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北京大学一位老共产党员 致北大邱占萱和原马学会其他同学的信 ... ... ...

2019-1-6 01:07| 发布者: 红色记忆| 查看: 9442| 评论: 6|原作者: 巩献田|来自: 投稿

摘要: 北京大学一位老共产党员 致北大邱占萱和原马学会其他同学的信占萱同学、马学会其他几位同学:你们好!本来我是打算2号下午找您谈的,但是看到您31号写的“迎难而上”后,我只好不顾感冒得厉害,元旦下午急忙 ...

                             北京大学一位老共产党员

                            致北大邱占萱和原马学会其他同学的信

 

占萱同学、马学会其他几位同学:

你们好!

本来我是打算2号下午找您谈的,但是看到您31号写的“迎难而上”后,我只好不顾感冒得厉害,元旦下午急忙约您谈,是怕您一错再错。

这次见面,我觉得您似乎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在言谈中,我发现您有些想法是很不妥当的、错误的。

您和北大原来的马学会,走到今天被改组这一步,是您和几位同学违反了学校纪律和向指导老师的承诺,是你们几个同学作出的亲痛仇快的举动的后果,是背离了马学会组建和你们入会的初心,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

您和马学会的同学本来应该是维护北大校园秩序、维护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的一支重要力量,这次反倒变成了一种不稳定的因素,这是非常令人痛心的。

之所以造成这种局面的因素是多方面的,有外因,有内因,根据毛主席的《矛盾论》,外因是条件,内因是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内因是主要的,是你们自己的行为造成的。您对于南方那个公司事件,以为自己没有亲眼看到的,就是不存在的,结果陷入了“自我中心困境”。

但是,凡事都有两面性,好事可以变成坏事,引出坏的结果;坏事也可以变成好事,引出好的结果。但是,转化的关键因素取决于你们自己。

如果您和马学会的那几位同学是真心实意地学习和践行马克思主义,那么,这件事本身对于你们来说,是一次学习马克思主义最好的机会,如搞得好,必将毕生受用。

谁人不犯错误?尤其是青年人犯错误,这是不可避免的。从自己错误中吸取教训,这样的学习,记得最牢。可怕的是不知错,尤其是知错不改!

2008年退休后,按照学校规定,不再担任北大马学会的指导老师,但这次事件严格讲来,我也有一定的责任。因为我曾经在11月7日即十月革命节那天给你们学会的同学们讲了一个晚上,并且按照邱水平书记和其他领导同志的嘱托,告诉你们应该注意的事项(你们没有认真听啊!),第二天,我就在旧书网上为你们购买了四本《马列著作选读》和四本相应的《讲解》的书交给了您。之后,我又与您有过几次的联系。我的过错在于,12月底发现您有点不对的苗头,没有及时与您沟通,只忙于组织纪念毛主席125周年诞辰会议和撰写反驳背离马克思主义法学基本原理的文章。

作为文革后第一批,即1978年考入北大法律系当研究生的我,除在原南斯拉夫4年半学习外,其他时间基本上是在北大度过的,退休已经10年多了,如今已经步入真正的老年,在北大40年,作为一名长期接受党的教育、党龄近五十年、担任过基层党校教员和高校教师的老共产党员,在此与您和同学们谈谈我自己对您和原马学会同学以及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几点看法,如有不对,请您和同学们批评指正。

 

首先,必须肯定的是,您和原马学会的同学们,是非常可爱的,也是令人羡慕的。你们被世界著名大学、祖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录取,作为北大学子,应该感到自豪和骄傲。你们是青年中的佼佼者。你们好学上进,积极进取,追求政治清明、干部清廉和社会进步,厌恶政治生态污染、干部腐败和社会倒退;追求光明和平等,厌恶黑暗和特权;你们的本意是想把学到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知识与社会实践结合起来,关心国家大事,关心政治,关心劳动人民的疾苦,同情弱势群体,憎恨剥削和压迫。你们是信仰马克思主义真理和拥护社会主义道路的。仅仅从这个角度讲,你们与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不一样;与那种只想个人、为个人,不为国家和民族考虑的所谓“精致的个人主义者”也不一样;也与没有生活目标、混日子、跟着感觉走,随波逐流之辈更不一样。你们是有抱负、有理想、有信仰,敢闯敢干和立志为祖国和民族做出贡献的好青年!

