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高福:我很有信心地说,“SARS类似事件”不会再出现

2020-2-14 19:47| 发布者: 南极| 查看: 1730| 评论: 2|原作者: 子稻 文子稻|来自: 微信平台

摘要: 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是如何产生的?众说纷纭,或许需要很多年后才能发现真相,或许永远都无法找到真相。但是,有一点,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卫健委专家成员,身居中国疾控中心主任的高福院士,他的职责就是要确 ...

 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是如何产生的?


众说纷纭,或许需要很多年后才能发现真相,或许永远都无法找到真相。

但是,有一点,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卫健委专家成员,身居中国疾控中心主任的高福院士,他的职责就是要确保国家避免再次发生17年前的那场非典疫情。


2019年3月4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上,来自医卫界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接受金羊网记者专访时表示:

目前我国传染病防控工作进展顺利,国家传染病监控网路运行平稳,中国不会再出现当年的“SARS类似事件”。



语气坚定,令人振奋。

然而,9个月后新冠疫情爆发,感染人数、死亡人数远超2003年的非典!

用网络热词来讲,这就是名副其实的打脸。

 

可能高院士从来就没想过,非典之后,国家依然会有一天面临瘟疫的严峻挑战。

在他的表述中,1、国家传染病监控网路运行平稳;2、中国不会再出现当年的“SARS类似事件”。

 

没想到,他的两个承诺统统失效。

疫情或许无法预料在何时出现,但是,作为国家传染病监控网络为何此次会失效,没能及时向国民发出预警?难道也有“不可抗力”事件的出现?

很想问一下高先生,中疾控(CDC)的职能是什么?

怕自己描述错误,我还专门百度了,又到CDC网站上全面浏览了一下。

看看CDC在网页上的宣传口号。


你没看错,30几个字,还有一句忘记用标点断开。

一个网站,那可是一个机构的脸面。像使命口号这种严肃的宣传语都能出现错误,是不是说明,很多人根本不关心自己的使命?

CDC的职能是在防病、应急、公共卫生信息能力的建设等方面发挥国家队的作用。

很遗憾,在这次新冠疫情爆发时,CDC根本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反而一再发出错误信息,误国害民。

高先生是怎样一个人,身在高位,又是权威专家,为何错误百出,置国家于危难,置人民与水火?

从公开资料来看,高先生人家是学贯中西,名扬海内外。

据热心人士统计,目前,高先生已在SCI国际刊物上发表论文490余篇。

如果按照1961年出生的年龄来计算的话,从1岁开始就发表论文到现在,每年平均有8篇多。如果从20岁算起的话,每年要发表12篇以上论文,那意味着每个月都要发表论文哦!

要知道这可不是普通的论文,都是在国际刊物上发表的,从研究到出结果,到形成论文,人家不吃不喝搞一年都无法完成的工作,高院士每月都能完成。

真是神迹啊。

有人说,爱因斯坦一生发表的论文都不及我们高院士的一个零头!

这种高产,足以让国内其他院士“汗颜”。

其实,这都不算最牛。用一位业内大拿的话说,高先生最厉害的是,人家还身居CDC主任,又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副主任。

人如其名,高高在上,福禄并举。

但是,如果要说高先生的出身,可能会吓大家一跳。

人家是正牌的兽医出身!

1979年,18岁的阿福,进入山西农大畜牧兽医系兽医专业。

如果平时给你说找个兽医给你看病,你肯定认为是骂你。

兽医医人,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但是,现在这个兽医预防的可是人类疾病,给14亿国人看守防控疾病的大门呢。

至于他是如何摇身一变,成为国家CDC的掌门人,且听我细细道来。

1983年,阿福兽医学成毕业,又进入北京的中国农大动医学院深造,读微生物学与动物传染病学方向研究生。

1986年,获得硕士学位,留农大任教,历经助教、讲师一直到1991年。此时的他平淡无奇,连个副教授也没混上。

1991年,30岁的阿福到了而立之年,眼看国内发展受限,决定到国外闯一闯,当时叫“镀金”。

先是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生物化学博士,1994年获得博士学位。之后又在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英国牛津大学、美国哈佛大学哈佛医学院学习或工作。

