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左派幼稚病们微信发问)南街村有没有剥削?

2017-11-28 23:14| 发布者: 南湾湖| 查看: 3228| 评论: 11

摘要: 南街村有没有剥削? 作者:刘武洲 首先做一下自我批评,我在11月13日为了批判中国红旗网的一篇否定南街村的文章而写的《否定南街村公有制是严重的错误》(点击标题可以查看详细内容)中,说了一句“对于外来务工 ...
南街村有没有剥削?


作者:刘武洲

 

   首先做一下自我批评,我在11月13日为了批判中国红旗网的一篇否定南街村的文章而写的《否定南街村公有制是严重的错误》(点击标题可以查看详细内容)中,说了一句“对于外来务工人员,既然存在雇佣关系,也难逃剥削关系。”此话被人利用,上纲上线,作为打击南街村的武器。现在看来,是自己犯下了严重错误。当我仔细考察了南街村的生产关系后,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发现南街村不存在雇佣关系。

   一.什么是雇佣关系?

   雇佣关系一般是指受雇人利用雇佣人提供的条件,在雇佣人的指导、监督下,以自身的技能为雇佣人提供劳动,并由雇佣人支付劳动报酬的法律关系。实践中,判断当事人之间是否存在雇佣关系,首先看双方是否有书面或口头雇佣合同,劳动力与报酬是否成为交易对价;其次看双方的权利义务是否为一方提供劳务,另一方支付报酬;再次看雇工是否受雇佣人的指挥或控制,即是否存在隶属关系。

   此是官方定义,说的通俗些,就是打工者虽然有主体地位,但是在生产过程中是绝对的服从关系,包括对用工单位的管理方式、工资待遇、生产条件、食宿条件等是毫无发言权的,必须服从用工单位的安排,否则用工单位有权解除雇佣合同,说白了,就是辞退你。

   从生产关系看,南街村是这样的雇佣关系吗?据这些大学毕业生写的文章可以分析到:

   1.他们可以对南德公司提出诸多建议。包括管理制度、工资待遇、伙食质量。

   2.南德公司主管与他们多次协商。雇佣关系下,是不可能跟你协商的,你没有这个权利。

   3.南德公司领导层在生产紧急的时候也参与到劳动中去。

   4.他们多次提出改革建议,南德公司并没有以此为由辞退他们。最后是他们自己离职。

   5.工人在车间里可以拍照,可以短暂睡觉、打游戏,可以聊天。这些在其他企业是不允许的,而南街村只要不耽误正常工作这些都可以做。这样的劳动方式能说是简单的隶属关系吗?

   6.从以上特征来看,南街村的工厂管理是具备毛泽东时代的“鞍钢宪法”基本特征的,即“两参一改三结合”——工人参与管理、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干部、技术人员结合起来管理企业。

   因此说,南街村的对外的生产关系不是雇佣关系,但也不是“工人主体”关系,而是介于此间的“合作关系”。

   为什么不是“工人主体”关系呢?

   1.外来务工人员并不是南街村生产资料的主人,生产资料的主人是原南街村全体成员。外来人员只是提供自己的劳动作为合作的条件。

   2.外来务工人员没有对南街村各方面的决定权,只有发言权和部分的管理权。而决定权是掌握在南街村党委领导下的。这也具备了民主集中制原则的基本特征。不是纯粹的民主,也不是简单的集中。

   有人会说,毛泽东时代的生产资料也是名义上的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啊,工人也没有决定企业劳动制度和分配制度的权力啊。

   是的,但是毛泽东时代工人有一个极其重要的权力彰显工人是主体地位,就是可以批判打倒该厂的领导。而合作性质的就不可以,工人觉得合作不来或厂方违约,只能协商,协商不成可以解除合作关系,却不能直接打倒企业领导。反过来工人违约也是这样。

   因此,外来务工人员与南街之间是“合作关系”,不是“雇佣关系”,更不是“工人主体关系”。既然是合作关系,就不存在剥削关系和压迫关系。从现象来看也是如此,南街管理层与外来工之间是平等利益关系,不像富士康公司,前年爆出山西富士康公司管理人员殴打、谩骂工人的现象。这在南街村是不可能出现的。

