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覃

2014-12-9 15:49| 发布者: 星火| 查看: 1775| 评论: 0|来自: 百度百科

摘要: 毛泽覃(1905年-1935年),1905年生,出生于湖南湘潭县韶山冲,字润菊。受长兄毛泽东的教育影响,1921年在长沙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后到常宁市水口山等地从事工人运动。1923 年10月转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秋赴广 ...


    毛泽覃(1905年-1935年),1905年生,出生于湖南湘潭县韶山冲,字润菊。受长兄毛泽东的教育影响,1921年在长沙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后到常宁市水口山等地从事工人运动。1923 年10月转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秋赴广州,曾在黄埔军校政治部和广东区委工作。后到武汉国民革命军第4军政治部任书记。1927年8月参加南昌起义,任起义军第11军25师政治部宣传科科长。后随朱德、陈毅转战闽粤赣湘边。是年冬被派赴井冈山与毛泽东联络。1928年初任遂川县游击大队党代表。后奉命带队参加接应朱德、陈毅部队与井冈山部队会师。同年5月任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31团3营党代表,参加了龙源口等战斗。 经受战争实践的磨练,毛泽覃很快成长为红军的一名优秀指挥员。1930年1月任红6军(后改称为红3军)政治部主任,曾代理军政治委员。同年10月任中共吉安县委书记、红军驻吉安办事处主任。1931年6月任中共永(丰)吉(安)泰(和)特委书记兼红军独立5师政治委员。1932年任中共苏区中央局秘书长。其间,与邓小平等一起,同王明的“左”倾错误进行了坚决斗争。由于卓有战功,曾获一枚二级红星奖章。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留下坚持游击战争,任中共中央苏区分局委员、红军独立师师长、闽赣军区司令员。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毛泽覃率部转战于闽赣边界的崇山峻岭,风餐露宿于山谷密林,不断寻找战机,打击敌人。1935年4月26日,在江西瑞金红林山区被国民党军包围,为掩护游击队员脱险,英勇牺牲,时年29岁。

    毛泽覃在毛泽东身边学习生活了5年。毛泽东对他关爱有加,却从不娇惯,总是把他放在实际斗争中锻炼。1922年初,毛泽覃进入长沙私立协均中学读书。暑假,毛泽东即派他到湖南三师从事革命活动。他住在三师旁边一间小小的茅草屋里,苦苦“复习”了一个多月,却没有被三师录取。原来,他是借考学之名,在那里做革命青年的发动工作。
    为了组织青年阅读进步书刊,发展和扩大青年团组织,毛泽东在长沙都正街蒋德里创办了“湖南青年图书馆”。杨开慧是图书馆的负责人。毛泽覃是其中的重要骨干。他负责油印宣传资料,不间断地把革命书刊和宣传品分发给长沙各行业工会和学校,有些还要秘密邮寄到外省去。
    1923年“二七”惨案发生后,全国各地的工人运动暂时陷入低潮。中共湘区委员会决定派遣一些党、团员,分赴安源、水口山等地,加强工人运动的领导。毛泽覃被派往湖南常宁水口山铅锌矿。他以教员身份为掩护,秘密从事青年团的领导工作。他按照毛泽东的指示,深入到敲砂棚、机器间和矿井里,一边劳动,一边调查研究。他还经常组织青年工人开展业余体育活动,在工人俱乐部门外的广场上打手球。很快,他就和一群青年工人成了朋友,把他们紧紧团结在党组织的周围。经过实际斗争的考验,这年10月,毛泽覃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一年后,毛泽覃被调回省城,担任长沙社会主义青年团执行委员会书记。他和田波扬等人发起成立了湖南青年学艺社。他们经常深入工厂、码头、学校宣传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工农的“三大政策”。在毛泽覃那间简易的住所里,进进出出的多是渴望真理的穷苦的码头工人。
    在紧张繁忙的革命工作中,20岁的毛泽覃与15岁的女青年周文楠相爱了。周文楠出生在长沙一个开明的官宦家庭。父亲周模彬任过知县、知州,在长沙有一定的社会声望。母亲周陈轩是一位知书达理、心地善良的妇女。他们在长沙小吴门松桂园一号的家,曾是我党的一个秘密交通站。毛泽东、郭亮、夏明翰等湖南早期共产党员经常在周家开会,研究工作。周文楠小小年纪,也参加了中共党组织领导的秘密活动,还和母亲一起帮助党组织收藏、保管和传递机密文件。
