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

2018-11-1 16:11| 发布者: 红色记忆| 查看: 388| 评论: 2|原作者: 刘金华|来自: 投稿

摘要: 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刘金华这个月要开G20会,“习特会”成为世界关注的问题。我在8月27日给中共中央新闻网等官网的《如果2000亿加税开征》提出:“美国对2000亿加税,中国已经无法在‘量’上对等报复了;但中国有言在 ...


                                                  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

                                                           刘金华

这个月要开G20会,“习特会”成为世界关注的问题。我在8月27日给中共中央新闻网等官网的《如果2000亿加税开征》提出:“美国对2000亿加税,中国已经无法在‘量’上对等报复了;但中国有言在先,要在‘质’上还击。我不揣冒昧建议,这个‘质’,应是中国政府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美国政府无视全世界的不打贸易战要求,不顾中国一再‘维护中美合作大局’努力,公开宣布中国是‘对手’,继续加码增加关系额度,骚扰中国南海海域,插手台湾干涉中国统一,严重破坏了‘中美合作大局’,使中美现在已无合作可言。既然美国喜欢‘孤立主义’,那我们最好就让它如愿,脱离世界一段时间。据此声明:中国不再就‘贸易战’与美国谈判,在美国进行贸易战期间,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停止与美国的合作;中国将致力于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世界一体化,反对美国以及任何国家搞霸权主义。”9月25日,商务部也公开宣称了:“把刀架在别人的脖子上,这种情况下谈判怎么进行?”又据报道:“美国要求中国交出具体让步方案,否则拒绝在习特会谈贸易问题。”既然如此,无论从国家尊严和斗争实际来说,此时不会特朗普的好。

现在继续前面的话题。今天谈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

关于市场经济,邓小平只是说 “手段”,社会主义可以用。无论是出于“入世”的需要,还是要搞改革“实验”,都情有可原——邓小平毕竟是政治家,不是经济学家。而搞经济学的,竟然不仅跟着讲,还把邓小平个人的一种想法,系统化为一种“社会主义”理论,特别是左翼的学者也这样讲,就不是经济学家的家风了。

只要注意,每个人都会认识到,计划普遍存在。比如我写这篇文章,就事前计划好了的。这方面中国的成语“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是说一开始就要有全盘打算;“预则立,不预则废”,更说明有计划才有效率;“科学发展观”,“科学是第一生产力”,“顶层设计”等等,都讲的是要有计划。而市场为人与人的一种交往场合。只有在需要交换商品时,人们才到市场上去。两个人之间的交换,偶然很大,有必然性的是订货,这又是一种有计划活动。

市场只存在于经济活动中。就经济活动而言,计划从来就有,必须有,一切生产都有计划,这是人的生产本性。但是,计划经济出现还不到一百年。计划和计划经济,是不同概念,不能混为一谈。虽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但是搞经济学的应当知道,市场不像计划从来就有,它是私有制出现后,交换相当发展时候的产物,最初是“日中而市”,后来有了定期的集市,市场也有几千年历史,但是,以交换为目的和前提条件的生产、社会表现为市场经济形态的,只有资本主义社会,这也不过是几百年历史。市场和市场经济,也不是同一概念。经济学家应该懂,不是经济学家的历史学家,也应当知道事实如此。

我喜欢樊纲直白,他主张“转轨”西方,搞市场经济,反对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制度,他说,同一个所有制内部怎么能建立起市场经济呢?提出搞市场经济就必须发展多种所有制的市场主体。他毫不隐瞒自己的主张,公开讲明,这是用一种“范式”取代另一种“范式”。 我反对他的主张,但认为他较一些左翼人可爱,而且比左翼有些人懂马克思主义。他讲的同一个主体不能建立起市场经济,就是马克思主义阐明的道理。所以,有搞社会主义经济学的学者讲“市场经济本身不具有特定的社会经济性质,它可以与资本主义相结合,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也可以与社会主义相结合,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认为“江泽民强调指出:将‘社会主义’加之于市场经济,不是画蛇添足,而是画龙点睛。如果搞市场经济不问‘姓社姓资’,或曰突破‘姓社姓资’的‘障碍’,其结果,必然走向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我很吃惊! “将‘社会主义’加之于市场经济,不是画蛇添足”,但更不是“画龙点睛”,而是牛头不对马嘴。这样为邓小平、江泽民搞市场经济解释,是马克思评判的——庸俗经济学家把当事人的想法做系统化的解释。这种解释是非马克思主义的,不是好学风。

市场是私有制的产物,社会主义要消灭私有制,这两点都是马克思阐明了的。恩格斯还讲了:“一旦社会占有了生产资料,商品生产就将被消除”。既然社会主义要消除商品生产,还会发展市场经济吗?显然,市场经济冠以“社会主义”,是混沌经济学,是牛头不对马嘴,或者说是,挂羊头卖狗肉。