   没有剥削压迫关系,就不存在剥削外来工的剩余价值的说法。但是有的人说,南街工作12小时,工资很低啊。

   我不知道所谓工资低是和比的,是和大学老师比的吗?还是和高级白领比,抑或和深圳的工人比?所以比较的对象一定要选好。我在河南考察过,比如一个县城的餐厅服务员,一天工作超过12小时,甚至达到16小时(早晨5点到晚上9点),那么工资呢,只有1500元-1800元(三餐免费)。

   在一个县的职专学校,一位研究生学历、工作2年的老师实际货币收入是1400元(伙食自理),工作近30年、获得高级职称的老师是2700元(伙食自理),据她自己说,他是学校工资最高的。他们是工作8小时吗?也不是,很多时候晚上晚自习是需要加班的,没听说他们学校给加班费,大致平均每天工作时间是10个小时。

   而我们南街村公司的员工,据这些大学生讲,12小时工作工资是2500左右(食宿免费),相当于食宿自理的3000元吧。这样看来,与餐厅服务员和教师相比,是高呢还是低呢?那个研究生老师我们还算熟悉,我经常见她每天中午和晚上自己擀面条,放点鸡蛋和西红柿吃。当然,河南人喜欢吃面条,如果是我,肯定无法承受,我一天之内只能吃一顿面条,否则吃多了吐胃酸。有一次周末,我问她为什么不回家,因为她家离学校不算远,约7-8公里,她叹了口气说了句:也不能空着手见爸妈啊……我听了后心里确实不是滋味。一个研究生,要父母花多少钱去供才能毕业啊,可是毕业后2年了,只开1400元工资,虽说是个有编制的工作,那也忒低了吧。

   我讲这两个例子都是我亲身看到的,我无意贬低哪种行业,就是让大家知道,河南的工资水平确实是全国倒数的,相比附近的山东、湖北等省都差了一截。

   其次,工资高低并不代表剥削。那些工资1-2万的打工者难道就没有被剥削吗?所以看是否有剥削,是看劳动关系,是雇佣关系还是其他的“合作关系”、“工人主体”关系。

   二,外来务工人员到底是什么分配性质?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或是共产主义?

   既然是合作的关系,那就是按劳分配性质,如果你说按劳分配是社会主义性质,我也不反对。南街村对待本村人和荣誉公民当然是按需额分配为主的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分配方式了。

   我们很多同志说是低工资加供给制。我认为不是,就拿南街村500多名拿着250元工资的群体来说,250元在现在的社会,能干什么呢?真的是几近于零。所以对这部分群体来说,基本就没有货币收入,就是纯粹的供给制。那么,这个供给制与毛泽东时代的供给制有区别吗?可以这样说,这个供给制基本满足了人民生活的日常基本需要,因此,这就是按需分配。所谓“需”也是基本需要。所以对这部分人来说已经是实现了共产主义的按需分配制度。而毛泽东时代的供给制,可以说是在物质消费品相对不足的情况下,为了保证每个人的生存不得不采取的办法,说它是供给制是准确的。说南街村250成员是供给制是不对的,就是按需分配。

   那么,对于其他非250成员,如500元的,1000元的,1500元的货币收入者来说,就不如250成员那么纯粹,是属于货币加按需分配,相比250成员就是半按需分配制度,并非是总体财富不够,而是这些人还存在着资本主义的消费观念,南街村不强迫他们改变,靠他们自觉以及南街村整体的文化思想教育。但是,南街村的保障制度满足了南街人的基本需求,教育、医疗、住房、养老全免费的制度,从这个意义上说是属于共产主义性质的。如果你说是按劳分配的话,那500多人的250工资是按劳分配吗?毛主席当年的工资都是比较高的,404元,而那时候工人的工资最高不过118元,与之相比,毛时代算是按劳分配了。那么南街的分配模式肯定高于毛时代,总体上说,南街的分配是半共产主义性质不为过。2016年,王宏斌自己说:“要在10年之内建立按需分配制度”,那么现在就是在朝这个方向过渡。

   我们讲共产主义的高级阶段不仅是消灭剥削和压迫,还要消灭三大差别,消灭货币,消灭资产阶级法权等,这在外部的市场经济条件是不可实现的,作为南街内部,是否会消灭货币,这也很难说。但是消灭异化、消灭分工是可以基本实现的。愿王宏斌的10年共产主义梦想能够得到实现。

   二. 谈谈外来工的按劳分配。

   有人会说,南街已经是资本集团了,资本参与分配,怎么能说没有资本主义因素呢?

