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百姓之声 查看内容

武汉百步亭万家宴的背后,是资本企业在草菅人命

2020-2-13 21:25|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481| 评论: 1|原作者: 章北海|来自: 章北海的自然选择

摘要:   百步亭曾经是武汉市最耀眼的创新社区治理案例。2004年,这个巨型社区曾经受到国级领导的检阅。  2009年,根据长江网的新闻,万家宴得到了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央视几年来跟踪报道新华社,人日,光明等央媒年年 ...

   百步亭曾经是武汉市最耀眼的创新社区治理案例。2004年,这个巨型社区曾经受到国级领导的检阅。

  2009年,根据长江网的新闻,万家宴得到了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央视几年来跟踪报道新华社,人日,光明等央媒年年报道。

  2020年的万家宴,是百步亭万家宴的第二十个整年,在过去的20年,有一种力量维持着这场盛宴,直到一场流行病,戳破了皇帝的新衣。

  在安居苑55栋楼里,33栋出现发热病人;百合苑共36栋楼里,17栋出现发热病人。

f2b0a1c8d261507b9d84f24d1df9476b.jpg

  安居苑的发热告示

  百步亭本身就不是一个正常组织

  在中国的行政区划体系里面,比区更小的一级单位是街道,街道办负责了基层居民的大多数组织,比如基层文化,殡葬,和调解等等工作。

  但百步亭没有街道办,这样一个聚集了十三万人的超大型区域,人口相当于一个县。

  而这个人口多达一县的社区,直接掌握在百步亭集团,一个资本企业里面。

  百步亭集团

  从事贸易和房地产

  整个行政架构中没有一个公务员编制,高层均是百步亭集团的人员。社区委员会,管理委员会,居委会,物业公司和业主委员会,居然全套是同一班人马。

  它又代表基层政府,又代表自治组织,又代表业主利益,然而最终它的性质是一个资本企业。

  从未有过的统一带来的从未有过的控制能力,百步亭社区荣誉得了一箩筐,能拿的奖项拿了一遍,全国先进组织,全国红旗单位,全国标兵,全无毒社区……

  但一场肺炎揭开了这场闹剧的面纱。

bd02a4003f76735129ae8870c3ee9011.jpg

  百步亭可以自己组织各种活动

  分发各种荣誉

  尽管它是一个企业

  根据能查到的消息,百步亭集团实际控制人,也就是社区的最高领导,是公司董事局主席茅永红。

  上个世纪90年代搞房地产开发的茅永红,不光满足于盖房子卖房子,还直接用公司的名义组建物业和居委会参与社区管理。

  在这个十几万人的集团,一切权力都归于百步亭企业,而不是归于人民。

  正是这个企业,造成了今年百步亭万家宴的悲剧。

cf366c90425268054a468c64f30a6700.jpg

  茅永红

  百步亭实际掌控者

  《经济观察报》报道在万家宴举办之前,社区基层工作人员向上级领导提过意见,重新考虑万家宴是否如期举办,但意见最终没有被采用,万家宴如期进行。

  结果你们也看到了,大规模的的交叉感染,百步亭就此陷入疫云。

  那为什么百步亭社区的有关领导要坚持万家宴?为什么不重视基层员工的意见呢?

0001.jpg

  楚天都市报头版头条

  当时全国骂声已经一片了

  原因就在于百步亭是一个私营企业,想要维持自己的特权,就必须竭尽全力媚上,尽全力表演。

  最基本的常识,当有传染病出现,官方已经不否认人传人的时候,不应当有群众大规模聚集,这无异于草菅人命。

  但百步亭必须搞万家宴,这是它的生命线,不搞就意味着自己跌落神坛,不搞就意味着自己不够优秀,不搞就无法维持自己私营企业掌握权力的合法性。

  不搞,就无法维持这样一个畸形的国中之国,资本垄断之下的利维坦。

0005.jpg

  表扬一个官员

  这对我来说还是头一次

  根据《经济观察报》报道,社区怡康园小区800户居民的一个网格,就有近40例确诊和高度疑似。

  这比武汉的平均感染率足足高出8倍

  轻政府,重企业,让资本接管一切,管委会、居委会、街道,全部都是百步亭集团的员工。

  政府与党组织退场之后,他们建设,他们控制,他们失控,领导跑路。

0006.jpg

  百步亭员工都是私营雇员

  没有组织领导

  谁为人民服务?

  在患者求助区,你可以看到许多百步亭社区的求助,这是资本控制下的百步亭媚上瞒下的恶果。而在疫情扩大后,那些得利者早已不见踪影。

  管委会、居委会、街道,全部都是百步亭集团的私有员工,,很难和基层政府该有的责任心和服务意识相比。

  百步亭的失控,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看东方日出 2020-2-14 16:06
百步亭太典型了,从这里能看到现实行政什么作为。从党政分开到政府一步步精简事务,权力下放,将责任(相对毛泽东时代为人民服务的勤政而言)转移分散下去,甚至由民间直接承担,这种做法主流有一种叫法不需复述。
与毛泽东时代的种种改革幡然不同;当今社会主义从百姓解读的“形与质的统一”问题,到当下看到的百步亭居然连作为政府零部件都不要的地步。太古怪了。
观点问题:看待事物从现象到本质又从本质到现象;及而一般与特殊再从特殊与一般思索考问之,这是什么“主义”形态呢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