直到2001年,已经40岁的阿福终于在英国牛津大学找到了一份讲师的工作。

这十年里不是在求学的路上,就是在找工作的路上。一路风尘仆仆,一路奋勇向前。

应该说是非常用功和能吃苦的中国留学生的缩影。

但是,在学业上,依然没看出有何等的天分,应该是会读书,会考试的那种。

从公开的资料来看,阿福在牛津当过讲师,实验室主任,博士生导师(至2004年),却没有任何当过副教授、教授的证明。

40岁的年龄,不好不坏吧,但是,对于一位学霸性的技术人才而言,这时依然还是个讲师,可见在学术上并没有多大建树。

看看,钱学森34岁已经是加州理工学院的副教授,36岁成为麻省理工的教授。

与钱老比,大家可能会说我在欺负他。那就找一个当代的大咖施一公吧。

同为中科院院士,1998年,施一公31岁的时候就开始为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助理教授,随后8年内成为普林斯顿大学的副教授、终身教授。

2004年,43岁的阿福借着中科院百人计划回国,从此人生一路开挂。

先是进入中科院微生物所,担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2008年成为微生物所所长。

2010年,担任英国牛津大学客座教授。

2011年5月,担任CDC副主任(至2017年7月)。

2013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2014年,当选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同年当选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

反正官路亨通,越做越大,身份越来越高。

有一点大家留意一下,高先生同钟南山和水稻之父的袁隆平老爷子,虽然都同是院士,但是,此院士非彼院士。

人家阿福的是中科院院士,钟南山和袁隆平则是中国工程院院士。

至于两院有何区别?

有人说,看上去区别不大,就如同每年的两会一样,人大和政协,同是代表,能一样吗?

至于后来什么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就不细说了,是啥差事,我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给大家拉个列表,就当看个热闹吧。


高先生,实在是高。

他的任何一个身份拿出来都足以让那些自以为是的人“高山仰止”。

2017年,高先生人生事业达到巅峰,成了CDC主任。

据说这是副 部级。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高先生都是人生赢家,如果没有发生这次新冠疫情的话。

当武汉出现新型肺炎疫情后,高先生除了口头上显示自己防控能力外,几乎是错误百出!

我们不妨从时间链上来重新审视一下这场疫情应对的得与失。


疫情最早的发现时间,我们后面再说。

目前来看,疫情最早的“吹哨人”是华南海鲜批发市场附近武汉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张继先主任。

在12月26日,她率先发现不明原因类SARS肺炎病人,并迅速报告到江汉区疾控中心,第二天又同时上报武汉市与国家疾控中心。

于是,在2019年12月31日,才有以高先生为首的第一批8名国家级专家组赶赴武汉,进行实地考察、采集样本、收集数据。

当时得出的结论是: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

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

在这前一天,即12月30日,年轻的党员、市中心医院的眼科医生李医生和其他7位医生,都在患者的病例中发现了异端,都警觉的在微信群里善意的提醒大家要做好防护。

12月31日的通报,其实是直接证实了此前八名医生私下微信传播的民间“谣传”。

只是谁都没想到,就是这个善举,8位有良知的医生被警方以“传谣”名义“训诫”。

为什么要训诫?是谁下令要警方出面训诫的?

至今也不得而知。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在高先生信誓旦旦的说新型冠状病毒“不会人传人”后,李医生在一次诊治病人时,遭到了传染。

这一天是1月8号。

与此同时,在武汉另外一家医院,一名患者传染了14名医护人员。

专家组另一位成员王广发医生,回到北京就发现自己被感染,只好入院治疗。

身为国家级专家组成员,一边说,“可防可治”“不会人传人”,一边自己又遭到感染,简直是高级黑 。

当然,高先生的雷人雷语仍然在继续。

当84岁钟南山院士连夜赶赴武汉发现疫情的事实后,1月20日大家看到他严肃的告诉国人,武汉疫情“可以肯定,存在人传人现象”

注意,没有大概、或许、可能等含糊用词,钟南山院士用的是“肯定”。

一时间举世震惊,要知道前两天武汉还熙熙攘攘,满城繁华,万.家.宴,20万张免费旅游券,煞是热闹啊。

既然疫情已经披露,国人很关心,那些人是易感人群?该如何防治呢?

