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凤凰涅槃须浴火,可期重生红满天!

2014-11-20 16:09| 发布者: 星火| 查看: 1388| 评论: 0|来自: 祝贺马宾百岁寿诞专刊

摘要: 凤凰涅槃须浴火,可期重生红满天! ——走笔唱和“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2014年11月8日)陈谈强 今天,在百岁无产阶级老革命家马宾客厅聚会座谈,援据今古,雍容不迫,风议无产阶级继续革 ...
凤凰涅槃须浴火,可期重生红满天!
                             ——走笔唱和“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
(2014年11月8日)
陈谈强
    今天,在百岁无产阶级老革命家马宾客厅聚会座谈,援据今古,雍容不迫,风议无产阶级继续革命,定要学习马老,坚持轫性战斗!
    马宾老本姓张而不姓马,真名张世全(也写作“张石全”)。只因他于上世纪30年代,早就信仰马克思主义,而投身大革命,而改姓马名宾。此位马宾,并非古时“伏波将军”(寓意“降伏波涛”)马援后人。马援老将63岁时,一身披挂,请缨上阵。汉光武帝刘秀盛赞其可贵精气神:“矍铄哉,是翁也!”而耋耄之年的马老,志气克壮,鏖战不止,挥戈上阵,全新披挂。当代马宾老以马列毛主义为武装,高擎马列毛旗帜勇向前,古代“伏波将军”辈岂能与之比拟?!
    其实,无论《后汉书•马援传》和《资治通鉴》等史书怎样对马援“平定西羌,远征交趾,驻军边塞,平乱武陵”褒誉有加,还是当今媒体怎样竭力称赞马援为了“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地方安定,社会文明”奋斗终生(详见《海南日报》2010年11月8日第19版,蒙乐生:《破虏平蛮,马革裹尸:英风千古颂马援》),无不张扬他是忠于皇帝老儿而横扫千军的“伏波将军”,其中远征“交趾”(即今越南北部古地)立了一大军功 。这与永远忠于马列毛忠于人民大众的马宾老,决然是“两股道上跑的车”——两码子事儿!周恩来总理1956年11月间访问越南,还前往河内的“二征王庙”,向抗击当时的“超级大国”马援远征军而英勇牺牲的女民族英雄征侧、征贰,献上两束鲜花,表示崇高敬意呢(详见新华社1956年11月22日河内电:《周恩来向越南抗华英雄二征王庙献花》)。这与把广西凭祥边境的“镇南关”经中央批准于1953年10月更名为“睦南关”、1965年1月改名为“友谊关”一样,了却历史欠债,世人传为佳话。
    少谈历史,多谈当前。从昨天——11月7日北京时间22时许、农历甲午年闰九月十五巳时——“立冬”的自然气候变迁,联想到当前中国政治气候恶劣早己犹如严冬。但是,可以确信:“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由此,不禁想到了英国17世纪革命时期诗人雪莱的《西风颂》。
    《西风颂》诗作分为五大段,在开篇(一)和结尾(五) 两大段中,浪漫主义诗人写道:
          (一)
剽悍的西风啊,你是暮秋的呼吸,
因你无形的存在,枯叶四处逃窜,
如同魔鬼见到了巫师,纷纷躲避;
那些枯叶,有黑有白,有红有黄,
像遭受了瘟疫的群体,哦,你呀,
西风, 你让种籽展开翱翔的翅膀,
飞落到黑暗的冬床,冰冷地躺下,
像一具具尸体深葬于坟墓,直到
你那蔚蓝色的阳春姐妹凯旋归家,
向睡梦中的大地吹响了她的号角,
催促蓓蕾,有如驱使吃草的群羊,
让漫山遍野注满生命的芳香色调;
剽悍的精灵,你的身影遍及四方,
哦,听吧,你既在毁坏,又在保藏!
(五)
拿我当琴吧,就像那一片树林,
哪怕我周身的叶儿也同样飘落!
