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于泮泉:由非法“占中”看中央政府香港政策执行中的瑕疵

2014-11-29 23:17| 发布者: 星火| 查看: 1189| 评论: 0|来自: 旗帜网投稿

摘要: 由非法“占中”看中央政府香港政策执行中的瑕疵于泮泉香港回归前,香港人民尚有强大的祖国内地做自己的坚强后盾,并会时刻感觉到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就在自己身边,心里是踏实的,港英当局也会有所顾忌,不敢为所欲为; ...

由非法“占中”看中央政府香港政策执行中的瑕疵

于泮泉

 

香港回归前,香港人民尚有强大的祖国内地做自己的坚强后盾,并会时刻感觉到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就在自己身边,心里是踏实的,港英当局也会有所顾忌,不敢为所欲为;香港回归后,党的组织似乎更难以找见了,香港普通百姓反而会感觉像失去了娘的孩子一样而怨气难平——这是外来势力能够掀起那么大风浪的一个重要原因。

 

香港“占中”事件已持续两个月了,虽然我们不知道它还能延续几天,但可以断定它的大势已去。可它给整个香港社会所造成的损害是不可低估的。痛定思痛,深刻反思它的根源,以便亡羊补牢,还是很有必要的。

我们说,香港“占中”虽然打的是要民主的幌子,但除了少数天真烂漫的青年学子,谁都清楚,这个幌子也仅仅是幌子而已,醉翁之意不在酒也。无论从早在一年多以前海外势力就开始训练“占中”分子看,还是从“占中”现场源源不断的物资供应看,从西方媒体对“占中”事件的报道反映看,无论全国人大是否做出关于香港2017年普选的安排,这场“占中”都是必定要发生的。如果再联想一下美国所谓亚太再平衡战略,事件的真相就一清二楚了:奥巴马宣称,美国在煽动香港的抗议活动这些事情上没有任何参与,完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美国的战略意图很明确,就是要遏制中国、搞乱中国,最终搞垮中国、分裂中国。这一次它是意图先从香港开始,通过香港的雨伞革命,带动起整个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只不过美国的这一如意算盘打空了,中央政府沉着应对,中国人民不为所动,香港警察忍辱负重(同美国警察草菅人命恰成鲜明对照),香港民众奋起抗争,让这一切统统落空。奈何!

但是,外因只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才是变化的根据,外因必须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如果我们的工作完美无暇,外来的推手无论如何无法掀起那么大的风浪。可全面系统地阐述整个事件的是非曲直,本人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这里,我只想根据自己的体会,谈一谈中央政府现行的香港政策及其执行中是否存在着瑕疵。

中央政府的香港政策概括起来就是这么几句话: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保持香港资本主义制度五十年不变。我认为,从总体上看,这些政策都是正确的,但在执行中还是存在明显瑕疵的。

关于“一国两制”,当初我们制定香港政策时就应该想到:作为从未有过的新生事物,该政策中的“一国”与“两制”必然存在着尖锐的矛盾,必须弄清并妥善处理好它们之间的关系才行。即“一国”与“两制”不能是等价齐观、平分秋色的关系,“一国”必须主导“两制”,“两制”必须服从“一国”。香港不仅是香港人的香港,同时也是全体中国人民的香港。否则,香港回归祖国就毫无意义。所以,凡是应该悬挂香港特区区旗的地方或时候,同时必须更高或更靠前地悬挂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而应该悬挂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的地方或时候。则不一定同时悬挂香港特区区旗。这个关系如果当初就明确起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为“一国”最高权力机关做出的决定,在所有香港民众心目中就会理所当然地拥有最高的法律效力,“占中”   事件再发生,就失去了其最基本的法理依据。

关于“港人治港”,就有一个依靠什么样的“港人”来治港的问题。香港既然实行资本主义制度,资本家、资产阶级不参与“治港”是说不过去的。但我们的屁股不能总坐在资产阶级一边,不能一头扎进资本家的怀抱就不出来了,几百万香港人民才应该都是香港社会的主人,绝不允许资本家阶级在香港为所欲为。这不仅在香港特首及特区政府的选举中及其日常活动中应该有所体现,首先香港的立法会作为香港的民意机关,也必须有大量香港工人阶级和普通老百姓的参与——当然,这需要大陆首先作出榜样,如全国人民代表(所谓“人大代表”必须正名为“人民代表”)中纯粹工、农、兵(即普通士兵,可以包括有少量整天同基层士兵摸爬滚打在一起的连排指挥员,而不包括解放军高中级指挥员)以及坚定地站在工农兵立场上的代表总数必须占绝对的压倒优势;党政军负责人的代表人数比例必须大幅度地缩减——这样,香港立法会才能真正反映香港的主流民意。同时,特区政府和立法会做出的任何决策和制定的法律,都应该尽可能地广泛征求和听取民众的意见和建议。如果我们做到了这些,特区政府的作为就会更贴近香港的民心民意,香港的贫富分化就不能发展到今天这样难以遏制的地步,香港老百姓的不满情绪就不能发展到这样严重的地步,外来势力想挑起那么多人闹事就难上加难了。