1月22日,也就是武汉封城前,在国新办当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高先生还言之凿凿的说,目前证据确实显示儿童、年轻人对病毒不易感。


在这个上亿人关注的新闻里,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人听了高先生这句话,放下心来,该聚会的聚会,该闲逛的闲逛。

请问,34岁的李医生还有那15名医护人员,就不是年轻人吗?

但是,高先生没有说,反正当时我们也不知道啊。

如果李医生后来没有接受采访,没有披露当时被训诫以及感染的经历,我们永远不知道,新冠疫情在那20多天的黄金窗口期是如何被捂得死死的。

李医生被感染后仅仅一个月,2月7日凌晨不治病逝。

即使在对外宣布新冠疫情后,高先生依然乐观的说,“预计元宵节情况就能好转”。


现在元宵节已过,作为正困在家里,被动“禁足”的我们,心里只能默默送上对他家人的问候.....

为了显示自己的权威性,高先生,更是对着媒体说,可以拍胸脯保证。

拜托,作为一个科学家,你又不是包工头,科学的严谨性是能凭拍胸脯就可以办到的吗?


SARS都过去17年了,疫苗研制成功了吗?

有特效药吗?

当然,你没说时间,或许100年后疫苗研制成了呢?

事实证明,放眼全世界,并不是人类战胜了SARS,而是SARS放过了人类!

只要春暖花开,天气转暖,病毒无法存活而已。

最后,新闻发布会上,高先生更是玩起了诡辩术,根本不正面回答记者的问题。说什么要用大概率思维防止疫情出现小概率事件。


只想说,既然有这个意识早干嘛去了。

为何你作为第一批国家专家组组长,有身负国家防控疫情重任,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宣布疫情呢?

请问,高先生,你在这一段时间都在忙什么呢?

很快,有媒体披露,高先生因为忙着发表论文,根本无暇顾及国内凶猛的病毒疫情。

1月29日,在著名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论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动力学》,在国内掀起轩然大波。

前面说了,高先生热衷于发表论文。一生论文无数,可谓汗牛充栋。

尤其是在《新英格兰通讯》这种世界顶级的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要知道,全球的科学家们一生都在梦想能在《新英格兰通讯》上发表一篇论文。

最让国人震惊的是,在这篇论文中披露,早至2019年12月中旬,新冠病毒在密切接触者之间已发生人际传播,也就是所谓的“人传人”。此外在2020年1月11日前,有7例武汉医护人员感染发病。

大家看清了,从时间上看,当国内还在说“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的时候,高先生发表在国外期刊上论文里却白纸黑字的写明具有传染性。

下面直接引述论文:“通过分析12月10日至1月4日期间发病病例的数据,来估算疫情的增长速度,因为我们预计在12月13日武汉疫情正式宣布之后,发现的感染比例将很快增加”。

这篇论文是1月22号投稿,即武汉封城的前夜。

稍微懂得写如此高质量论文是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的。因为引用的数据要经过严格严谨的分析和事实依据。这需要采集临床数据,实验室数据,还要写文字组稿,这是一个庞大繁琐的工作。

所以,可以认定,高院士在1月22日投稿前,一定是在更早的时间,就已经完成了论文的核心内容,并得到了科学有效的论证,即新型冠状病毒,是高流行传染病这一论点。

如果单纯从学术上讲,此文一出,作者必定功成名就。

但是,作者啊,GeorgeGao(高先生的英文名),你还有一个职责是为国防控疾病的啊。

正如国内一位专家在微博上质问:

从论文的数据来看,高先生早在1月的头几天就已经掌握了明确的病毒人传人的证据,那么从那时起一直到1月20日这三个星期里,这个消息是在哪个步骤被掩盖了?

为什么明明早就知道武汉出现的新型肺炎具有高传染性和目前的不可治疗性,却在镜头前,面不改色,一本正经的说谎呢?


要知道,发布疫情警告本来就是你的职责。

你第一时间跑到武汉调研,原来不是为了国家的疾病防控,只是为了方便自己发表论文,用国家的资源为自己脸上贴金啊。

这是多么的自私和无耻!

视人民生命安全于不顾,视国家安危于不顾,放弃职守,放弃良知。当有医生出于善意提醒他人时,还大喝一声,别造谣!