    当年,韶山和安源同属军阀赵恒惕管辖的地盘,毛泽东在长沙领导轰轰烈烈的学运和工运,1925年夏天又在韶山领导著名的“阻禁平粜”斗争,搅得赵恒惕坐卧不安。他老羞成怒:“湖南若有毛泽东,就没有我赵恒惕!”并立即签署通缉令,同时捉拿正在韶山领导农运的毛泽东和在安源路矿工人消费合作社任总经理的毛泽民。根据中共湖南省委决定,毛泽东和毛泽民相继“逃往广州”。随后,毛泽覃也来到广州,先后在黄埔军校政治部、中共广东区委、广东省农民协会和省港罢工委员会工作。
    革命和爱情像巨大的磁石吸引着年轻的周文楠。第二年夏天,她也来到大革命的中心广州,和毛泽覃组成了一个温暖的小家庭。在毛泽覃的帮助下,周文楠加入了青年团。
    参加铁军,浴血南昌城, 他是毛氏三兄弟中走向武装斗争的第一人。
    1927年4月12日,国民党右派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白色恐怖很快笼罩着中华大地。毛泽覃奉党的指示,撤出广州,偕妻子周文楠取道上海,前往武汉国民革命军工作。
    江轮从上海到武汉,需要航行四五天时间。一路上,随处可以听到枪炮声。让毛泽覃和周文楠喜出望外的是,在上海开往武昌的江轮上,竟碰到久别的二哥毛泽民。此时的毛泽民是党中央出版发行部的负责人。在北伐战争向长江中下游胜利进军中,大革命的中心已从广州转移到武汉。几个月来,毛泽民多次往返于上海和武汉之间,在汉口创办党报、党刊新的印刷和发行机构,并把《向导》、《中国青年》、《共产主义ABC》等大量革命进步书刊发向全国。这些书刊如同北伐狂飙中的号角,鼓舞人们向反动军阀的营垒奋勇冲锋。眼下,毛泽民奉党的指示,秘密前往武汉,继续领导党的出版发行工作,并担任《汉口民国日报》总经理。
    江轮抵达汉口后,毛泽民和毛泽覃夫妇结伴来到武昌都府堤41号大哥毛泽东的家。大嫂杨开慧热情地把弟弟和弟妹迎进门。毛泽东高兴得连声说:“你们回来了就好了!回来了就好!”
    毛泽东是2月中旬从长沙到武汉的。他到湖南农村考察农民运动,去了湘潭、湘乡、衡山、醴陵、长沙五县。历时32天,行程700多公里。他亲眼看到农村革命的沸腾生活,和许多过去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新奇事。他兴奋地告诉弟弟们,在这次考察中,他最先去了湘潭县城、银田和韶山一带。家乡韶山的情况,与他1925年秋天离开时,已经大不一样。祠堂、庙宇做了农民协会的会址,农民协会还组织农民修塘、修坝,禁烟、禁赌,办农民夜校,韶山成了农民的天下。毛泽东还告诉弟弟们:“国民革命需要有一个大的农村变动。辛亥革命没有这个变动,所以失败了。现在有了这个变动,乃是革命完成的重要因素。”
    大革命失败了。人们心中充满了迷茫和惆怅。毛泽东却高瞻远瞩,从农民运动的蓬勃发展,看到中国革命的希望和曙光。他的一席话更坚定了兄弟们革命到底的决心和毅力。
    这时,周文楠已身怀六甲,毛泽覃把她安顿在都府堤后,就去汉口国民革命军中工作。他有时也回到都府堤住一两个晚上。6月4日端午节那天,他还回家吃过粽子。
    此时的武汉三镇,已黑云压城。中国共产党面临着何去何从的选择。毛家三兄弟同样面临着何去何从的选择。毛泽东曾对两个弟弟说:“和平的日子不多了,我们三兄弟在一起的日子也不多了。”
    大约是在6月下旬,毛泽覃又回到都府堤。他那张年轻的脸上布满了严峻的神情。临别时,他依依不舍地对即将临产的妻子说:“我要回部队去了,准备向江西方向开,你自己要多保重,把孩子安全地生下来……”不久,毛泽覃就随叶挺的“铁军”出发了。
    8月1日凌晨,在周恩来、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的领导下,我党所掌握和影响的国民革命军武装两万多人,在江西南昌举行武装起义,打响了中国共产党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毛泽覃随“铁军”参加了起义,他英勇作战,在烈火和热血中经受了历练。可以说,在毛氏三兄弟中,毛泽覃是走向革命武装斗争的第一人。 南昌起义后,毛泽覃随“铁军”一路转战。部队打到广东后,遇到反动军队的凶猛截击,经历数次激战,起义军寡不敌众,最后兵败潮(安)汕(头)。
    农历9月初,周文楠接到毛泽覃写给她的家信,从落款的时间看,写信那天正是毛泽覃的农历生日。他在信中告诉爱妻,部队打散了,他与大家失去了联系,不得已卖掉了妻子给他买的一件绸衣服。他还问,小孩生下来没有?