但是,你们却都有着大多数青年人天生具有的弱点:天真,幼稚,同时,恕我直言,你们还具有北大学子独有的自高、自大、自负、自傲的特点。社会上的肤浅、浮躁、浮夸和低俗、媚俗、庸俗的坏风气,不可避免地也影响了你们。

你们加入马学会,这说明您们信仰马克思主义,这是非常好,非常可贵的,也是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所一直强调和要求的。你们对工农群众有同情心,有热情,有激情,这是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基础,仅仅有这些是不行的。凭情感、激情可以产生诗人,但是不能深入和推进科学。这里需要的是严肃、认真和刻苦研读马克思主义著作。而马克思主义,既不是深奥的、虚玄的、人们不能学习和掌握的;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仅仅靠读几本马列的书、记住几个概念和原理,就很快掌握和容易成为马克思主义者了的。

如何不认真刻苦、全面深入、系统完整地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理论,不真正与工农群众相结合,只知道背诵马克思主义的词句,很可能成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氢气球!很可能成为不辨方向、不识大体、不顾大局,只会蛮干的莽撞汉!

那么,这次事件你们的主要误区在哪里呢?

第一、是把学习、掌握和践行马克思主义看得过于容易、简单和轻松了。

     作为理论体系的马克思主义,恕我直言,你们所知并不多,认识得很不够。在我的理解中,马克思主义有着广义和狭义之分。

狭义的马克思主义,是以马克思的名字命名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观点和学说的整个体系。马克思主义这个概念,最早是在19世纪70年代由法国的马克思主义反对派作为负面意义提出来的。后来,考茨基于1883年首先在正面意义上使用马克思主义一词。1886年,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一书的脚注中,明确肯定了这一词,并指出:“请允许我在这里作一点个人的说明。近来人们不止一次地提到我参加了制定这一理论的工作,因此,我在这里不得不说几句话,把这个问题澄清。我不能否认,我和马克思共同工作40年,在这以前和这个期间,我在一定程度上独立地参加了这一理论的创立,特别是对这一理论的阐发。但是,绝大部分基本指导思想(特别是在经济和历史领域内),尤其是对这些指导思想的最后的明确的表述,都是属于马克思的。我所提供的,马克思没有我也能够做到,至多有几个专门的领域除外。至于马克思所做到的,我却做不到。马克思比我们大家都站得高些,看的远些,观察得多些和快些。马克思是天才,我们至多是能手。没有马克思,我们的理论远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所以,这个理论用他的名字命名是理所当然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9月第3版,第248页。)

马克思主义绝对不是离开世界文明发展的大道而产生的偏狭的、僵化的学说,而是整个人类思想文化优秀遗产的继承、发展和创造的一个严密、完整的思想理论和知识体系,是人类最光辉的思想宝库。这个体系包含的知识之丰富,涉及的领域之广泛,阐述的问题之重要,史无前例,博大精深,是人类有史以来一切优秀思想文化批判、继承、发展和创造的光辉结晶,是人类思想文化领域中一次最深刻、最广泛、最伟大的一次革命,是为无产阶级解放全人类锻造的最正确、最科学、最强大的思想武器。

马克思主义是以《共产党宣言》为其诞生的标志。《共产党宣言》是科学共产主义的最伟大的纲领性文件,是工人阶级的圣经。列宁说:“这部著作以天才的透彻而鲜明的语言描述了新的世界观,即把社会生活领域也包括在内的彻底的唯物主义、作为最全面最深刻的发展学说的辩证法、以及关于阶级斗争和共产主义新社会创造者无产阶级肩负的世界历史性的革命使命的理论。”(《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26卷,第50页。)

马克思主义有三个来源,即德国的古典哲学,英国的政治经济学和法国的社会主义。三个组成部分,即马克思主义哲学,这是世界观、方法论,是批判地继承了黑格尔辩证法的“合理内核”和费尔巴哈唯物主义的“基本内核”,创立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是其全部学说的理论基础。政治经济学, 是批判继承了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的经济学说,发现了资本主义剥削的秘密,创立了剩余价值学说,这是其主要内容;科学社会主义,是批判继承了法国复辟时期的历史学家基佐、米涅、梯也尔的历史学说和圣西门、傅里叶、欧文为代表的空想社会主义,使空想社会主义变为科学,无产阶级专政学说是其精髓,这是马克思主义全部学说的结论、核心和目的。