是谁在传谣,又是谁在蒙蔽国人?

这不是什么科学研究,这是视人命如草芥,是对人民赤裸裸的犯罪!

高先生的这种行为连科技部都看不下去了。

1月29日,科技部网站发文称,疫情防控任务完成之前,科研单位不应该把精力放在论文发表上。

明眼人都能看出,话锋直指高先生。


事实上,如果在12月31日根据疫情的客观现实,以及张继先医生早前提交的病例信息,应该立即建议国家和地方启动疫情防控工作。

因为,第二天是元旦,全国还没开始春运,这是疫情爆发前最好防控的“黄金窗口期”。

可以,历史没有假设。

当我们看到福建有一人因为隐瞒自己武汉返乡的实情,最后造成当地4000多人隔离的新闻时,我们会出离愤怒。

一人隐瞒毁一城。

事实上,一人隐瞒也能毁一国。

因为一己之私,现在全国都陷入半瘫痪状态,全国14亿人都成了这场疫情的受害者。

国家经济会遭受重大损失,去年我国GDP是100万亿,今年哪怕下降一个百分点就是损失1万亿啊。

这意味着许多公司会破产,许多人还没上班就会面临失业,许多手停口停的底层劳动者生活将会更加艰辛。

比如知名的西贝餐饮,就是那个卖莜面鱼鱼的,负责人公开喊话,公司2万多名员工待业,即使贷款发工资,也撑不过3个月。

现在国家扶贫进入攻坚阶段,其实,比起偏远地区山区农村而言,还有大量的城市贫民的存在。仅仅生一场大病,就能把很多家庭打成赤贫。而且,太长时间的“禁足”,还可能引发一些人心理层面的问题,造成社会隐忧。

看看那些在疫情中病逝的人吧。

今天疫情死亡人数累计达1114人,在冰冷数字的背后,都曾经是鲜活的生命。

有人说一个人身死,毁的是三个家庭。1114人死亡,意味着3342个家庭遭到灭顶之灾。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为什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今天是2月12号,距离1月20号宣布新冠疫情才仅仅20天,就让很多人陷入绝境。

作家方方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说:

“时代中的一粒灰,落在个人那里,可能就是一座山。而我们偏偏处在一个尘土飞扬的时代之中。”

6万多个确诊的、疑似的、重症的、死亡的病例正化成数字在网上跳动着,他们有多少人能抗住这座大山?又有多少人会被大山压得灰飞烟灭?

年轻的“吹哨人”李医生,即使躺在重症监护室里依然希望病愈后能重返抗疫前线,可惜他没能抗住压在他头上的那座大山。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应该是天下最大的憾事吧。

17年前的那场非典,我们得到了什么经验教训?

我们反思过,但是最可怕的不是悲剧,最可怕的是悲剧过后我们忘了悲剧!于是悲剧复悲剧,悲剧何其多!

此时的高先生或许正准备有滋有味品尝丰盛的午餐。而武汉许多被迫“禁足”在家的民众,或许已经有人吃光了蔬菜,每天正在盐水拌饭,也不敢出门。

武汉在这次疫情防控中出现的失误和应对的不及时,昨天已经有人为此付出代价。


疫情真是一块儿试金石!

平时大家拼GDP,突发事件时拼能力,面对人民群众的的生命安全,就要能者上,庸者下!

否则就是对人民的不负责任。

大家对于这次任命赋予非常高的期望,网上更是喊出了:贺胜,必胜!

其实,对这次任免,相信许多人和我一样,一点都不感到意外,相反,我认为来的还是太晚了一点。

大家看的明明白白,在这次突发的新冠疫情中,整个鄂从省到汉的一些身在高位者都扮演了非常不称职的角色。

他们把自己的职责给弄丢了,一再发布错误信息,陷民众于危难之中。


在灾难面前,任何的不负责任都会受到人们严厉的批评。


 

现在,我们相信,举国上下,正齐心协力的走在抗击新冠疫情的正确道路上。

想起臧克家的诗文: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有的人骑在人民头上:“呵,我多伟大!” 

有的人俯下身子给人民当牛马。 

骑在人民头上的,人民把他摔垮;

给人民作牛马的,人民永远记住他! 

