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中国买办们的前世今生(下)

2018-5-21 23:49| 发布者: 红色记忆| 查看: 1087| 评论: 2|来自: 东方思想库 今天

摘要: (三) —— 群魔乱舞的买办时代 上一章写到,买办们(其实包括所有的私营资本),其生存原则,就是“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 其实除了资本,中国的千年官僚体系,也差不多是一样的原则。到了清朝统治的后半阶 ...

 

(三) —— 群魔乱舞的买办时代

上一章写到,买办们(其实包括所有的私营资本),其生存原则,就是“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

 

其实除了资本,中国的千年官僚体系,也差不多是一样的原则。到了清朝统治的后半阶段,维护延续清朝最出力的,不是八旗子弟和满清贵族,而是汉族的地主豪强士族阶层,因为他们本能地意识到,维护清朝的统治,对他们所处的阶层最有利。

 

因为清政府与官僚豪强阶层形成了“利益共同体”,这也是为什么晚清出现了那么多鞠躬尽瘁的“裱糊匠”,比如晚清四大名臣的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张之洞四人。力主禁烟的林则徐,实际上一生也是在践行“福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镇压太平天国运动的曾国藩,清政府给了最高谥号“文正公”,但是另一头的绰号是“曾剃头”(根据人口学家估算,太平天国运动导致超过7000万人的死亡,绝大多数都是汉族人);抬棺进入西北收复新疆的左宗棠,平定“tong zhi hui有功,也是有力促进民族团结 维护国家统一的大功臣;即使是“洋务运动”,也是为了“师夷长技以制夷”,本质上也是为了维护统治。

 

从鸦片战争到1949年,生存在中华大地上主体民族的汉族,在帝国主义、封建王朝、地主豪强、买办阶层、zj势力的战争和勾结中,遭遇了一轮轮割韭菜式的惨烈大屠杀。论绝对死亡的人口,近代史没有任何族群,付出了这么大的死亡数量代价。 —— 汉族的崛起,实际上是以上亿人口的牺牲做代价换来的。

 

中华大地遍地烽烟的这一段历史,却是买办们发“国难财”的黄金时代。而这些买办阶层,基本上都是汉族读书人。正如我前面所写的那样,即使要做买办,也都必须是高智商的“精英”阶层。

 

买办们的黄金时代

人们都说犹太人会做生意,其实这个世界上做生意做的最大的,最善于利用一切机会,并不是犹太人,而是中国人,更细一点地说,是中国的汉族人。

 

这里随便写点东西证明一下:

—— 广州十三行当时的首富伍秉鉴,按照欧美给出的数据计算,其积累的财富相当于当时英美首富的4-5倍。只是做买卖贸易而已,还没有玩工业化。

 

—— 近代史最先进入工业时代的英国,和中国的贸易是逆差,最后不得不通过鸦片这种卑劣手段,扭转贸易平衡局面。

 

—— 在东南亚地区,华裔并不占据政治主导地位,人口的数量也不足,但是主要的经济命脉都控制在华裔的手上。

 

—— 加入wto十几年,西方人本来给中国的定位分工就是低端装配产业。但是中国不仅实现了原始积累,而且一步步实现了产业升级。

 

—— 大家都认为中国的芯片技术相比美国仍然落后很多,但是在比特币挖矿这个领域,中国人做出的专用芯片,把NVIDIAGPU都打下去了。只要有利可图,中国人从来不缺乏产业精神。

 

只要看得到利益和回报,不管是中国还是西方的商人,为了利益,都可以把绞索卖给自己的敌人。没有谁比谁更道德,也没有比谁更没有底线。只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如果没有技术的代差,在同等技术水平下,只要贸易条件公平,中国生意人能把全世界的对手虐成渣。看看卖遍全球的手机就知道。

 

你要说帝国主义国家,没有想法把中国人当作印第安人2.0版本来收拾,那实在是太天真了。并非不想,实在是做不到,中国土地太大,地形很复杂,人口众多,搞全面侵略屠杀也会遭遇强力反抗。帝国主义国家内部也是矛盾重重,谁也不想让对方独吞了中国的这块肥肉。一点点蚕食最后划分势力范围瓜分中国,通过扶植代理人,把中国变成一盘散沙,成了他们的默契(二战打破了这种默契)。

 