你以非凡和谐中的狂放的激情
让我和树林都奏出雄浑的秋乐,
悲凉而又甜美。狂暴的精灵哟,
但愿你我迅猛的灵魂能够契合!
把我僵死的思想撒向整个宇宙,
像枯叶被驱赶去催促新的生命!
而且,依凭我这首诗中的符咒,
把我的话语传给天下所有的人,
就像从未熄的炉中拨放出火花!
让那预言的号角通过我的嘴唇
向昏沉的大地吹奏!哦,风啊,
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英国诗人雪莱的《西风颂》和我国宋代诗人王令的《送春》,有异曲同工之妙!一是“颂”西风,一是“唤”东风。一个品味“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一个细嚼春光行将流逝,“不信东风唤不回!”两者哀婉凄美之中显现雄浑壮美,意蕴深厚,达到极致!
    青年诗人王令享有“叹苍生而泪垂”之誉,他在其代表作《梦蝗》中假借蝗虫申辩,揭露了人间的种种不平等现象,痛斥贪官污吏等寄生虫给人民造成的苦难, 呐喊“此固人食人”,更胜似蝗虫之灾,构思奇特,笔锋犀利。鲁迅作为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和伟大的“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语出毛主席《新民主主义论》),不也“诅咒吃人的人”么?!现将这一出类拔萃长达七八百字的寓言诗,不揣冒昧,摘要如下:
梦蝗千万来我前,口似嚅嗫色似冤。
初时吻角犹唧嗾,终遂大论如人间:
我虽身为蝗,心颇通尔人。
尝闻尔人中,贵贱等第殊。
雍雍材能官,雅雅仁义儒。
割剥赤子身,饮血肥皮肤。
噬啖善人党,嚼口不肯吐。
贵贱虽云异,其类同一初。
此固人食人,尔责反舍诸!
    而王令的《送春》似“迎春”,凄美且壮美,请听这七言诗的呤唱:
三月残花落更开,小檐日日燕飞来。
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
    听吧,春天快要过去了,但那杜鹃鸟半夜里还在啼血鸣叫呢。诗人不信“啼血鸣叫”叫不回离去的东风,让人们无比欢欣和倍受鼓舞,焕发自信的力量和顿生厚重的坚强。
    “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这一诗歌意象,充分表达了竭尽全力留住美好时光的心情,又显示出追求美好未来而顽强进取与豁达乐观的精神。
    读罢英国诗人雪莱的《西风颂》,再听我国宋代诗人王令在《送春》诗作中的呤唱,使人们无比欢欣和倍受鼓舞,唤发自信的力量和顿生厚重的坚强。
    多年诵读千古名句:“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如今我老翁“未填沟壑”而愿相对唱和走笔:“凤凰涅槃须浴火,可期重生红满天!”
    这里狗尾续貂,不讲音韵平仄,还要罗嗦两句。
    1965年10月10日,毛泽东主席在同大区第一书记谈话时提出:“如果中央出了修正主义,你们怎么办?要备战。如果中央出了修正主义,你们就造反。”
    “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识时务,要备战;不畏难,永向前!
    革命路,有坎坷;望前途,多光明!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中华儿女秉承母亲河黄河的坚强操守,九曲回环,奔腾咆哮,冲决壅阻,势不可挡!
    在争取继续革命成功的时间考量上,与其期盼“急转湾”就在瞬间,轻言“革命危机”已经成熟、“革命高潮”扑面而来,毋宁直面主客观具体实际放眼长远,既要有应对突然性事件的切实准备,更须作争取必然性胜利的轫性战斗。
    马列毛的继续革命思想理论成为生活现实,不可能一蹴而就!或无须五百年凤凰涅槃,然浴火煎熬绝非一朝一夕。否则,怎能浴火重生?!怎能在赤县神州重扬马列毛旗帜,回归和振兴科学社会主义?!
    老翁不才,狗尾续貂,以表心志:
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
凤凰涅槃须浴火,可期重生红满天!
(2014年11月8日晨匆遽草成,12日夜改削定稿)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