马克思主义是在同包括封建的、小资产阶级的、德国的或“真正”的各种反动的社会主义,同保守的或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思潮法斗争中,同批判的空想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潮的斗争诞生的;是在同包括蒲鲁东主义、巴枯宁主义、工联主义、拉萨尔主义等在内的各种机会主义思潮的斗争中发展的。马克思主义每前进一步,都得经过战斗,从马克思主义诞生之日起,一直是在斗争中成长,在战斗中发展的。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也是如此。

这个思想宝库,解决了人类先进思想所提出的各种问题,正确、全面和科学地揭示和阐明了资本主义社会必然被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代替的发展规律,指明了人类前进的方向。作为有产阶级的知识分子的马克思恩格斯,他们吸取了阶级斗争的新认识,特别是19世纪欧洲的三大工人运动的新经验,吸取了18世纪产业革命的新成果,吸取了科学实验的新成就,主要是自然科学当时的三大发现,与工人阶级密切结合,积极参加和领导了工人运动,积极投身阶级斗争的实践,克服了种种困难,进行了极其艰辛、常人难以付出的智力劳动,是他们进行多年科学研究的结果。

广义的马克思主义,包括马克思、恩格斯之后的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和其他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经典作家的思想学说。他们是在马克思恩格斯所开掘的这个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宝库之源”中,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其中,世界马克思主义学界所比较公认的,据我所知,是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2013年1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毛泽东同志120周年诞辰座谈会上的讲话中说“毛泽东同志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有几个国家的共产党的名称就是以“毛泽东主义”命名的。

马恩列斯和毛泽东同志,都有大量的著作,而他们的《选集》主要是作为最基本的原理来普及用的著作,作为深入研究者来说,必须读他们的《全集》。

但是,我始终认为,尽管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创造性地全面地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对于解决俄国、我国的革命和建设问题,是有着直接的现实意义;但是,这毕竟是马克思主义之“流”,而不是“源”。作为这个“源”,作为系统、全面和深入地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学者来说,是必须要学的,不能图省事和走捷径。为了更好地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还要系统地了解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相联系的基本著作,还要学习有关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等的相关理论知识。

您看,有多少书籍等着你们去读!

请看列宁1920年10月2日在俄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三次代表大会上的讲话,即《青年团的任务》一文中是如何讲的吧!

他说:

“为了学会共产主义,我们应该怎样呢?为了学到共产主义知识,我们应该从一般知识的总和中吸取哪些东西呢?这里我们可能遇到许多危险,如果把学习共产主义的任务提得不正确,或者对这一任务理解得太片面,往往就会出现危险。”“ 初看起来,总以为学习共产主义就是领会共产主义教科书、小册子和著作里所讲的一切知识。但是,给学习共产主义下这样的定义,就未免太草率、太不全面了。如果说,学习共产主义只限于领会共产主义著作、书本和小册子里的东西,那我们就很容易造就出一些共产主义的书呆子或吹牛家,而这往往会使我们受到损害,因为这种人虽然把共产主义书本和小册子上的东西读得烂熟,却不善于把所有这些知识融会贯通,也不会按共产主义的真正要求去行动。”

“资本主义旧社会留给我们的最大祸害之一,就是书本与生活实践完全脱节,因为那些书本把什么都描写得好得了不得,其实大半都是最令人厌恶的谎言,虚伪地向我们描绘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情景。”“ 因此,单从书本上来领会关于共产主义的论述,是极不正确的。现在我们的讲话和文章,已经不是简单地重复以前对共产主义所作的那些论述,因为我们的讲话和文章都是同日常各方面的工作联系着的。离开工作,离开斗争,那么从共产主义小册子和著作中得来的关于共产主义的书本知识,可以说是一文不值,因为这样的书本知识仍然会保持旧时的理论与实践的脱节,而这正是资产阶级旧社会的一个最令人厌恶的特征。”