是啊,有的人活着轻如鸿毛,有的人死后重于泰山!

那个被“训诫”的李医生于2月7日已经驾鹤而去。年仅34的他,留下一家老小,还有一个未出世的孩子。他是一个真正为苍生说过话的人,死后被人奉为英雄。

一个平凡而伟大的英雄。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还要向死而生,勇敢的活下去。

只是很想问一句,高先生,您还好吗?

您打算以什么方式向全国人民谢罪或谢幕呢?

我们都在等着呢!

长期坚持原创不易,如文章引起你的共鸣,别忘赞并转发,以支持我继续分析创作,谢谢!

 

作者已设置关注后才可以留言

 

  •  15.3万
    请在座的各位记住这几个人——渣的名字: 准备不足邱丽新, 三问不知唐志红, 人不传人高蝙蝠, 物资充足王晓东; 等待授权周先旺, 内疚自责马国强, 可控可防王广发, 答非所问蒋超良。
  •  8.4万
    他是千古罪人
  •  6.8万
    我怀疑这个高福不但有学无术欺世盗名还有可能被西方毒思想毒化,将熊熊一窝,上行下效的,这样一个人难道仅子稻注意到了吗?!真希望能有一块石头激起掀翻这个坏人的千层浪!希望子稻成为为这块石头。可我怎么担心这篇文真影响大了的话会被封呢
     3.5万
    作者
    请大家一起,让更多人都看到!
  •  5.9万
    两次疫情都是钟南山院士振臂高呼引上正途。如今国士老矣,下一次灾难来临之时,国士是否还在?到时候我们将依靠谁?
  •  5.8万
    应该上国家法庭了。这就是精英教育下蛆附在国家机器上的败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  5.2万
    我真觉得大家错怪他了,论文不是他写的,他请别人写的,论文中的论点论据他也不知道,所以问他是不是人传人他肯定说不是。 一月写一篇论文,高产还担任这么多要职,在我看来他只是个出色的演员
  •  5.0万
    建议高先生谢罪的方式借鉴一下日本那个跳楼的小官员
  •  4.3万
    冤有头债有主,总算找对部门和人了。国家卫健委,第一批入汉专家,这才是为这次疫情全国蔓延最主要责任人和部门。高先生这样的多产论文专家在我国科研界不是个例,要到他这个位置,可以说必须要拿的出这些虚论文,这个是国家对科研工作者非常重要的考核标准之一,考核标准不改,这样的伪学者,伪大牛依然会大批存在,依然会掌控国家重要的科研部门,科研经费
  •  3.8万
    兽医都可以坐上疾控中心的第一把交椅
  •  3.3万
    他只是千古罪人之一,照妖镜下的一个妖之一
  •  3.1万
    看着看着很是伤感,甚至落泪。一个身在高位的官员,当人民需要他时,他竟为一己之私撰写论文,空口白话欺瞒国人,给国家造成了无可估量的损失。这是渎职、是犯罪,是无法为人民所原谅的。我总在想,现在是集中精力抗击疫情之时,疫情结束追责是必然的。好多官员应该一抹到底,有的甚至应该重刑,给国人以交待。看此文后感悟,该追责的应即时追责,该下台的官员应立即下台,不然,其在位上庸庸碌碌,贻患无穷。
  •  2.8万
    之前国家处理了湖北卫生系统一批人我就评论到这些只是替罪羊,应该把gao抓起来,他作为第一批去武汉的专家,一句可防可控让武汉甚至整个湖北都不当回事!周市长说过我们发现疫情要逐层上报,没有得到科学依据贸然不敢取消各大聚会!高先生的可防可控实在是让中国蒙受巨大损失!在其位谋其职,高先生一生荣耀之下真才实学到底有多少?怎么当上一把手?这水又深了许多!
  •  2.6万

驻米虫虫

人民的罪人,永远的罪人

说每一句话都是错的也是不容易……

作者

还好互联网有记忆

鹏游载物

写在历史耻辱柱上

谢丹

不会人传人就是他口子说出来的

思忆芷水

希望看到他谢幕的新闻。

王云祥

这个专家是名副其实的专门害人误入的行家

kongpeng

我就想知道他们隐瞒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一人之过,全国近乎瘫痪 期待有关这位领导的后续报道

行者

千秋史册,有三不能饶:误国之臣,祸军之将,害民之贼!