而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屡战屡败,又不敢搞也搞不起全国动员的情况下,为了保住政权,本着“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卖国政策,一次次出卖中国利益。从这个角度而言,晚清的政府,其实就是那个时代洋人在中国最大的买办。搜刮中国人的血汗,一点点填入帝国主义贪得无厌的胃口,给这个王朝苟延残喘。

 

后来继承清政府的民国时代,同样也是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买办,只不过那个时代更为混乱,每一个军阀背后,都站着一个帝国主义的势力。论及买办程度,北洋政府其实要比南京政权低很多,但是其时南方经济远比北京强悍,南方买办资本获得的国际财力支持更多,北洋政府始终无力再统一中国。而在北洋政府被打垮以后没有多久,日本人开始了全面侵华战争。

 

国家已然如此,整个神州大地,自然就迎来了买办们的“黄金时代”。从鸦片战争到1949年,在中国混得好的风云人物,基本都是买办力量,伴随着这个国家却越来越沉沦,以下是几个的历史的例子:

—— 暗算胡雪岩的幕后黑手洞庭山帮,就是英国资本支持的江浙买办财团,而左宗棠用兵平定西域,就是胡雪岩筹备资金支持的。本土资本深受打击之后,民族产业振兴愈发乏力,国家力量也愈发薄弱。

 

—— 被江浙资本财团控制的国民党,从出生开始,就天然带着软弱性。而民国时期著名的宋氏三姐妹,对当时的中国有很大的影响力,都是在美国念书长大,其父亲是在美国投靠舅父,也是基督教徒(这渗透力度......)。所以国民党受美国的影响最深,政府里充斥着大批美国留学回来的博士。国民党一头代表了国内的地主资产阶级利益,另一头充当英美买办,本来是引领中国走上印度道路的。不过后来主席领导的TG崛起,可谓天不绝我中华,此是后话。

 

买办,从鸦片-茶叶到金融、实业、zj、文化无所不包

英国怡和洋行在中国的发展浮沉,其实差不多算是大半部中国的买办历史。

 

怡和洋行(伍秉鉴的商行也叫怡和,比英国的要早,两者渊源很深),是很早与中国从事贸易的英国洋行(贸易公司),早年是与广州十三行交易。主要从事鸦片及茶叶的买卖,林则徐在1839年实行禁烟时,怡和的创办人在伦敦游说英国政府与满清开战,并且力主从清朝手中取得香港作为贸易据点,因此有先有怡和 后有香港的说法。

 

1872年,怡和洋行放弃在中国进行鸦片买卖,并不是他们觉悟了,而是那个时候,中国已经遍地种植yin su,实现了进口替代,各地军阀和地方官,通过鸦片敛财。而国门大开的中国,对于洋人来说,有更多的生意在等着他们,除了贸易外,怡和还在中国大陆及香港投资兴建铁路(比如中国第一条铁路吴淞铁路)、船坞、各式工厂、矿务、经营船务、银行等各行业。

 

1949年后,怡和在中国大陆的大部分资产及生意被收归国有。1954年,怡和公司总部迁回香港。怡和的大班负责人离开中国大陆的时候,留下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们跟旧中国做了一百年生意,也想跟新中国做一百年生意。而改革开放之后,也是这家公司,在北京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 —— 北京航空食品,就是在飞机上卖盒饭。从卖鸦片到卖盒饭,这像极了一个历史的隐喻,当中央政府强大的时候,资本一定会循规蹈矩老老实实做事。

 

顺便再说一下怡和的今天,在上个世纪90年代怡和唱空香港带头撤离,导致其失去了香港回归以后的很多机会。不过在今天的香港,怡和的影响仍然无处不在,小到7-11、惠康、万宁、美心、KFC、必胜客,大至宜家、金门建筑、文华东方酒店、置地广场、太子大厦等等,其实都是怡和的产业。

 

怡和洋行在中国的发展历程,恰好是一部中国近代的买办历史。当历史进入19世纪时,工业革命让英国跃升为西方世界头号强国,大英帝国的几个商人、几名传教士,再加几条帆船,就可以纵横四海。商者无域,只要有利润,什么都敢干,什么底线都没有。

 