“ 旧学校是死读书的学校,它迫使人们学一大堆无用的、累赘的、死的知识,这种知识塞满了青年一代的头脑,把他们变成一个模子倒出来的官吏。但是,如果你们试图从这里得出结论说,不掌握人类积累起来的知识就能成为共产主义者,那你们就犯了极大的错误。如果以为不必领会共产主义本身借以产生的全部知识,只要领会共产主义的口号,领会共产主义科学的结论就足够了,那是错误的。共产主义是从人类知识的总和中产生出来的,马克思主义就是这方面的典范。”

  “  你们读过和听说过:主要由马克思创立的共产主义理论,共产主义科学,即马克思主义学说,已经不仅仅是19世纪一位社会主义者——虽说是天才的社会主义者——的个人著述,而成为全世界千百万无产者的学说;他们已经运用这个学说在同资本主义作斗争。如果你们要问,为什么马克思的学说能够掌握最革命阶级的千百万人的心灵,那你们只能得到一个回答:这是因为马克思依靠了人类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所获得的全部知识的坚固基础;马克思研究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认识到资本主义的发展必然导致共产主义,而主要的是他完全依据对资本主义社会所作的最确切、最缜密和最深刻的研究,借助于充分掌握以往的科学所提供的全部知识而证实了这个结论。凡是人类社会所创造的一切,他都有批判地重新加以探讨,任何一点也没有忽略过去。凡是人类思想所建树的一切,他都放在工人运动中检验过,重新加以探讨,加以批判,从而得出了那些被资产阶级狭隘性所限制或被资产阶级偏见束缚住的人所不能得出的结论。”

“  当我们听到有些青年以及某些维护新教育制度的人常常非难旧学校,说它是死记硬背的学校时,我们就告诉他们,我们应当吸取旧学校中的好东西。我们不应当吸取旧学校的这样一种做法,即用无边无际的、九分无用一分歪曲了的知识来充塞青年的头脑,但是这并不等于说,我们可以只学共产主义的结论,只背共产主义的口号。这样是建立不了共产主义的。只有了解人类创造的一切财富以丰富自己的头脑,才能成为共产主义者。”

注意:“只有用人类创造的全都知识财富来丰富自己的头脑,才能成为共产主义者”!

   千万不要以为读了几本马列主义的书就算掌握了马克思主义,成了马克思主义者;理论必须与实践结合。毛主席曾经说过:“本本主义的社会科学研究法也同样是最危险的,甚至可能走上反革命的道路,中国有许多专门从书本上讨生活的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共产党员,不是一批一批地成了反革命吗,就是明显的证据。……读过马克思主义‘本本’的许多人,成了革命叛徒,那些不识字的工人常常能够很好地掌握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的‘本本’是要学习的,但是必须同我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我们需要‘本本’,但是一定要纠正脱离实际的本本主义。”(毛泽东:《反对本本主义》见:“《毛泽东著作选读》上,人民出版社1986年8月第版,第50—51页”)

习近平同志指出:“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把系统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作为看家本领,老老实实、原原本本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特别是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

不读马列的书不行,仅读马列的书不与实践结合也不行。何况,你们马列的书读得并不多。列宁曾经郑重要求年轻党员认真研究普列汉诺夫的全部哲学著作,包括他政治上堕落为孟什维主义者和社会沙文主义者以后的著作,说否则“就不能成为一个觉悟的、真正的共产主义者”。我们要深刻体会列宁为什么这样说?

你们对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的定位,我认为可能不够准确、全面的。首先,你们是在校学生,以学为主。你们的主要任务是学习和掌握书本知识。(人们获得的知识绝大多数是间接经验,即别人实践过的,通过自己亲自实践得来的知识是很少的。)除了学习自己的专业课外,还要学习思想政治课,学习外语等。当然,这里我绝对不是提倡闭门读书,而是要与社会保持一定的不断的联系。在校读书与参加社会实践之间,一定掌握一个度,不可过度,过度就是错误。所谓过度,一种情况是,对于国家大事,无论多大的事件,一概不闻不问不管,闭门读书。一种是,对于社会上发生的事件,不管远近大小,几乎天天放心不下,一直热心关注,这就过度了。

无产阶级的革命领袖,比如马克思在柏林大学、毛泽东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他们都是以读书学习为主的,而且是以优异成绩完成学业毕业的。列宁中学学习成绩很优秀,进入喀山大学法律系学习,不久是因为参加学生运动被学校开除,并遭到了逮捕和流放,他不是不愿意在校读书学习的。

