治局委员的谈话

197553日)

 

毛召集在京政治局委员开会,到会者一一同毛握手。

(在与陈永贵握手时)说:你的信好啊。三分之一在大寨,三分之一在全国,三分之一在中央。不要住在钓鱼台,那里没有鱼钓,你和吴桂贤都搬出来。不要住在钓鱼台。

(在与苏振华握手时)说:管海军靠你呀,海军要搞好,使敌人怕,我们海军只有这样大(比小指)。

苏说:现在大了一点了,现在这么大(用无名指作比)。

(在与谢静宜握手时)说,你当了大官了,要谨慎呀。(谢答:我不想当大官,但是现在官做得越来越大。)毛说:试试看吧,不行就(作手势)搞不好就卷铺盖卷。

毛说:多久不见了,有一个问题,我与你们商量,一些人思想不一致,个别的人。我自己也犯了错误,春桥那篇文章[《毛泽东传》引用时注:应为姚文元的《论林彪反党集团的社会基础》一文],我没有看出来,只听了一遍,我是没有看,我也不能看书,讲了经验主义的问题我放过了。新华社的文件,文元给我看了,对不起春桥。还有上海机床厂的十条经验,都说了经验主义,一个马克思主义都没有,也没有说教条主义。办了一个大学,很多知识分子,他们觉得外国月亮比中国的好。

要安定,要团结。无论什么问题,无论经验主义也好,教条主

义也好,都是修正马列主义,都要用教育的方法。现在要安定团结。

 

现在我们的一部分同志犯了错误要批评。三箭齐发,批林,批孔,批走后门。批林批孔都要这些人来干,没有这些人批林批孔就不行。走后门这样的人有成百万,包括你们在内(指王、唐),我也是一个,我送了几个女孩子,到北大上学,我没办法,我说你们去上学,他们当了五年工人,现在送她们上大学了,我送去的,也是走后门,我也有资产阶级法权,我送去,小谢不得不收,这些人不是坏人。

在这里我同小平同志谈过一次。

你们只恨经验主义,不恨教条主义,二十八个半统治了四年之久?打着共产国际的旗帜,吓唬中国党,凡不赞成的就要打,俘虏了一批经验主义。你[周恩来]一个,朱德一个,还有别的人,主要是林彪、彭德怀。我讲恩来、朱德不够,没有林彪、彭德怀还没有力量。林彪写了短促突击,称赞华夫文章,反对邓、毛、谢、古。邓是你(指小平),毛是毛泽覃,谢是谢唯俊,古是古柏,其他的人(除邓以外)都牺牲了,我只见过你一面(指邓),你就是毛派的代表。教育界、科学界、新闻界、文化艺术界,还有好多了,还有医学界,外国人放个屁都是香的。害得我有两年不能吃鸡蛋,因苏联人发表了一篇文章,说里面有胆固醇。后来又一篇文章说胆固醇不要紧,又说可以吃啦。月亮也是外国的好,不要看低教条主义。

有经验主义的人多,无非是不认识几个字,马列也不能看,他们只好凭经验办事。历来对经验主义是没有办法,我是没有办法,慢慢来,还要十年、八年,二十年,三十年可以好一些。太急了不好,不要急,一些观念连不起来。

我说的是安定团结,教条主义,经验主义,修正主义,又要批评资产阶级法权,不能过急,你们谁要过急就要摔下来。(打手势) 不要分裂,要团结。要马列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 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不要搞四人帮,  你们不要搞了,为什么照样搞呀?为什么不和二百多个中央委员搞团结,搞少数人不好,历来不好。这次犯错误,还是自我批评。这次和庐山会议不同,庐山会议反对林彪是对的。这一次还是三条,要马列不要修正,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就是不要搞宗派主义。这三条我重复一遍,要搞马列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其他的事你们去议,治病救人,不处分任何人,一次会议解决不了。我的意见,我的看法,有的同志不信三条,也不听我的,这三条都忘记了。九大、十大都讲这三条,这三条要大家再议一下。