刘建

德不配位!祸国殃民!

大树整装

特想狠狠揍他。这么恶劣不负刑事责任吗

李建林(理玄)

疫情发现的及时,上报的也及时,他身居高位,也第一时间调研,获取了全部信息,从论文的数据中就可知早在1月的头几天就已经掌握了明确的病毒人传人的证据,为了写论文,却忘记了拉响警报。他真的是该死!

是椰子

需要注意的是:免职只是意味被免职人不再担任原职务,一般不具有惩罚性,所以公职人员正常的职务调动会用到此词;触犯法规的公职人员往往也用到此词,他们因为当时不适任原职所以或是职务调动或是事后再担任原职,故“免职”并非一般人所认为的“撤职”。

宁静致远 宝莱先生

千古罪人

∮迏迏

说他是纸上谈兵 真的是侮辱了赵括。。

恒星的恒心

他当防控疫部门一把手老百姓危险了,上级部门不管了吗

运芝

这位纸上谈兵的官员,給国家带了多大损失?给人民带来多少痛苦?不可估量啊?他根本不能与钱老,袁老,钟南山科学家相比,他们都是在理论于实际工作相结合的践行者。不是空谈理论的。国家不能要空理论和只会写论文的干部。教训啊?

江湖山野的何云凤

我觉得这位是个马谡式的人物,说起来(论文)一堆堆,但是面对这次实际操作确实失败得一塌糊涂。我是没想通,就当是看成不明流感也要做好预警吧,可是这位带领下的第一批专家组得到的结论令湖北官民都放松了警惕,这批人真他妈祸国殃民!然后现在看湖北方面的官员面对这样也是稀烂的,稀泥粑敷不上壁问题的处置能力,也是醉了!

秋季剑竹

欺世盗名假专家,祸国殃民高院士。 不急疫情防与控,却为论文忙不停。

鹰之翼

来人哪!狗头铡伺候!

37°女人

应该追究法律责任,千古罪人

冬虫夏草

看了一下,43岁开始有起色,18年发表论文490篇,一年时20多篇,一月两篇,那就是讲 1 在职位上不好好工作2 就是论文不是本人自己写的。因为人那有这精力啊!想想都可怕!

侒吉黎娜

祸国殃民!没有之一!

Mr.Ding

己亥末,庚子岁首,鼠年,荆楚江城大疫,染者数万计,九州震,举国防,皆闭户,一时疫情汹汹,人心惶惶。 此危难困厄之际,中央警益,亲督之,兼善天下,各省倾囊援鄂,八方物资不绝于途,又保辖内境土,安黎民,兢兢业业。形势有缓,民心略定。 国士南山,医界扛鼎,耄耋挂帅,领三十万白衣,以凡躯入险境,逆行勇战。大医精诚,前仆后继,严防死守,并火雷二兽镇江城,不斩魔毒于马下,誓不还乡。 古人云“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中华儿女,能者人人争趋,竭力共举。当是时,医政兵者抛生死,抗疫情,护昆仑,为之鏖战,布衣商贾慷慨解囊,万众一心。赳赳华夏,共赴国难! 何为千古未绝之国魂?予谓即此。 愿天佑中华!一朝毒去,山河犹在!经此一役,百年长安!

有酒红颜醉

我还纳闷呢,都这么严重了,谁还有心思参加那万家宴,原来在这厮说不具备人传人。可惜没有如果,要不然也不会牺牲这么多的医生和干警,破坏了多少家庭,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多么大的危害,吃人饭不干人事,一心发表论文

玥公子

啪啪打脸!最近看到啪啪打脸的事儿太多了咋的现在流行这个么?

大兵哥

居心叵测!病毒传播范围和造成的疫情灾害越大该论文的含金量越大,如果此次疫情成为世纪之灾亦或者最终演变为人类史上的浩劫,试想一下该论文及其作者在学术界的影响和地位

yao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李保赞~13915304890

喝酒讲酒话,当官打官腔,高大人或许只是部分官场缩影。疾控部门当官不易,疫情一但出现它盖不住啊,本想带着一堆光环混到退休,没曾想被新冠肺炎毁了晚节,比贪官还可怕的存在,贪官要钱他要命

张坤

误国误民,千古罪人!