而在中国买办们的努力协助下,洋商们在中国的业务也不断扩大升级。从开始的茶叶鸦片贸易,然后是实业金融,最后是国家经济基础,与此同时通过传播zj对普通民众进行麻醉和洗脑。

 

在一个乱世之中,小恩小惠加一些zj麻醉,对于绝望的底层民众,的确有巨大的吸引力。任何一种宗教的大面积传播,往往意味着中央政权在基层的影响力下降,外来的思想与中央政权正面争夺阵地。

 

雍正皇帝曾经禁止西方宗教在中国传播,留下了一段意味深长的指示:“尔等欲我中国人民尽为教友,此为尔教之要求,朕亦知之。一旦如此,则我等为如何之人,岂不成为尔等皇帝之百姓乎?教友惟认识尔等,一旦边境有事,百姓惟尔等之命是从,虽现在不必顾虑及此,然苟千万战艘来我海岸,则祸患大矣。”不知道还有几个人,能够读得透这一段跨越时空的话?

 

清王朝当政者当然很清楚zj的威力,清朝初年,康熙皇帝还利用藏传佛教 + 定向计划生育,搞定尚有一点勇武精神的蒙古族。康熙皇帝一手操刀,为蒙古族普及推行藏传佛教提供了许多优惠政策。不到五、六十年光景,蒙古族人口即减少一半,加上宗教的作用,整体上扼杀了蒙古族的武勇精神。

 

除了宗教传播,在那个时代伴随的文化渗透,更是无孔不入,用赚来的钱养媒体、养文人代为发声控制舆论。

 

历史是一面镜子。虽然现在中国严厉禁毒,文化、zjyisi xing态的买办力量,特别是渗透在体系内的两面人,却还是非常深入,短期看似乎危害还不算大,长期的危害呢?不要忘记,今天是5.12汶川地震10周年,即使在抗震救灾中,各种NGOzj组织,都在往里面渗水。

 

马克思说过,zj是底层民众的鸦片。如果再加上低生育率,康熙年间对付蒙古族的那一套东西,会不会在今天的中国重演?会不会是隐蔽的买办们的工作重点方向?

 

鉴古思今,隐蔽的买办力量

错过了一个工业时代,就是落后百年。在清朝末年,因为清军无力再镇压此起彼伏的农民起义,所以就不得不重用汉族的大臣,而在连年的战争中,汉族人的军事、思想、科技都纷纷开始转变,一批又一批的人才脱颖而出,尚武精神在重新回归,也开始接触近代现代工业。而且在战乱中,汉族人迅速开枝散叶,进入了东北、西北很多地方,还有很多人远赴南洋。

 

帝国主义国家,当然也担心中国人自己创办产业,特别是重工业。于是通过代理人战争或者自己上阵,一轮一轮摧毁中国进步的步伐。每当中国出现一点向好趋势的时候,战争总会接踵而至,不给予中国发展的任何机会。

 

而在百年血与火的战乱中,汉族人的顽强、智慧、不怕牺牲、勇于斗争的一面,就充分地展现了出来。买办再多再精英,数量也是很有限的一小撮人,他们是帝国主义的代理人,不可能带来这个国家的独立。

 

1842年到1949年,没有任何一片大陆如中华大地一般,有过如此持久的动荡战乱,没有哪一个族群像汉族人一样,付出了如此巨大的牺牲。阅读近代史,我常常想起《倚天屠龙记》里面......只听灭绝师太道:俗语说得好:千棺从门出,其家好兴旺。子存父先死,孙在祖乃丧。人孰无死?只须留下子孙血脉,其家便是死了千人百人,仍能兴旺......”

 

前一阵我曾经写过叙利亚的评论文章,《用生命的本能,对抗世间的力量》。其实,叙利亚今天发生的一切,在鸦片战争以后的中国,持续了一百多年。中国人之所以没有像印第安人那样被屠戮殆尽,没有像中东那样被肢解得分崩离析,靠的就是异常顽强的生存繁衍能力,有了足够的人,最终在其中出现了伟人,建立了组织,成长出了军队,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才,一场场仗打过来,一个个产业突破。

 