    由于颠沛流离的战争生活,周文楠与毛泽覃在武汉分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周文楠回到长沙不久,他们的儿子毛楚雄出生了。这个出生在血雨腥风中的孩子,自从来到人世,就不曾见过自己的生身父亲。然而,他像父亲一样,也为中国革命英勇捐躯。
    井冈山会师掀开了我军历史的光辉一页,毛泽覃是重要联络人。
    1927年8月3日,中共中央制定了《关于湘、鄂、粤、赣四省农民暴动大纲》,就发动农民秋收暴动、开展群众武装斗争、进行土地革命和建立革命政权等问题作出了明确指示。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正式结束了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领导,确定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总方针。
    在中央临时政治局分工之前,主持中央工作的瞿秋白,曾征询毛泽东是否去上海中央机关工作的意见。毛泽东坚决表示,不愿去大城市住高楼大厦,愿到农村去,开展武装斗争。
    不久,毛泽东被派往湘赣边界,担任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书记,领导秋收起义。为了组织起义队伍,他不辞辛苦奔走在安源矿工与平江、浏阳、醴陵一带的农民自卫军之间,在各地党组织的帮助下,迅速组成了一支总计兵力为8000人的秋收起义部队――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
    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爆发。起义军各团按照事先预定的部署,分别攻取平江、萍乡、醴陵、浏阳后,一齐向长沙推进。但在强敌的重兵包围之下,各路起义部队的军事行动均遭受严重挫折。在万分危急的时刻,毛泽东力挽狂澜,毅然决定,放弃原定攻取长沙的计划,迅速脱离容易遭受国民党军围攻的平江、浏阳地区,沿罗霄山脉南移,寻求立足点。在毛泽东的亲自指挥下,秋收起义的部队经过著名的三湾改编和古城会议,于1927年10月27日到达茨坪,把革命的红旗插上了井冈山。
    毛泽覃与部队失散后,找到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最后保存的部队。这支约800人的部队极其艰苦地转战于闽粤赣湘边。10月底,部队到达江西信丰时,第一次听到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在井冈山建立根据地的消息。朱德和陈毅异常高兴,立即决定派毛泽覃上井冈山,与毛泽东取得联系。
    井冈山方圆数百里,人烟稀少。由于敌人的严密封锁,部队和群众的生活都极为艰难。毛泽东看准茶陵没有敌人的正规军驻扎,只有当地“挨户团”几百人的有利时机,当机立断,指挥部队一举拿下茶陵县城。
    一天,一位身着国民党军官服装,佩带国民党正规军符号的高大英武的年轻人,来到了茶陵城,被哨兵带到县工农兵政府。从证件上看,他是国民党第十六军的副官,名叫覃泽。经过盘问,才知道他就是毛泽东的胞弟毛泽覃。覃泽是他的化名。茶陵工农兵政府立即派人把他护送到井冈山,去见毛泽东。
    在宁冈茅坪,毛泽覃见到日夜思念的大哥毛泽东,向他介绍了南昌起义军余部的详细情况及朱德、陈毅派他来井冈山联系的具体意向。毛泽东同意毛泽覃留在井冈山工作,决定派专人与朱德、陈毅的部队联系,以便两支起义军联合起来。
    11月上旬,张子清、伍中豪带领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团第三营走下井冈山,在江西崇义上堡,与南昌起义军会合;12月,第二团党代表何长工从井冈山下山,同湖南省委、湘南特委联系,寻找南昌起义余部,在广东韶关的犁铺头找到朱德。朱德详细询问了井冈山的地形、群众基础、物产等情况后,十分满意。他怀着羡慕和赞赏的神情说:“我们跑来跑去,就是要找一个落脚的地方。”