我是一片云

有的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 ~

红樱诉

中国国情,学术界科技界教育界的功利化和行政化普遍存在,当把利益与职称官位链接,就会吸引投机分子和钻营分子爬上去,老实干活务实的人一定会被挤掉,没有底线的坏东西和有底线的好人竞争,谁会赢?当这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爬上了国家重要的岗位,祸国殃民的事件发生是迟早的事,没有高富也有李福王福,而在灾难面前冲在第一线的,永远是那些脚踏实地的人:钟南山、陈薇、李院士……以及诸多的医生护士民警基层干部,和千千万万的普通民众。而啊富、舒某兵王某轶这些欺世盗名者,都在干嘛呢?

木蘭

从医兽到医人的距离。。。

胜己为-王

给国家造成了多么巨大的损失,这些钱用在国防,民生,扶贫该有多大的贡献!

沈沈沈

让他做兽医,我家旺财也不敢给他看 ,还是让他安心在家发表论文吧

刘浩 H&G鸿固文化

放到大明,此类人断已被革职查办

谈笑间

可以想象子韬先生写这篇文章时拍案而起,怒目圆睁,心潮澎湃,波澜起伏,一气呵成,一吐为快。我看了击掌称快,直抵人心,解渴解气解恨。你辛苦了

徐红军

一人隐瞒毁一城。 一人隐瞒也能毁一国。

刘庆 (Qing Liu)-JITRI

中国现在一个更加普遍且非严重的问题是,众多大学为了办成所谓的“一流大学”,排名升位,都在兼并地方的好医院来办医学院,然后要求临床医生也要申请基金项目和发表SCI论文! 医生的职称晋升主要看科研业绩还(基金、项目、论文等),而不是医治病人的业绩,但绝大部分老百姓的常见病是出不了科研业绩的。医生纠结,百姓遭殃!

本科专业很重要。后来辅修的改专业的,一般都不扎实的。 另外一个,院士挂名太多论文了。为了出名想疯了! 人民需要真相,历史不会忘记。

SUMMER /:sun

这种和稀泥,分不清楚轻重的院士,不要也罢。

ABC.SO

笔锋犀利,慷慨激昂,针砭时弊,发人深省,当代树人。

翔宝

没有愤怒,只是心凉。原来影视作品中丧心病狂的研究人员真的是存在的。

谢丹

人民永远记得他

李燕华

能对自己说的话负法律责任吗?

陈建康.赛锐防护材料

太棒了,说了人之不敢,为子稻点赞!

杨镇圭

人在做,天在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时候一到,善恶都报。

王喜森

一场疫情,让我们大家共同站在了聚光灯下,穿没穿“新衣”一清二楚。但愿这一次,能让我们学会讲真话。

^ 诚〔陳節君〕*〔讀經教育〕

提醒作者,再考据一下简介,“兽医”多了个“医”字吧!

科学态度的不严谨真是贻害无穷!

解释一下,发论文多是因为课题组底下的人多。其它的事情不懂,不说话。

琳琳

为了人民的生命安全,就要能者上,庸者下! 否则就是对人民的不负责任。为什么还不惩治这些庸人,还人民一个公道?

東俊玮James

发展兽医科技,保障人类健康。对人不对事,不要黑兽医。

艾斯

我一直在想当初被骂的管轶,我一直相信他。很多人还说人家不是入汉专家组什么滴。卧槽,狂妄自大的人呀,对科学,对人命毫不敬畏。

豆沫

过的忒安逸了,当官不为民做主,失职。

· 

看过的都请转发一下

飞羽凝渊

点个在看让更多人看到,可能很快就看不到了

SamuelLEE

真汉子!有种! “我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Five

澄清一下,“30几个字,还有一句忘记用标点断开。”大哥,这句话一点问题都没有,不知道你说的是哪句话没有用标点断开?

作者

图片上的文字,“我们的使命”下面那30几个字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无色无毒 2020-2-15 23:25
特色时代的委员、院士、主任、砖家、叫兽、精阴等等,说话和放屁是没有区别的。这是无数事实证明的真理。
引用 东鹤人 2020-2-15 05:15
高夫“死”在中国官员意识上。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