我一直在想,如果中国遭遇下一轮的危机,问题会出在哪里?强大的帝国,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既然中国的崛起,是思想的解放、伟大的领导人和强大的组织,这一切的基础乃是众多的人口,那么通过内部的代理人和double face人,进行宗教、文化渗透,改变中国人的思想,然后再通过生育意识的改变,像康熙皇帝对付蒙古族那样,用不了2代人,也许就像当初蒙古族那样被阉割掉很多力量。而现在的中国的人口专家,都是通过国外资金(包括联合国资金)赞助培养起来的,其中有没有买办,我就不好说了。

 

我们成天在批判经济上的买办,而实际上,在中国现在的强势政府背景之下,经济上的外资和买办,都不算什么大的隐患,还可以促进就业,引入先进技术的产品(毕竟落后技术在中国会被干死的)。相比之下,隐蔽战线的买办,也许才是更致命的。

 

中国买办们的前世今生(下)

东方思想库 今天

(四) —— 被帝国主义和买办们毁灭的自强路

变革太晚,无力回天的清朝政府

1900年春,义和团运动(其实就是反对国外宗教和势力渗透的民间反抗运动)。成为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的借口,以镇压义和团之名,直接打入北京城。

 

八国联军总人数前后约为5万人,北京城沦陷之后,八国联军所到之处,杀人放火、奸淫抢掠!从紫禁城、颐和园中偷窃和抢掠的珍宝不计其数,很多还摆在发达国家的历史博物馆里。而清朝皇家房地产的巅峰之作,圆明园继英法联军之后再遭劫掠终成废墟。

 

八国联军总司令瓦德西后来承认,“所有中国此次所受毁损及抢劫之损失,其详数将永不能查出,但为数必极重大无疑。”190197日,以《辛丑条约》的签订为最终结果,中国彻底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大清帝国差不多气数已尽。

 

实际上满清末年,统治阶层并没有坐以待毙。之前的甲午战争,打醒了整个清朝的统治阶层,上上下下达成了共识。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结束后,《马关条约》签订后的第94天,光绪帝发出一道谕旨,宣称当此创巨痛深之日,正我群臣卧薪尝胆之时,并提出救亡图存的六项力行实政,修铁路被列为首项。

 

不要轻视清政府的决心和动员能力,即使是在王朝暮年,仍然修成了好几条中国的铁路干线,包括长达1214公里的京汉铁路(北京-汉口),全长1009公里的津浦铁路(天津-南京浦口)。还有190410月开工陇海线开封到洛阳线路建设。而且在此期间创办了汉阳铁厂等重工企业,还筹办了交通银行以摆脱帝国主义的金融控制。 —— 想想清朝末年,内焦外困的情况下,尚且有如此巨大的动员能力。可见只要中央政府尚在,能够统一决心,哪怕条件再艰苦,执行力也是非常强悍的。这也是帝国主义列强为什么最不希望看到中国的团结和统一。

 

铁路对一个现代大国有多重要?想想太平洋铁路对美国统一的意义就知道了。郑州和石家庄,都是在铁路运营以后形成,被称为火车头拉来的城市。

 

如果清政府上下阶层早在30-40年前有这种觉悟,甚至早10年醒悟过来,中国近代史肯定会完全改观,甚至当时爱新觉罗家族有一个得力的领袖,历史也可能会完全不同。第二次鸦片战争的1860年前后,是中美日三个国家重要分水岭。中国发生了南北方的太平天国内战,整个国家内部大出血,中央政府统治力遭遇重挫;美国也发生了南北战争,北方打败南方的买办力量,迈入工业大国的征程;日本差不多同期开始了明治维新,后期不断从中国吸血壮大自己,也走上了工业化道路。

 

但是,到了1900年以后才开始彻底变革,真的晚了!帝国主义的势力已经渗透到军事、政治、文化、zongjiao、经济、金融等等全方位的领域,整个国家的经济中心也移到了长江中下游的武汉-南京-上海一线。帝国主义通过买办力量,已经有充足的能力左右这个国家的走向。清政府不再有领袖强人,不再有中兴重臣,军事力量也削弱,经济上国库空虚,要人没人,要钱没钱,要力量没力量,就等辛亥革命的那一声枪响,整个帝国就退出历史舞台。

 

从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一直到1911年清政府退出历史舞台,中间至少有50多年的窗口期,其实变革机会一直都在,清政府的腐朽无能,不敢发动汉族百姓和官员,对变革犹犹豫豫,加上帝国主义的买办们,一直都在进行渗透和破坏,隔几十年就来一次越来越惨烈的战争,中国始终没有迈上工业化的道路。