不一定非要引经据典,把马克思请出来,只有注意身边的事情,就可以明白。比如你是企业家,在你的工厂里,各个车间是按市场交换再产品,还未按计划分配协作生产?媒体曾经报道个一个企业,企业主在经济学家的指导下,把市场机制引入他的工厂,结果运输部到外面拉货,不为企业运输了,运输部门增加了收入,但整个厂的生产混乱了。我是工人,每一个工人都知道,我们只是按工厂计划安排和生产流程进行生产,彼此之间不进行产品交换,更不管上工序交来的再产品和我交出去的再产品是否等价。即使你是个没有工作的人,像我现在老了在家闲居,靠家人和社会养活,如果一家人也搞起等价交换,我拿什么与他们交换呢?要讲交换,我就活不下去。所以,市场不是什么情况下都可以用,它有适用的范围,只有交换物是不同所有者所有的情况下,才需要交换;只有在大量的商品经常交换的情况下,才需要市场;市场经济更不是什么社会都是,都可以用,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这些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社会,不可能把整个社会建立在市场交换上,搞起市场经济。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二版跋中讲了这种情况:“1848年大陆的革命也在英国产生了反应。那些还要求有科学地位、不愿单纯充当统治阶级的诡辩家和献媚者的人,力图使资本的政治经济学同这时不容忽视的无产阶级的要求调合起来。于是,以约翰·斯图亚特·穆勒为最著名代表的毫无生气的混合主义产生了。这宣告了‘资产阶级’经济学的破产。”现在的经济学就是这种混合主义,我称之为“混沌经济学”。这种混沌经济学,不仅搞资本主义经济学的,搞社会主义经济的,现在都有。但是,搞资本主义经济学的人,清楚他们在挽救资本主义“垂而不死”。搞社会主义的发展市场经济为什么呢,发展生产力?搞活国有经济?这不是对科学社会主义的否定吗?这否定有道理、有根据吗?

樊纲还讲,同一个所有者内部不可能搞起市场交换,市场交换只存在于不同所有者之间,同一所有者自己不会与自己交换。表明他认识到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都不是什么社会都可以用的手段,而是与所有制紧密关联。学马克思主义、搞社会主义的应当知道恩格斯《反杜林论》的定义:“什么是商品?这是一个或多或少的相互分离的私人生产者的社会中所生产的产品,就是说,首先是私人产品。”“相互分离的私人生产者的社会”能是社会主义社会吗?我不必回答了。毫无疑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杜林的“既是个人的又是公共的所有制的混沌世界”,这样的经济理论,是混沌经济学。

计划与市场,是所有制的不同表现形式,或实现形式。资本主义社会有计划只是在工厂里,之所以能有计划,是因为工厂属于同一个工厂主,计划表现为工厂主的意志,他的权威,他作为工厂所有者的职能。但是,在整个资本主义社会经济中,生产资料为不同的生产者私有,不同的生产者没有权利支配他人的生产,他们的社会联系,只能通过市场竞争来实现。社会主义国家有计划协调社会生产,因为国家作为国有生产资料的所有者,完全应当像企业主对自己所有的企业一样,作为生产资料所有者,必须有担负起的组织生产的职能。但是,社会主义还不是一切生产资料都归于国家所有,在不同所有制的生产者之间,市场调节还需要,但为辅,并由国有经济主导。社会主义有市场,这是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阶段的社会主义社会,必然会有的旧社会的残余;但是,社会主义总的是计划经济,把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整个地表现为市场经济形态,量变引起质变,社会性质就发生根本改变。

樊纲不仅有常识,认识到同一个所有者内部不存在商品交换;而且也深刻理解了恩格斯说的“商品形式和货币就侵入那些为生产而直接结合起来是社会组织的内部经济生活中,它们逐一破坏这个社会组织的各种纽带,而把它们分解为一群群私有生产者。”所以,他们很清楚,只要把计划经济改革为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公有制度就自然瓦解为一群群私有生产者,而不在乎你在市场经济前面,挂不挂以“社会主义”的牌子。

樊纲嘲笑那些想通过市场经济改革达到共同富裕的人们,说他们误解了,搞市场经济改革,并不是用经济学解决问题,而是政治经济学,就是一些人有“得”,另一些人有“失”。所以,我喜欢樊纲,他把为什么要进行市场经济改革讲的很清楚。而学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搞社会主义的,却如马克思批评的,力图使资本的政治经济学同社会主义制度调合起来,搞混合主义,创造一种“既是个人的又是公共的所有制”的混合经济学。

关于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我在以后会详细论述,现在只是一般地摆事实,指出是什么问题。

    参考文章: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810c1f010189fk.html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quanshishanlin 2018-11-7 01:23
从当前我们所处的历史发展阶段来看,我国实行以公有制占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是完全必要的。但是,也不能以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为借口,挤压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的空间,更不能以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为借口,破坏和搞垮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如果”西化派“把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夯实了,让私有资本牢固地控制国民经济的方方面面,你还能走社会主义道路吗?时机成熟,就自然改旗易帜,无论是谁都没有回天之力了,到那时真正的共产党人就后悔莫及了。当前以公有制占主体,这个主体一定要量化,所有制量的百分比。如:公有制是占百分之八十,还是占百分之七十等,必须明确。
真正的社会主义社会,是要以社会主义制度战胜资本主义的,具体体现在人民当家做主,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按劳分配,社会平等,消灭剥削,消灭贫穷,无失业,人人都应拥有“生.老.病.死”的基本良好待遇和制度保证等。如果连这最基本的条件都不具备,你还什么社会主义社会!
在市场经济的框框下,在目前的思想意识主导下,在强大资本势力左右下,要加强壮大公有制,确实是在做不可能实现的梦。现在不让强调两条路线的斗争,不让强调两个阶级的斗争,实质现实就是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激烈搏斗,而且有全面资本主义化,最终改旗易帜的趋势。当前人的思想状况进一步混乱,重大事件不断发生,前景不大乐观。
引用 云淡 2018-11-3 11:36
毛主席教导:
马克思把这一法则(指对立统一法则——引者注)应用到资本主义社会经济结构的研究的时候,他看出这一社会的基本矛盾在于生产的社会性和占有制的私人性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表现于在各别企业中的生产的有组织性和在全社会中的生产的无组织性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的阶级表现则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 毛泽东《矛盾论》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