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关于《中国科学》《中国社会科学》和《中国工程科学》杂志的几点意见 ... ... ... ... ...

2020-3-23 22:33| 发布者: 红色记忆| 查看: 712| 评论: 4|原作者: 董 程 英|来自: 投稿

摘要: 关于《中国科学》《中国社会科学》和《中国工程科学》杂志的 几点意见 董程英 (一)国内学术,科技稿件流向的现状众所周知,现在国内大多数,甚至是 ...


   关于《中国科学》《中国社会科学》和《中国工程科学》杂志的几点意见              

                                                               

          文中说:笔者读过文献,据说每年付给西方杂志的发表文章的版面费很多,总量可购买一艘航母。 这还不算每年订购西方杂志的费用。


(一)国内学术,科技稿件流向的现状

 

    众所周知,现在国内大多数,甚至是绝大多数科技人员,无论是爱国的,还是不爱国的,凡是有点成就的,投稿方向主要是国外杂志,特别是英国的《自然》杂志,美国的《科学》杂志。

    说得夸张点,在那两家杂志发篇文章,作者显得极其荣耀,仿佛旧中国的书生中了状元。

说得实际点,在国外的那两家杂志发篇文章,在国内学术界的影响力,好像不低于获得一项国家级的科技奖励。

    当然,对于理工医农各门类中的单科性杂志,也是首选外国的。例如这次防控疫情中,少数人取得了武汉的拿生命换来的数据写成文章,发表时就选择了西方的杂志。上面是对于医科,而对于工、农、理等科,也是这样,多数作者首选的是国外的杂志。上面谈到的是理工医农类各学科中的投稿现状,其实,在文史诸学科中,这种现象也很严重。

而国内的某些杂志,不少是在上述作者们国外投稿多次碰壁之后,才投稿的。国内某些享有极高荣誉的杂志,甚至最高荣誉的杂志,也是如此。这是悲剧,后面将会述及。

     这种现象是非常有害的,其危害简述如下。

1)科研成果被国外先享受到

    每一项有价值的科研成果来之都不易,一般情况下,要经过几年的努力,还要不小的经费开支,非常珍贵;特别是立题时的灵感的获得,只能偶遇,不能强求,往往多载难逢,更显珍贵;而成果的学术意义,甚至经济意义是多少人追求的目标,会对学术界,科技界,经济界,甚至国防做出贡献,少数的,会有重大贡献。

但是这样的文章投到国外的杂志中去,第一个享受到科技成果的人,就是直接接受稿件的编辑,以及编辑部的同事们。有的编辑对专业了解不深,但也会作为一条科技新闻来了解,首先掌握到的而又未公开发表的新闻其实就是得到的情报,其价值往往重金难求,少数的关系到国家安全、国防安危;而编辑中有很多懂专业的人员,他们就直接吸取营养了,中国人的汗水变成了他们的盘中美味,且是无偿的,还是求着人家品尝的,请问:这是否有些蠢呢,低三下四呢,以致下贱呢?专业杂志都有审稿人3人至5人,甚至更多,他们接到稿件后,成为第二批次的成果享受者,他们极为内行,不会放过所审稿件中的点滴营养;对他们自己的研究,或者对他们自己小集体的研究会有很大的积极意义。第三批享受者是美欧等地的普通科技读者,他们方便的读到中国人的发明与技术。

 中国人顶多是第四批次成果享受者。因为杂志要进口,还要花很多外汇,有的杂志他们还不给你,花钱也不给。

     进来的杂志都是外文,中国读者中熟练读外文杂志的并不多,限制了相当多的中国科技人员的利用。

 中国人的成果,首先被别人享用。中国人的稿件对杂志所在国的科技事业做出了贡献,但并没有对中国做出贡献。

    西方发达国家科技事业长期领先,这是原因之一;反过来说,中国科技落后,这是原因之一;世界多数国家科技落后,这也是原因之一。

    就是他们不但从中国科技人员身上吸收营养,也从全世界科技人员身上吸收营养,中国与第三世界国家不断丢失科技营养,中国与世界多数国家科技人员创造的营养,像奴才巴结主子一样,低三下四地送给了人家。西方人在中国作者要求他们帮助发表文章的过程中,轻而易举的掌握了中国人的发明。