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斯大林同志。这里顺便说下,2016年3月16日,俄罗斯就20世纪俄国领导人的地位进行民意调查,结果是列宁、斯大林、普京并列第一名。2017年6月26日,根据俄罗斯“列瓦达中心”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38%的俄罗斯人在回答“历史上最杰出的人物”时,把斯大林放在第一位,普京和普希金并列第二,列宁名列第三。(见吴恩远主编:《俄罗斯最新历史著述暨评析》,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8年7月第1版,第10、11页。)可惜啊!自从1956年赫鲁晓夫秘密报告大反斯大林开始,直到苏共垮台、苏联解体,从基层民众到最高领导层,一直没有揭露妖魔化斯大林就是为了摧毁苏联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直到苏共垮台、苏联解体25年之后,才事实上为斯大林恢复名誉,可是,一切都晚矣!

斯大林十多岁时进入第比利斯一所东正教中学读书,1899年是因为他宣传推翻政府的思想被学校开除的,也不是不愿意在校读书,即使在他当了党的总书记之后,还一直认真读书,其阅读的范围之广泛,也是一般人所不能比的。

 但是,你们是不是把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理解成了一个不注重读书学习,热衷于实践活动的“行动委员会”了呢?

拉拉杂杂,就暂时先写到这里吧!

                                                                                                   巩献田  元月2日

 

 


握手

雷人

路过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淡 2019-1-15 10:56
呼唤:
出生于1976年前后的具有坚强无产阶级世界观的年富力强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对于社会主义革命事业做出具体指导。
引用 福建工人 2019-1-13 14:40
如何让列宁斯大林这样优秀的马克思主义的知识分子始终占据苏联共产党领导地位呢?这个问题没有人提出过吗?赫鲁晓夫也没有读过马克思主义的书呢!是马克思主义的知识分子吗?他那一代政治局中有几个是马克思主义的知识分子,有几个读过马克思主义的书,勃列日涅夫时代又是什么情况呢!也没有人研究过,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是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知识分子呢?几代党的领导集体有几个是马克思主义的知识分子?如果是他们读歪了怎么办?
引用 云淡 2019-1-9 09:23
相关文章
紫虬:先从端正学风开始 ——和马会同学谈学习马克思主义    来源:昆仑策网  发布时间:2019-01-06
马克思主义者的任务,不仅是要解释世界,更重要的是要改造世界。无论是学生还是从业者,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方法只有一条,就是理论联系实际。用马克思主义之矢,射中国实践之“的”。离开了这个基本方法,谈“实践”,就容易成为一种文字点缀。http://www.kunlunce.com/bxht/fl11111111111/2019-01-06/130382.html
引用 看东方日出 2019-1-7 11:01
似乎在说:爱因斯坦有狭义相对论也有广义相对论,那么对于马克思主义也同样可以这样理解和运用。但然,核心问题存在于何处,即马克思主义的广义相对论能满足马克思主义狭义相对论的诠释么;能抽掉马克思主义的内核去延伸马克思主义么?
引用 云淡 2019-1-7 08:50
参考文摘
公开否定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理论,是从1978年末的一次重要会议(指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开始的。这次会议利用纠正过去一个时期中出现的某些阶级斗争扩大化失误的机会,把阶级斗争为纲同阶级斗争扩大化等同起来而加以否定,倒洗澡水把婴儿倒掉了。实际上,“纲”就是“本”,纲举目张,本固枝荣。阶级斗争为纲,就是以阶级斗争为本,它是以坚定的工人阶级立场来处理各种问题的一种形象的表述。—— 李成瑞:抓住核心,分清真假,有的放矢
引用 云淡 2019-1-6 14:06
参考文摘
从1966年8月18日到11月26日,主席先后8次,共计接见了1000 多万人次的红卫兵和革命师生群众。这在历史上是空前的。—— 《戚本禹回忆录》第三部分第十一章 红卫兵运动
讨论:
1000万,如果当年见到毛主席的红卫兵有1/10记住毛主席继续革命的教导,现在就是100万。是一个相当可观的力量。这是中国革命的希望所在。

查看全部评论(6)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