   那么我们来看马克思的一些基本思想。马克思是在论证私人资本主义的时候说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如何理解这句话呢?马克思用事实证明了,原始资本的积累都是血淋淋的,如“圈地运动”、“殖民掠夺”、“贩卖奴隶”、“贩卖鸦片”以及不惜用坚船利炮掠夺别国人民的资源和廉价劳动力。至少资本是靠欺骗、投机、囤积居奇而积累起来的。所以才有马克思这句话。

   马克思在他的著作里从未分析过集体经济壮大后,为了扩大生产,聘用外来人的情况。那么我们按照马克思的基本思想来分析一下南街村的“资本参与分配”吧。在南街村聘用大量外来工之前,南街在王宏斌等人领导下,勤奋努力,共同打下了南街村的经济基础,这里没有上述所说的“圈地运动”、“殖民掠夺”、“贩卖奴隶”、“贩卖鸦片”以及不惜用坚船利炮掠夺别国人民的资源和廉价劳动力,欺骗、投机、囤积居奇等,都是诚实劳动、合理合法经营而来,在这个阶段上肯定没有人说南街有剥削,因为这是集体创富,不是个人发财。

   因为南街的“原始资本”没有原罪,不是血淋淋的,不是什么“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可以说这些财富、“资本”都是南街人劳动的成果。南街没什么自然财富(矿产,石油类),因此完全可以说,南街的原始财富是南街人自己劳动创造的。正如马克思的一句话:资本是积累起来的劳动。

   那么,南街的劳动与外来工的劳动合作以后,这些南街的劳动凭什么不能参与分配?不过是南街的劳动是以前的劳动,外来工的劳动是现在的劳动,这有什么本质不同吗?恐怕只有时间上的不同罢。所以,所谓南街的资本不是别的,正是南街人以前的血汗劳动。

   有人会说,照你这样讲,私人资本如果原始资本是干净的,那也是以前的劳动参与分配呀,也没有剥削啦?

   请问:这个人的私人资本是如何来的,是靠自己的劳动还是别人的劳动?如果是别人的劳动,那这些“别人”为什么不参与进来?如果是自己的劳动,当然可以参与分配。但据我所知,绝大部分私人资本的来源都是像马克思描绘的那样,“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比如现在的特点,有的人靠公权力来的,有的非法募捐,欺诈,等等。

   至于说有没有剥削,还要取决于生产关系,是雇佣关系就有剥削,是合作关系就没有剥削。记住两点:一个是资本来源的原罪性和剥削性,一个是生产关系是否是雇佣关系。

   有人会说,按照劳动法,南街就是有剥削呀。

   是否存在剥削,不是法律决定的,而是生产关系决定的。不是法律决定生产关系,而是生产关系决定法律,这是唯物主义的基本常识。南街对外是合作制生产关系,就不存在剥削关系。“但是工资不是工人决定的呀”,有人还会说。

   据学生的文章介绍,南街的工资是浮动工资制度,2100-3000元,工人与南街既然是合作关系,对于工人的收入来说,就可以讨价还价,学生们的做法恰恰证明了这一点,不过是他们的工资改革成本确实太高,厂方没有妥协而已。谈不拢嘛。但是,一般的雇佣制下的工厂会跟你谈吗?只有合作性质的工厂才可能与你谈。这个问题上,希望老师同学们自己细心考虑,再拟出合理的改革方案。我相信南街最终会同意合理的方案的。

   那么,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工人的工资是自己决定的吗?我回想了毛泽东时代,没有这个印象。没有说哪个工厂的工人工资是工人自己决定的。虽然,那时候工人是工厂的主人,工资制度却执行的是国家标准,这个标准从哪来的?我看至少不是工人作出的,但工人自己也没听说谁反对的。所以,工人自己是否决定工资多少不是社会主义的标准。或者说这个标准是先进的工人制定的,即共产党。那么南街村也是,是由南街高层领导制定的。