教育界、科学界、文艺界、新闻界、医务界,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其中也有好的,有点马列的。你们外交部也是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讲错了没有?你们两个是臭知识分子,你们自己承认,臭老九,老九不能走。

我要负责任,我犯了错误,春桥的文章,我没有看出来,春桥的文章是有理由的,因为一九五八年就写了文章?那时代还不认识他,好象不认识(张春桥说:见过一面),没有印象,那篇文章我写了一个按语,人民日报登了,人民日报那时候是邓拓管的吧? (张春桥说:是吴冷西。)只有两篇文章是拥护的,其他的都是反对的,所以他有气。

我看问题不大,不要小题大作,但有问题要讲明白,上半年解决不了,下半年解决;今年解决不了,明年解决;明年解决不了,后年解决。我看批判经验主义的人,自己就是经验主义,马列主义不多,有一些,不多,跟我差不多。不作自我批评不好,要人家作,自己不作。中国与俄国的经验批判主义,列宁说:那些人是大知识分子,完全是巴克来学说。巴克来是英国的一个大主教,你们去把列宁的书看一看。

(江青说:主席是不是说看《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

  毛说:嗯。

  毛说:那是谁?

 (张玉凤:江青同志。)

江青同志党的一大半没有参加,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罗章龙、王明、张国焘,都没有参加斗争,没有参加长征,所以也难怪。我看江青就是一个小小的经验主义者,教条主义谈不上,她不像王明那样写了一篇文章《更加布尔什维克化》,也不会象张闻天那样写机会主义的动摇。不要随便,要有纪律,要谨慎,不要个人自作主张,要跟政治局讨论,有意见要在政治局讨论,印成文件发下去,要以中央的名义,不要用个人的名义,比如也不要以我的名义,我是从来不送什么材料的。这一回跑了十个月,没有讲过什么话,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因为中央没有委托我,我在外面养病,我一面养病,一面听文件,每天都有飞机送。现在上帝还没要我去,我还能想,还能听,还能讲,讲不行还能写。我能吃饭,能睡觉。

要守纪律,军队要谨慎,中央委员更要谨慎。我跟江青谈过一次,我跟小平谈过一次。王洪文要见我,江青又打来电话要见我,我说不见,要见请大家一起来,完了。对不起,我就是这样,我没有更多的话,就是三句,九次、十次代表大会都是三句,要马列不要修正,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不要搞什么帮,什么广东帮、湖南帮,粤汉铁路长沙修理厂不收湖南人,只收广东人,广东帮。罢工的时候,还没有修这条铁路,二○年、二一年、二二年,这三年我是在湖南搞工人运动,粤汉、安源煤矿,湖南一些工厂,株洲、萍乡、粤汉路、株萍路、安源煤矿、水口山锡矿,名日锡矿,其实没有锡。

无锡锡山山无锡

平湖湖水水平湖

常德德山山有德

长沙沙水水无沙

我说才饮长沙水,就是白沙井的水。武昌鱼不是今天的武昌,是古代的武昌,在现在的武昌到大冶之间,叫什么县我忘了,那个地方出鳊鱼。孙权要搬家,老百姓说,宁饮扬州水,不食武昌鱼。所以我说,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孙权后来搬到南京,把武昌的木料下运南京,孙权是个能干的人。

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当今惜无孙仲谋。他(指叶剑英)看不起吴法宪。刘是刘震,曹是曹里怀,就是说吴法宪不行 。

(毛要叶剑英念了一首辛弃疾的诗 南 乡 子)

  何处望神州?

满眼风光北固楼,

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

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

坐断东南战未休,

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

生子当如孙仲谋。

毛说:此人(指叶)有些文化。“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当今惜无孙仲谋”,看不起吴法宪。黄吴李邱不是曹刘,刘是刘震,曹是曹里怀,就是吴法宪不行。

(原注:此件是中央办公厅秘书局提供的。)

(《毛泽东传》注:毛泽东召集的在京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员会议上的讲话记录,197553日。)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