    在朱德、陈毅的部队中,湖南人很多。大家都知道毛泽东是大革命时期农民运动的领袖,许多人都读过毛泽东写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到井冈山去找毛泽东,成了这支队伍每一个人心中的希望。
    1928年1月,朱德和陈毅率部由广东北江进入湘南地区,在中共湘南特委和当地农军的配合下,发动了湘南起义,并先后占领了郴州、耒阳、永兴、资兴等县城。起义军扩大到8000多人,创造了一片大好形势。
    然而,湘南起义部队占据湘南,控制了贯通南北的重要通道湘粤大道,这对各派军阀构成极大威胁。3月,粤、桂、湘军阀混战刚刚结束,军阀之间取得了暂时的妥协,立刻勾结起来,以7个师的兵力,对起义军进行“协剿”。朱德、陈毅为了保存军力,避免在不利的条件下同敌人决战,果断决定起义军撤出湘南,向井冈山地区转移。
    毛泽东得知湘南起义军正向湘赣边界转移的消息后,决定兵分两路去迎接朱德、陈毅部上山。毛泽东还派毛泽覃带着一个特务连赶到郴州,同朱德、陈毅领导的部队取得联系。
    1928年3月29日,朱德率领部队完成了转移的准备,在耒阳骜山庙整装待发。在毛泽覃带领的特务连接应下,朱德、王尔琢率领的起义军主力,经安仁、茶陵到达酃县的沔渡。正在郴州的陈毅,接到朱德向井冈山转移的通知后,立即率领湘南特委机关、各县县委机关和起义军部分主力,经鲤鱼江木根桥,到达资兴县城,同何长工、袁文才、王佐率领的工农革命军第二团会合。
    1928年4月6日,毛泽东率第一团由桂东向汝城进发,以牵制敌军,掩护湘南起义军转移,陈毅率领的部队与朱德率领的主力部队在酃县的沔渡汇合后,一起从沔渡经睦村到达井冈山下的宁冈砻市。
    4月下旬,毛泽东率队返回砻市。两支部队胜利会师。这次历史性的会师,成为我党我军历史上光辉的一页。
    他在桥林乡建立了第一个农村党支部,成为井冈山根据地的一面红旗。
    毛泽覃不仅是井冈山会师的重要联络人,而且还在创建井冈山根据地的斗争中,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1928年新年刚过,毛泽东了解到井冈山南大门――遂川县城,只剩下肖家壁的地主武装靖卫团驻守,国民党正规军都撤回老窝过旧历年去了。他决定立即拿下遂川城,向南开辟新区。在毛泽东、张子清的率领下,工农革命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端掉了肖家壁的巢穴,占领了遂川城。毛泽覃也参加了这次战斗。跟着毛泽东打胜仗,他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工农革命军风风火火地开进遂川城,却吃了个闭门羹。群众不了解这支队伍。坏人乘机造谣惑众:“工农革命军来了,要用火印在每个老百姓身上,烙上‘共产党’三个字。”遂川城里的老百姓跑的跑、藏的藏,只剩下一些不能出门的老人。
    为了消除群众的疑虑,戳穿敌人的反动宣传。工农革命军按照毛泽东提出的“打仗消灭敌人;打土豪筹款子;做群众工作,帮助群众建立革命政权”的三大任务,大力开展宣传工作。
    一天,毛泽覃挑着两箩筐从土豪家没收的准备过年的糕饼,走街串巷,见了穷人就递上两个。这招儿还真灵。没多久,群众就陆续回来了。红军宣传队到处宣传,将土豪家的粮食、浮财分给群众。打那以后,只要革命军的红旗一出门,群众就挑着箩筐跟上来,去打土豪,分浮财,群众工作好做多了。看着聪明、肯干,又有魄力的毛泽覃日渐成熟起来,大哥毛泽东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工农革命军在遂川县藻林镇住下后,尽管做了许多工作,但局面一时还很难打开。毛泽东分析了原因。他认为,要在井冈山地区建立巩固的革命根据地,必须加强农村基层党的建设工作。他决定派人回井冈山,发动群众,在农村建立党的基层组织,并着手进行土地革命的试点工作。
    桥林是宁冈县大陇区的一个乡,包括桥林村至黄洋界一条延绵十里的狭长走廊,虽然散落着三十几个村庄,总人口却只有300多人。搞好桥林乡的工作,俨如在井冈山根据地建立起一座坚固的西北大门。毛泽东决定派毛泽覃去桥林乡,完成这项重要工作。
    于是,毛泽覃立即见毛泽东,脚还没进门,声音就传进来了:
    “毛委员,么子事?”