 

辛亥革命以后,比清政府更无能、更腐败、更无耻的的国民党买办政府登上历史舞台,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被帝国主义和买办财团控制的政权。从中央集权和治理能力来看,民国政府相对于晚清政府和北洋政府,是一个历史的大倒退。

 

民国政府,帝国主义控制的买办政府

辛亥革命之后,统治中国268年的清政府以和平的方式退位。清失其鹿,天下共追之,各方势力纷纷登场,展开了一场争夺统治权的大战。内耗不断的中国愈发积贫积弱,终于在1931年迎来了更黑暗的14年抗战。

 

一般的说法是,辛亥革命之后,袁世凯篡夺了革命成果。实际上袁世凯是当年的直隶总督,而且是清朝新军的领军人物,袁世凯在天津小站以德国军制为蓝本,制订了一套近代陆军的组织编制、军官任用和培养制度、训练和教育制度、招募制度、粮饷制度等为内容的建军方案,摒弃了八旗、绿营和湘淮军的旧制,注重武器装备的近代化和标准化,强调实施新法训练的严格性,成为中国近代陆军的草创先河。

 

既有行政经验,又有政治资源积累,还有一支新式军队在手上,本来是一个乱世最需要的强人。但是这样的潜在强人,不符合帝国主义和买办们的利益。所以他得不到金融资源的支持,接手的末代皇朝,留下的业是一个空空的国库。后来还被日本所迫签订了“二十一条”(其实北洋政府也进行了巧妙的拖延和斗争,后期也搞了消极抵制)。

 

南京方面,国民党搞了议会(议员其实就是财团和地主代表),大大削弱了袁世凯的权力。然后掀起护国运动,号称二次革命。其实就是在帝国主义和买办财团之下,削弱中央政权。当然,袁世凯头上的独裁者帽子,是一定要扣得紧紧的。

 

辛亥革命两位之后的两位政治强人,袁世凯和孙中山(孙中山在华侨界声望很高)。在中国当时最需要强人的时候,都是在北京重病不治而亡。实际上,清朝末年奋力自强的光绪帝也死于中毒(可以搜索相关信息)。留下愈发混乱和破碎的中国政局。—— 这其中的诡异,其实历史上极少有人提及。因为生于乱世的领袖人物,往往拥有极强的体魄和精力,壮年而病亡。只能理解为,有人不希望当时的北京城出现政治强人,进而真正引领中国图强。(其实后来苏联在关键时刻,也有一些领导人病故)。

 

在帝国主义操控的江浙买办财团支持下,通过北伐战争和中原大战,国民党南京政府形式上统一了中国。帝国主义和买办阶层,终于得到了一个他们理想中的中国买办政府 —— 各地实际上割据的疆域,装备一切靠买的军队,受控于帝国列强的经济体系,产业分工就是农业国加一些轻工业,立法权由议会控制便于操控。

 

这注定是一个跛脚鸭的羸弱政府,根本无法镇得住这样一个疆域辽阔的超级大国。从统治能力和实际治理来看,南京政府相对于清政府和北洋政府,实际上是一个中国历史的倒退。表面上看起来有一段繁荣的“黄金十年”,实际上重工业远不如洋务运动时期(炼钢能力大幅后退),基础设施建设能力还不如晚清政府,经济的自主权更是完全旁落,民生凋零倒是各种文科“大师”频出,政府和军队极其腐败,而且各地势力割据,根本无法形成国家合力 —— 而且就在这期间,西北地区的zongjiao + 军阀的两马势力崛起。

 

1941129日,1931年的9.18事变十年之后,国民党政府才发出《中华民国政府对日宣战布告》,因为其时美国遭遇珍珠港轰炸,于是对日宣战。在国际法意义上,国民党一直到此时才正式对日宣战。其软弱性和买办性,由此可见一斑。

 

如果要拿一个国家来类比,现在的印度有几分影子。所以,“果粉”实在太low,满清的末年都比民国政府强得多。

 

5 —— 毛主席,近代买办体系的终结者

近代中国,被帝国主义和买办们渗透如此之深,以至于到了清朝末年和民国时代,终于形成了体系化的买办势力,所谓体系化,就是帝国主义作为幕后黑手,已经可以完整地操控这个国家的走向。