    而他们在商贸谈判中,得了便宜还卖乖,却以所谓保护知识产权为名,煞有介事地指责中国窃取了他们的技术,要中国赔偿。

 为何这样呢?是不是中国的大小电视台、电台、报纸整天吵吵着开放,要以市场换技术提醒了他们。中国整天说什么“韬光养晦”,这是“韬光养晦”吗?这不是现代版的“隔壁王二不曾偷”吗?要说韬光养晦,还是看看越王勾践吧。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2)成果被窃取的危险及事实

读过期刊发展史的人们,了解期刊编辑出版流程的人们,都知道,发生所投稿件成果被窃是很容易的,而且有不少的实例。

     窃取投稿人的成果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很困难的,但是对于受理稿件的编辑来讲,易如探囊取物。它只要将所投稿件压住,自己改写,再投别处,大多是一些自己的关系杂志,很易发表。等自己的文章发表后,再处理所投稿件,即使所投文章发表,发明权也就被编辑,或者审稿人窃取到手了。特别是重大学术成果,或者涉及军工的成果关系到国家与民族的国防和命运,更是了不得。

美国为什么限制,阻挠钱学森回国呢?原因就在这里。科学家关系到国家的军事防御和命运,当然科学家的成果关系到国家的命运。把成果轻易送人是多麽危险。当然不只是钱学森一人,还有很多人。可以设想,没有钱学森那批人,中国的两弹一星事业,军工事业会是什么样子。成果被窃取的实际例子很多,可以从科学技术发展历史中,从科技道德类文献,从编辑科学类文献,从公安办案科学、司法科学的文献,从民事纠纷的文献找到,这里从略。

   3)经济损失,防务损失

    笔者读过文献,据说每年付给西方杂志的发表文章的版面费很多,总量可购买一艘航母。 这还不算每年订购西方杂志的费用。

    这真令人触目惊心,令人痛心!中国的钱来的那么容易吗?中国的多数地方政府(包括经济单列市)财政可都是赤字,中国的多数工人,农民工,农民可都不宽裕,甚至困难重重。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最先进的科学技术,源源不断的白白送给西方杂志,会导致中国的科技事业永远落后。科技事业的落后会导致生产的落后,以此推论,中国就会永远只能生产低技术产品,经济损失就大了。

     美国人以国家的名义,举全国之力,动员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打压华为,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华为有自己独立于美国人之外的技术。

     据说,有个企业,大概是中兴,美国人利用技术优势很快把他打倒了。美国人派了 ”纪委书记”,比  “纪委书记”  还厉害,干脆就是太上皇,到企业里去了,而且,工资还得中国人负担。耻辱,鸦片战争以来少见的耻辱!

    再例如,这次防控新冠肺炎的人民战争中,把武汉第一线用生命换来的宝贵数据,写成文章,先投给欧洲杂志,欧洲人就会先于中国人了解第一线的资料,从而研究专用医药,疫苗,以及相应的医疗器械等。还有,对于病毒的研究,那个中科院武汉病毒所,与美国人合作,首先把稿件投到国外的杂志中去,成果被别人掌握了。

     这种成果不仅涉及学术利益,经济利益,更重要的是病毒可以作为大规模的杀伤武器。历史中日本的731细菌部队,罪恶累累。抗美援朝战争中的美国(实际是十几国联军,还打着 “联合国” 的幌子)使用过细菌部队。现在美国的病毒武装、细菌武装,甚至转基因武装实验室恐怕是世界无人能比。

细想一下,极为可怕,把成果给人,与他们合作研究这些内容,而自己又不起主导作用,有点帮别人制造大规模杀伤武器(病毒、病菌、转基因的杀伤作用巨大,堪比核武器,而成本又低。这在这次防控疫情的人民战争中看的一清二楚。一个武汉,已经使用了倾国之力了。若是发生在别处呢,更大城市呢,多个城市呢,怎么对付?若发生在首都北京呢?还有上海,广州。细想一下,浑身发麻)的嫌疑,汉奸嫌疑,甚至叛国嫌疑。