   还有人会说,南街的工作确实很累呀,总是感觉有剥削,我想减少工作时间。

   剥削与否,不是凭你的感觉,是根据劳动关系而来的。

   关于减少劳动时间。是的,新生代青年从小很少有干多少体力活的,或许是真承担不住长时间的劳动,那么怎么办?总不能把青年人的身体累坏,然后南街再花钱治疗,从成本来说,其实更高。那么就这样吧,实行8小时工作制,愿意加班的就加,不愿意加的就不加,制定出一套制度,当然,对于8小时工作的工人来说,不可能与12小时的工作收入等同,一定会有差别,体现按劳分配原则。这可能也是南街应该思考的方向,灵活机动些。

   三. 综合地看,南街村到底是什么性质的集体经济?

   我们以上从内到外,从生产关系到分配关系,谈了这么多,基本判定南街村是对外半社会主义性质,对内是半共产主义性质和共产主义性质。这还只是在经济领域中分析。下面我们看看南街的政治和思想意识文化方面。

   南街以政治挂帅,长期宣传毛泽东思想,包括晚年的继续革命理论,斗私批修。没有这些思想政治的因素,南街也不可能建立共产主义的分配方式,一定会转向股份制。我不想在此多论述这些,这些事情到过南街村的人都可以看到。我们也发了不少相关文章来介绍过。可以这么讲,南街村的上层建筑是坚持了毛泽东思想,至于说还有没有可以改善的地方,我相信一定有。从逻辑上说,任何事物都不可能是完美的,所谓完美都是暂时的、相对的。所以南街也要不断坚持改革。

   关于南街的政治意义,即对于推进共产主义运动所起到的示范意义,我在前一篇文章《刘武洲|我看南街村“事件”》(点击标题直接可看)讲了很多,没有看到的可以再去看看。

   综合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对南街就可以做出一个判断了,根据我上述分析,没有丝毫的资本主义因素,半社会主义的合作关系、对外来工的社会主义分配制度,对内的半共产主义分配制度和共产主义分配制度;上层建筑的较为完整的社会主义性质。

   再多说一点共产主义的上层建筑吧。共产主义是消灭国家、消灭货币,消灭一切统治,是自由平等的人联合起来共同管理社会的一种模式,在世界上还没消灭资本主义之前,国家是不可能被消灭的,因此共产主义的上层建筑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建立的,南街也不例外。还有,南街还不是独立王国,在行政上、财政上他还有上级主管部门,这不免要带有一定的外围社会的色彩,但这些色彩是根本抹杀不了南街的本质。刚才我们从经济基础分析到上层建筑,就看到了南街的本质。所以,有些人引用列宁的话来证明集体经济在资本大环境下不可能是社会主义性质,是有道理的,它不免会带有一定的资本主义色彩,而这色彩也确实迷惑了很多人,造成了左翼内部无休止的争吵。

   这种争吵唯一带来的好处就是促使大家认真学习马列毛的经典著作,掀起了学习无产阶级理论的高潮。比如合作制是半社会主义性质,生产关系不是简单地看生产资料所有权,而是要看在生产过程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生产关系决定分配关系等。很多知识是不能够在现有的学校教材中找到的,只能从马列经典里去寻找。

   看一个组织是否具有某种属性,要从经济基础——生产关系和分配关系,到上层建筑——政治和意识形态,综合来看,而不是单看一方面。

   暂时就写这么多,不到之处、错误之处请同志们批评指正,留言、写文都可以。最后,我还是希望青年同志多学习马列原著,下点苦功,再深入工农,与工农同吃同住同劳动,理论联系实际,这样,共产主义事业就大大有希望了。