—— 在政治上扶植代理人上台,政府高官充斥留美留英的毕业生,潜在的政治强人一个个及时地暗算掉。

 

—— 经济上中国只发展一些消费型的轻工业,重工业几乎全部停滞,并且在决策层形成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观念。

 

—— 宗教方面全面渗透洗脑,推送精神鸦片。让饱受苦难的中国人精神上成为绵羊,丧失反抗意识。

 

—— 文化教育上倡导无病呻吟的殖民地买办文化。工业科技等方面教育占比极低,人文一类的大师遍地走。

 

—— 扶植代理人战争,清除异己。北伐战争,412反革命政变,中原大战,几次围剿等等,都有代理战争的影子。作为帝国主义买办政府,国民党政府内战凶残而无所不用其极,外战懦弱而无能之至。

 

......总而言之,那个时代,其实中国已经到了亡国灭种的边缘。我查了一下数据,中国铁路里程在清末和北洋政府统治期间,增加到了一万两千公里。而国民党统一中国大陆以后,不仅没有修成多少铁路,原有的铁路线也因为战争被破坏,比如津浦铁路、京汉铁路等。实际上在国民党统治的时代,中国各个地区军阀林立,整个国家更加割裂。

 

近代中国“湖南力量”崛起

以地域来算,湖南人在近代史的人才辈出,有这样的说法:“一群湖南人,半部近代史。”

 

从晚清到新中国成立,从湖南走出的名人数不胜数:大清王朝晚期的中兴名臣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戊戌变法的志士谭嗣同;同盟会的好汉黄兴、宋教仁、陈天华;中共早期领导人蔡和森、李达;而千年以来最杰出的走过革命领袖,当然是毛主席无疑。

 

毫无疑问,即使像毛主席这样的伟大人物,也是在时代的背景下,在一个革命的氛围中,在经历中慢慢成长起来

 

前几天高调纪念马克思,我其实心下有点嘀咕 —— 无论如何,近些年纪念主席,都没有这么隆重过。这理论自信,起码......以下省略!@#%……&一万字。

 

近代史上“湖南力量”的崛起并不是偶然的。鸦片战争之后,广州失去独家贸易地位,导致南方经济萧条,大量贸易相关的就业流失。而太平天国起来以后,清政府的军事镇压力量严重不足。这其中有八旗子弟一代不如一代的原因,同时国家外贸收入急剧下降,国家财政不济,无力大规模用兵。只能“以汉制汉”,让汉族地主士族阶层搞出私人武装,镇压han族人。

 

一旦参与过战争,并且获得了一定的红利,人类深处本能的血性,就会迸发出来。经过太平天国战争的洗礼,湘淮军收获了一些战争红利(包括钱财、女人等),很多人算是接受了初步的革命启蒙 —— 最早的革命启蒙其实很简单,什么叫革命?就是拼过命的人必然有饭吃。(来自湖北的黎元洪大总统教导冯玉祥士兵的话,顺便说一下,此人1928年死于脑溢血,是袁世凯、孙中山之后病死的又一位北洋政治人物)。

 

湖南地处内陆,不沿海不沿边,外贸条件的条件连湖北都不如(湖北的汉口在二次鸦片战争签订的《天津条约》以后开辟为口岸),也不是洋人看重的地方。因此,在这个地方帝国主义买办势力非常弱,更没有收买精英阶层的可能。除了造反或者忍耐,没有别的出路。

 

有血性,没有被买办利益侵染太深,愿意拼命敢去造反,只要找到正确的思想,走上正确的革命道路,必然能够燃出熊熊烈火。这就是为什么湖南人在近代革命史扮演了如此重要的角色。而改革开放以后,地处内陆的湖南反倒沉寂了许多,变成了普普通通的劳务输出大省。当然,在官场里边,湖南人还是比较多的,这是一个传统。

 

顺便说一下,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去过湖南,听说在长沙jidu教在搞很大的教堂。看来这一片革命热土,有人也在搞深度的渗透。

 

主席作为革命家的团结和斗争哲学

主席有两句著名的话: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这充分体现了辩证法的思想。

 