关于“高度自治”,这个“高度”也必须有所限制。“一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工人阶级对国家的领导又是通过中国共产党实现的,中国共产党在香港就必须保持相当大的势力。我们党在香港是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历史上著名的香港海员罢工与省港大罢工都是在我们党领导下进行的,其中省港大罢工还是迄今为止中外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16个月)、影响深远的一次大罢工。后来,历次革命斗争中,香港也都曾发挥出其应有的重要作用,甚至香港能够在1997年顺利回归,也同我们党在香港卓有成效的工作不无关系。就是说,香港回归前,香港人民尚有强大的祖国内地做自己的坚强后盾,并时刻会感觉到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就在自己的身边,心里是踏实的(正所谓“共产党,像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港英当局也会有所顾忌,不敢为所欲为;香港回归后,党的组织却似乎更难以找见了,普通香港百姓反而会感觉像失去了娘的孩子一样而怨气难平,——这是外来势力能够掀起那么大风浪的一个重要原因。所以,我们的党组织在香港回归后不仅应该仍然存在和发展壮大起来,而且应该干脆理直气壮地由地下状态转到半公开状态(如果还不宜一下子转到完全公开状态的话)。在全国人大开会时有香港的代表参加,而我们党全国代表大会开会时完全不见香港代表的影子,这是说不过去的。当然,香港的党组织必须深深地扎根于工人阶级和普通民众中去,不能直接参政,不能整天同各公司的老总及特区政府的官员们泡在一起,要随时认真倾听香港老百姓的呼声,代表香港老百姓的根本利益,监督特区政府的工作,随时掌握香港局势发展的动态,并为特区政府提供一些必要的咨询服务。

关于香港保持资本主义制度五十年不变,也是十分必要的。如今外面的世界基本上还是资本主义的世界,资本主义制度虽然日益显露出腐朽与垂死的迹象,但应该看到它还有着一定的生命力。“补课论”是一条邪路,我们不能走;大陆要执行对外开放政策,也必须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如今这种主体地位有丧失的危险,必须从根本上加以扭转),不能让资本主义私有制成了主体;经济特区也只能是经济特区,不能搞成政治特区。在香港、澳门(以及台湾)保留一块资本主义的东西,对于我们更好地掌握资本主义制度发展规律与最终趋势是必须的,毕竟社会主义不能在空地上而只能在资本主义因高度发展而逐渐衰亡的废墟基础上建立和发展完善起来)。但我们共产党人是以崭新的共产主义社会制度作为自己最终奋斗目标,坚信“资产阶级的灭亡与无产阶级的胜利同样是不可避免”的,就不能承诺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永远不变,所谓“五十年以后也没有必要变化了”的论调实在让人费解(虽然五十年以后也可能有继续保持香港资本主义制度的需要,但也仅仅是“可能”而已)。香港的前途仍然是社会主义,正像整个世界都必然要走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一样。目标明确了,方向也就定准了,企图用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动摇大陆社会主义的根基,只能是螳臂挡车,一枕黄粱。明确了这些,那些“高贵”的香港仔瞧不起大陆人,大陆游客中的小孩子在巴士上吃一点东西、在空地上洒了一泡尿也会被不依不饶、骂个不休的现象才会一去不复返,谁还敢挑战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崇高权威?!

说到全国人大关于2017年香港普选的安排,显然是香港政治发展史上的一个巨大进步,在香港九十九年(或一百五十多年)殖民史上,香港人何时享有过这样高度的民主权利?西方国家的两党制或多党制普选被吹胡得神乎其神,其实完全是有钱人的游戏,无论你讨厌不讨厌他们提出的候选人,你都没有选出你真正中意人选的可能。全国人大提出的香港普选安排,是由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且爱国爱港的提名委员会提出两个或两个以上同样爱国爱港的香港人作香港特首候选人,通过真正的普选选出新特首,就能有效地克服“有钱人游戏”的弊端,“有钱”而不爱国爱港的人士理所当然地会被挡到大门以外。这是何其好啊!(说几句题外话,这个选举办法,我称之为倍额候选,我很希望它在我们党的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中共中央总书记乃至全国人民代表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的选举中都能广泛采用——我在几篇文章中曾多次提及)。至于有人质疑“爱国爱港”标准,其实这个标准是对香港特首的最低要求,一个不爱国、不爱港的人,会把祖国的香港领到哪里去?一切有良心的中国人都不会放心的——对抗这样好的选举普选安排,并搞出一个非法“占中”来,是何其混蛋透顶!

另外,许多网友提出,香港当初回归时,中央政府做出了一个不向香港收税的决定,则是极其错误的。地方政府必须向中央政府纳税,这是古今中外概不能外的事情。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个错误的政策(当然还有其他原因),许多香港人才把香港视为法外之地(无须履行依照法律向中央政府纳税等应尽义务),从而骄横跋扈起来,自以为高人一等,瞧不起社会主义,瞧不起大陆,瞧不起大陆人。免税,说是为了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与发展,这是站不住脚的。收税是一个国家对一个地区拥有主权的重要象征,英国政府殖民香港,香港每年都要向香港缴税,我们收回香港主权后,继续这项政策,完全有理有据,且有利于培育香港人必须的祖国意识,有利于培育港人的自力更生精神,自然才是维护香港繁荣稳定发展的一个真正必要条件。自动放弃这项政策,后患无穷。这一次大规模的非法“占中”能够发动并持续了这么长时间,已经给予我们极其深刻的教训,中央政府应该警醒了!还有,香港人出境外国,许多国家是免签证的,但到大陆却不能免签,这项规定,是不是也该变一变了?

中央政府的香港政策执行中为什么会出现上述瑕疵?毛主席生前说过,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改开后,这种局面不仅没有根本好转,反而严重到马克思主义作为全党和全国人民根本指导思想被逐渐边缘化、甚至妖魔化的地步,党内多数人包括中央政府具有最高决策权的一些人,不说其政治立场是否出现了问题,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观念是否极其淡漠,但说唯物辩证法这一我们党最根本的工作方法和思想方法也早就被丢到一边去了,以致不能用、也不会想到要用联系的、全面的、一分为二的观点看问题,“形而上学猖獗”。这些问题的解决,必须从纯洁党的队伍、端正党员的政治立场开始,联系实际,深入开展一个大规模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群众运动,重树其作为我们党指导思想的理论权威,并在在深入学习领会和自觉运用上下足功夫。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