1

握手
1

雷人
1

路过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1018586099 2018-5-13 09:46
在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离开毛泽东主义,离开老一辈的建国理念,去搞什么改革,去学是么邓理论,三代表,科发观,中国梦,是不可能将中国人民走向共同富裕道路的。离开马列毛思想,只会走向反面。
引用 朱松卍陈鬆 2018-5-11 00:06
朱松卍陈松 大中華皇帝兼白莲 明教教主 天地[太阳][月亮][猪头] ;;;;我和朱元璋一样是中华至少2千年来人人都认识(现世界认识)很多人暗中为之默默奉献的大中华真正主人真命天子。                                              共很多领袖高官都是小资富农甚至地主资本家出生,会支持卑鄙恶毒的抢劫土改 公私合营 经租房等?答案是卑鄙的反动坏人造谣篡改污蔑断章取义
引用 东鹤人 2018-2-11 19:54
那几个大学生不过是想出名而已,他们向中国的许多的“星”一样,为了出名不顾一切。当然,也有些区别,因为是大学生,就有点儿大学生的样子,没有像那些“星”脱裤子亮奶子而已。
引用 新阿Q 2018-2-10 16:38
说“愿王宏斌的10年共产主义梦想能够得到实现”,一个村子实现共产主义确实只能是“梦想”,这种语言最好少说。共产主义是理想,而不是与总书记说的“中国梦”一样。
引用 新阿Q 2018-2-10 16:35
本文说的“一个县的职专学校,一位研究生学历、工作2年的老师实际货币收入是1400元(伙食自理),工作近30年、获得高级职称的老师是2700元(伙食自理),据她自己说,他是学校工资最高的”,很可能是有人造谣,作者又听信了这个谣言,现在教师的工资比公务员不差。
引用 kakate 2018-1-29 23:15
留着南街这个牌坊给谁看呢?
引用 精忠岳飞 2018-1-5 10:01
只要是商品生产制度就是雇佣关系,说白了南街只不过是市场经济(资本主义)下的一个企业。而离开了非商品化生产(计划经济)事实上并没有什么公有制。当然国有制、小集体所有制,是返回社会主义制度的一个中间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左派应该支持特别是政治上,但仅次而已。
   左派们应该要明确一个问题,应该根除商品生产这种时间奴隶制,因为利润不是来自外部的剩余劳动(剩余价值)就是来自内部的剩余劳动,社会生产驱动、从业人员的收入不应该依赖于利润及相关经营,而应该依赖于逐级下拨的预算,即让有计划有比例的分配劳动时间(预算)的规律来取代剩余价值生产规律。并且生产的目的不能是价值(交换价值)为目的的权力,而应该是使用价值为目的的财富,社会主义应该消灭价值(异化劳动),根除商品生产(为利润而生产)。
引用 沃杜谢夫 2017-11-29 20:11
这个“理论与实践”的尝试样式虽有艰难但也有希望。
引用 刘军 2017-11-29 16:16
张文茂同志说得好:“现在的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除了产权属于国家或集体以外,在生产方式或经营方式上,都是资本经营方式,即雇佣劳动关糸,这早已是普遍现象。所以毛主席说和旧社会差不多,只是所有制变了。现在还在找纯国有国营的,根本不存在了。纯集体经济,也根本存在不了。现在只存在国家资本主义和集体资本主义,否则适应不了市场体制。那些孩子们在南街村钻牛角尖是幼稚的,但是,学者们也拿来当个问题认真讨论起来就太可笑、可叹了。”
引用 刘军 2017-11-29 16:15
列宁早就批评过:“真正的革命家,如果失去清醒的头脑,一心设想什么‘伟大的、胜利的、世界的’革命在任何场合、任何情况下都能够而且应该用革命的方式来解决种种任务,那他们就一定会遭到毁灭(不是指他们事业的表面的失败,而是指内部的破产)”
引用 刘军 2017-11-29 16:14
列宁在共产国际谈到对左派幼稚病的医治,对芬兰共产党主席库西宁说过:“对于一个真正的革命家......最大的危险,甚至也许是唯一的危险,就是夸大革命性,忘记适当地和顺利地运用革命方法的限度和条件。真正的革命家如果一开始就大书特书‘革命’二字,把‘革命’奉为一种神通广大的东西,丧失理智,不能最冷静最清醒地考虑、权衡和检查一下究竟在什么时候、什么环境、什么场合采取革命行动,应该什么时候、什么环境、什么场合转而采取改良主义的行动,那他们就容易为此而得头破血流”。注意这个改良主义不是指放弃马克思主义原则立场。

查看全部评论(11)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