为什么要团结人?因为在旧中国那样的时代,民族的生死存亡是第一大事,必须要团结尽可能多的力量,特别是工农力量,才能够组织强大的革命队伍。但是人一过百形形色色,联合的人多了,阵容扩大了,必然各种人等的成份越来越复杂,混进队伍的各怀目的人会越来越多,颜色越来越不一致。

 

如果和稀泥求团结,处处妥协,不进行必要的斗争清理,进而统一认识,慢慢地整个队伍就可能分化,在内部分裂。或者因为妥协太多变了颜色,这些渗透在内部的“盟友”,会反过来施加影响,把革命队伍变了颜色。表面上看阵营扩大了,但是光有数量,质量却发生了变异,到头来光长了肉,失去了骨头,失去了灵魂。

 

因此,毛主席认为团结和斗争是一体的,两只手一只也不能少。不团结队伍不能扩大,不斗争就会在合作中失去主导地位。主席这一生,用了很多精力开展两条战线上的斗争,既反对盲目斗争扩大化的“左”倾错误,同时也反对“谁都可以联合”的无原则投降主义、妥协主义。

 

正是掌握了斗争和团结的辩证法,在每个阶段,GCD都能够抓住主要矛盾,事事主动,团结教育了最广泛的盟友,同时不断改造自己的队伍,变成独立自主的革命熔炉。

 

主席,买办思维的终结者

理解了主席的斗争和团结的辩证法。其实就很容易理解主席和外国合作的态度,合作没有问题,我们的朋友遍天下 —— 所谓天下无人不通共。但是在合作过程中,必须坚持原则,坚持坚持自主,坚决不做谁的木偶和买办,实际上就是平等的合作关系。这实际上是近代史为了蝇头小利卖国求荣买办思维的终结。

 

在新中国成立前夕,南京政府如鸟兽散,而司徒雷登大使却留了下来,希望与新中国延续以往的殖民政策。如果美国政府支持红色中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且废黜以往不平等条约,开展有诚意地合作。司徒雷登当然也可能成为新中国的“好朋友”。但是美国政府如果指望新中国继续做帝国主义的买办,像以前那样任意剥削中国,留点狗粮喂养一小撮精英,那也是不可能的。 —— 主席发表了《别了,司徒雷登》这篇文章。

 

美国人当然不服,不服来干呗。1950年代半岛上的友好切磋,为以后中美合作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基础,时至今日,美国人可以拿枪逼着日本人、韩国人、德国人......签订种种协议,操控他们各国的领导人任前任后的命运,但是于中国,他们只能一轮轮地谈判。

 

即使是红色苏联,中国也没有沦为其代理人。半岛战争可以拿着毛子支持的装备打,战后可以接受苏联援助的156工程,初步建立自己的重工业体系,但是对苏联要在中国搞长波电台的要求,想把中国捆绑到苏联战车上,主席就坚决顶了回去 —— 新中国不做美国的代理人,也不做苏联红色帝国的买办。

 

正是因为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主席给新中国留下了丰厚的遗产:

—— 通过自力更生建立农田水利系统,新中国靠7%的土地,养活了接近世界20%的人口。人均寿命差不多从建国时期提高了一倍多。

 

—— 通过建立自己完整的工业产业链,中国即使在改革开放以后,也没有彻底沦为国际分工的跛脚鸭。很多产业即使不是世界一流,但是别人有的,我们基本都有。

(这部分内容很多,但是先不写了......

......

 

最重要的是思想上的遗产,国际合作并无不可,让对方在合作中获得利益也是应该,但是最重要的是,不能让自己丧失自主精神,不能让自己变了颜色。下一章,将会讲述改开以后卷土重来的国际合作和斗争。

 

(涉及到很多内容,文笔也只能稍微收敛一点,敬请谅解......

 

感谢您的赞赏!

        

 

 

1

握手

雷人

路过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刘也络 2018-6-12 11:18
中国一旦脱离了毛泽东思想的路线、方针、政策,便一定产生新式买办。这些买办初始还只是形成阶层,通过改开四十年的发展历练,今天已经形成一个阶级了!这个买办阶级往后如何动作?我们拭目以待。
引用 scgxwjz森林 2018-5-23 11:01
中国只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的共产党领导,实行社会主义制度,才不会出买办。一个时期以来,中共用非马列毛主义作指导思想,模糊了自己的阶级性,脱离了人民群众,失去了自己的阶级基础,四处碰壁。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