4)妨碍文化自信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四个自信”,说明我们的现实社会中存在着不自信。总书记的话是医治不自信病症的良方。长期向西方投稿,以西方杂志的审稿标准为自己科研的标准,甚至扩展到研究方法的标准,哲学的标准,也就是世界观的标准。长期潜移默化,自觉不自觉的养成崇拜西方的习惯。特别是讲究影响因子,更显得国内杂志无地自容了,即使《中国科学》(以及《科学通报》)这种中国第一科学期刊,也觉得自惭形秽了。

    特别是在高校、科研院所,在职称,拔尖人才,政府津贴享受者,直至院士的评定中;在科研成果,专利申请,优秀论著等的评定中;在各种级别的科学奖励的评定中;在各种类型的科研经费评定中,唯《自然》、《科学》是尊。

   有的单位,重奖投稿人。例如,在《自然》、《科学》中发表一篇论文,奖励十万元。 还有其他许多五花八门的鼓励措施,可谓八仙过海各显其能。

 政策逼使千军万马向西方白白奉送科研成果,而且倒贴。

 可怕的是,那些奉送成果的千军万马久而久之,就成了西方的奴才。更可怕的是少数人比奴才还坏,干脆成了特务(取得某些国家国籍,再被派回中国,以合作等事项为幌子,窃取中国科技成果),汉奸,叛徒,以出卖国家利益为荣耀,以周佛海、汪精卫等为荣耀。

国内多数科技人员,衡量学术成果,以西方的现行的资产阶级制定的标准为自己的标准,自觉不自觉的把自己看成西方的学生;这不可能不影响到这些科技人员的世界观,形成唯西方马首是瞻的思维,这对于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四个自信”是极其有害的,对于中国国家利益是极其有害的,对于中华民族利益是极其有害的,其实,对世界大多数国家来讲,也是极其有害的;这是中国产生那么多所谓西化派、所谓宪政派的重要原因之一,不能不引起高度警惕。

 

(二)建议《中国科学》《中国社会科学》《中国工程科学》学术待遇等同于英国《自然》美国的《科学》

 

    千军万马向西方杂志投稿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必须立即刹车

    当然,部分的投稿也是可以的(或者是先投中国杂志而退稿的),只是改变这种唯西方杂志是尊的现象,且,各国之间正常的科学技术交流也是提倡的,提倡参加各种类型的国际性学术会议,提倡中国杂志接受世界各国(地区)的学术论文。向西方的先进科学技术学习也是必要的,向世界各国,包括大量的第三世界国家学习是必要的,如巴基斯坦、印度都有诺贝尔奖获得者。真正落实中国所谓“国学”中的“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中国目前仅有屠呦呦获诺贝尔奖,且是中医学。

 

  为此建议如下:

1)《中国科学》中发表的文章,与《自然》,《科学》中发表的文章属同一级别。且《中国科学》中发表的文章,如果与《自然》《科学》中发表的文章同时出现,《中国科学》的文章必须排在前面。干脆,《中国科学》发表的文章,再加5%的系数;举例说,美国《科学》发表的文章,如果得100分,那么,《中国科学》发表的文章就是105分。

    (2)俄罗斯、法国、德国都有类似的国家首份杂志。在那些杂志中发表的文章,其级别同于《自然》《科学》。

    3)上述原则适用于《中国社会科学》《中国工程科学》。

    4)中国的一级学会主管或者中国科学院、中国社科院、中国工程院主管的的重要杂志,如,《金属学报》《马克思主义研究》《机械工程学报》《数数学报》《物理学报》《历史研究》《地质学报》《中华内科杂志》《中医杂志》等也使用类似原则。它们发表的文章的级别等同于俄、美、英、法、德相应杂志的文章,且有中国杂志文章前排的原则(或者中国文章加5%系数原则)。

    以上原则适用于所有的学术性评定活动,包括,职称评定,院士选举,以及其他一切学术称号的评定;国家级、省部级所有科学技术奖的评定;各种科技经费的评定等等,应有尽有。

当然,也适用于各类学术性业绩的考核中。

 