    “家里事。”毛泽东幽默地说。
    “么子家里事?”
    “回井冈山!到桥林乡开展农村党建工作。”毛泽东一本正经地吩咐道。
    毛泽覃心里想的是打仗杀敌,听大哥这么一说,便任性地顶了一句:“我不去!”
    毛泽东立刻严肃起来:“这是前委的决定!”
    “不管是谁的决定,我都不去!”毛泽覃心里明白,从秋收起义后,总指挥卢德铭牺牲了,余洒度、苏先骏逃走了,前委就剩下大哥和余贲民、熊寿祺三个人。而眼下,余、熊二人都不在藻林,哪来的前委决定?分明是大哥一个人决定的。
    见毛泽覃耍性子,不服从命令,毛泽东生气了:“你这伢子,难道连组织的话都不听吗?”
    “噢!你就是前委,前委就是你?”毛泽覃没好气地又顶了一句。
    毛泽东动怒了,挥起右臂朝毛泽覃的脸上掴了一巴掌。
    “毛委员,你怎么打人啊?”站在一旁的警卫排长韩伟禁不住脱口而出。
    “他是我弟弟,我不能打别人,还不能打……”
    “你不是要我们不搞军阀残余吗?”韩伟又跟了一句。
    毛泽东被噎住了,背着手,在小屋里来回踱步。
    片刻,他停住脚步,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面向毛泽覃诚恳地道歉说:“打你不对,我向你赔礼啦!”
    听大哥这么一说,毛泽覃高高噘起的嘴巴一下子瘪了回去。
    毛泽东平心静气地解释说:“你在水口山和长沙搞过工人运动和青年运动,但没有搞过农民运动,要知道。不懂得农民,就不懂得中国革命。你应当补上这一课啊!”
    毛泽覃欣然从命,立即带着两名武装干部来到桥林乡,深入到贫苦农民之中,一个村一个村地搞调查研究、开座谈会、讲党课、宣传革命道理。毛泽覃讲党课,既浅显,又生动,句句说到大家的心坎里。他讲的小长工给地主放鸭子的故事,直到全国解放后,桥林乡的老农会会员还记忆犹新。
    故事说的是,有一个16岁的小长工,给地主放了一群鸭子。一次,小长工不留神,鸭群里少了一只小鸭子。地主不由分说,给他记上丢了一只大鸭子。小长工气不过,与地主理论。地主却恶狠狠地说:“难道你还吃亏吗?过不了几天,小鸭子就能长成大鸭子,还能下蛋呢!”就这样,地主一件一件地记着黑账。等到年底结账时,小长工不但没有拿到工钱,反倒欠着地主的。他伤心地哭了。地主却满脸堆笑地说:“倒欠我的,没关系,如果你不愿意走,明天早上再到这里来就是了。”
    讲到这儿,毛泽覃问大家:“你们听了地主的话,火不火?”
    “火!”台下一片怒吼声。
    毛泽覃用力挥了一下拳头说:“好!有火就狠,胆子就大,志气就高,就有本事杀土豪劣绅!”
    毛泽覃经常鼓励农民兄弟:“地主说,穷人是一块‘死铁’。我说,共产党就像一座通红的火炉,穷人到共产党里面来,就能炼成钢,造成好刀、好枪,打起敌人来飞快!”
    毛泽覃把整个桥林乡的农民组织起来,打土豪,分田地,并在斗争中考察和培养积极分子,吸收先进的、有觉悟的、勇敢的贫苦农民入党。仅一个月的功夫,他就在桥林乡建立起宁冈县第一个农村党支部,并亲自担任党支部书记。这个党支部,在土地革命和巩固乡村政权的斗争中,成为井冈山根据地的一面红旗。
    经受革命战争的磨练,毛泽覃很快成长为红军优秀的指挥员。他参加了保卫井冈山的战斗,参加了中央苏区五次反“围剿”斗争。因战功卓著,1933年8月1日,他荣获一枚中央军委颁发的二等红星奖章。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毛泽覃留下坚持游击战争,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率部转战于闽赣边界的崇山峻岭。1935年4月25日,他所带领的部队在瑞金红林山区被国民党军包围。为掩护游击队员脱险,毛泽覃英勇牺牲。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上一篇:王尔琢下一篇:毛泽民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