(三)三家杂志的自我改进

 

1)对所收稿件,实行初审5审制

    5位审稿人的学术头衔多数情况下是院士。为了活跃学术气氛,避免万一产生的牛顿晚年的压抑学术发展、压抑新生成果的做法,鼓励聘用年轻的审稿人。年轻的审稿人应该得过相关学科或研究方向的国家级科技奖励,或者在《中国科学》、美国《科学》、英国《自然》或者俄、法、德三国的最高杂志中发表过文章。稿件实行5审3胜制,即5位审稿人中,有3人明确而不含糊、模棱两可的支持,即可提交编辑委员讨论。同一篇文章的5位审稿人,以老中青相结合为佳。

  (2)严格实行编辑委员会制度,不是主编制度

    人数不宜低于31人,成员须保证参加95%的编辑委员会会议。如因工作太忙,或者健康欠佳,以致3次(或以上)不能参加会议,须提出调整。必须保证95%以上的编辑委员会委员按时出席会议,以保证会议结论的权威性、代表性。当然有主任1人,副主任2人。编辑部主任(或社长、总编辑)兼任秘书。编辑委员会会议由主任主持;主任缺席,由副主任主持。

    编辑委员会委员的学术头衔以院士为骨干。鼓励聘用年轻才俊,后起之秀。

    对于编辑部(杂志社)提供的5审3胜的全部待讨论稿件,以及每篇稿件的5份审稿意见,委员们须认真阅读,做出取舍。

 在此基础上投出自己的一票,不记名投票(印刷票或打印票)。一篇文章如果获得半数以上的票数,即可录用。文章在杂志中的排名的先后次序,一般情况下,参考所获得票数的多少。

编辑委员会委员可考虑4年一届。

这三份杂志,在目前的容量下,坚决不得再扩版。编辑部或期刊社的其他事项从略。 杂志自身要逐步成为世界性杂志,成为名列世界前茅,直至最高峰的杂志。甚至要取得像中国乒乓球队那样的战绩,即,走遍世界无对手,包括培养对手。 

 本文的写作,感谢缪峰先生的帮助。

 

本文作者系山东大学编审,曾任山东工业大学报(自然版)编辑部主任,编审,国际中文信息学会会员、全国高校自然科学报研究会理事,山东省高校学报研究会常务理事,华东高校学报(自然科学版)研究会常务理事等职。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无色无毒 2020-3-23 20:47
不能再糊涂了,一切丑陋黑恶,都是崇洋媚外的路线所决定的,都是卖国主义的路线制造的,既然有卖国主义的政策、制度、律法在那里时刻制约中国社会,各行、各业、各领域就不可能不沦陷。
引用 无色无毒 2020-3-23 20:44
特色集团的改革开放说到底,就是一个字‘卖’
卖地、卖房、卖淫、卖身、卖资产、卖资源、卖工厂、卖矿山、卖职称、卖文凭、卖教育、卖医疗、卖道德、卖伦理、卖诚信、卖信仰、卖工业、卖农业、卖政治、卖文化、卖司法、卖正义、卖金融、卖国防、卖基因、卖信息、卖台湾、卖香港、卖南海、卖澳门、卖祖宗、卖主权……科研成果又岂能幸免于难。
引用 scgxwjz森林 2020-3-23 17:31
这是被殖民思想在近40年的泛滥造成的。
引用 无限风光 2020-3-23 13:22
物质可以变精神,精神也可以变物质。是谁创造了这个世界?是劳动群众。几千年以来劳动人民创造的文化,被剥削阶级所窃取、所垄断,还要无耻地自诩自己是什么所谓的“专家”、“学者”、“权威”。他们不仅对自己的祖师爷孔孟顶礼膜拜,还要制成各种文化产品欺骗、愚弄、麻醉劳动人民,妄图永远骑在劳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
马克思说:“政治经济学所研究的材料的特殊性质,会把人心中最激烈最卑鄙最恶劣的感情,代表私人利益的仇神,召唤到战场上来反对它。”剥削阶级正是如此。

查看全部评论(4)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