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网评:请不要对果敢无动于衷

2015-2-25 08:30| 发布者: 乔峰| 查看: 857| 评论: 0|来自: 缅甸在线

摘要: 近日,果敢战事尘嚣日上,有关果敢讨论也是愈来愈烈,但是主流认知之冷漠残忍,无知之程度令人心寒。 中国的概念是什么?何所谓之中国? 启于我五千年祖宗炎黄于甘凉,发于不绝如缕,生生不息之我华夏文明土地和人民 ...

近日,果敢战事尘嚣日上,有关果敢讨论也是愈来愈烈,但是主流认知之冷漠残忍,无知之程度令人心寒。

中国的概念是什么?何所谓之中国?

启于我五千年祖宗炎黄于甘凉,发于不绝如缕,生生不息之我华夏文明土地和人民,是以谓之中国也。对祖宗之义务,对子孙之责任,乃在于对华夏文明土地和人民之守护,无华夏之人民,则华夏之文明无从传承和发扬。

所以,一个真正对华夏文明有着强烈责任感和情感的人,绝对不可能漠视继承华夏文明的人民被屠杀还能够无动于衷。

是故,郑成功远窜海曲,举步维艰,力衰势微,闻马尼拉华人被屠,尤奋发而起,誓死讨之。这种作为绝对不是因为利益,也不是因为意识形态,更不是出于得失算计,而是一种奔流在华夏文明民族主义者血液中的才会有的本能和潜意识,就是这种本能意识,支撑着他光复中原的信念,让他无视现实中的力量对比,不在乎成败得失,如飞蛾扑火一般,屡挫屡起,鞠躬尽瘁,至死不渝,拼死捍卫华夏文明之根基---华夏的土地和人民。

(相比之下,清廷对荷兰人对华人的屠杀则是听之任之,甚至窃喜。)

就是因为这种对华夏文明之根基---华夏人民的本能的责任心,所以李定国奔缅甸,困荒野,不敢忘中原之民;张煌言入东洋,居海上,不忍弃江南好山色;朱舜水在日本,日夜兴寐,尤思中国之兴亡。

而那些没有对华夏文明骨子里钟爱的人,就不可能感受到对华夏之民的义务,就不会因为对华夏之民遭受异族残忍蹂躏而发自内心产生同情,也就更不会对华夏文明有多少责任感和使命感。

是故,为何祖逖热血盈胸,中流击楫,誓复中原,而晋元帝王敦则能漠然之;为何桓温叹息中原百年陆沉,屡思北伐,而殷浩则能漠然之;为何岳武穆怒发冲冠,常怀靖康之耻,勿忘中原之百姓,而宋高宗秦桧则能漠然之;为何张世杰陆秀夫文天祥身死大海,血洒大都,而张弘范贾似道则能漠然之;为何李定国张煌言郑成功或死荒野,或死海岛,尤不忘中原之光复,尤不忘马尼拉之华民,至死方休,而吴三桂洪承畴则能漠然之。

一个真正的华夏文明信念下的民族主义者,必然绝不会把对华夏之民守护的信念当做一种权宜之计,当做一种利益博弈,因为这是一种发自他本能的情感,一种不需要思考的与生俱来的意识,这种情感和意识绝不可能会作为交易的筹码。所以,岳武穆绝不会因为中原有刘豫汉奸军队洗劫江南,而丝毫动摇光复中原的信念;李定国绝不会因为中原有吴三桂尚可喜这些败类,而怀疑推辞拯救中原的使命。

而今天,果敢人民如此困苦的境地的根本原因,不在于他们自己,而在于近代以来中国积贫积弱,而在于西方列强的野蛮入侵。是西方列强的野蛮入侵导致他们被强行与自己的祖国分割开来,是近代中国的软弱导致了他们无穷无尽的苦难。忘记他们的屈辱,就是忘记近代中国的屈辱;漠视他们的苦难,就是漠视近代中国的苦难。

异族残酷压迫下果敢人民不得已的黄赌毒,乃是因为西方列强将华夏子孙和他们的祖国野蛮分割种下的苦果,只会是西方列强野蛮入侵罪行留下的铁证,却绝对不能成为我们漠视华夏同胞苦难的理由。

中国的崛起不仅仅是经济的崛起,不仅仅是国防的崛起,更重要的华夏文明的崛起。当世之时,华夏的子孙和华夏的文明能否得到守护和发扬,这才是历史衡量我们一代人作为对错的根本标杆,不要在乎港汕和台杂这些汉贼群宵的杂音,因为立志复兴华夏者,小丑宵小不足以惑其心,他只需要做好自己对历代祖宗和后世子孙的责任和义务,无愧于祖宗子孙即可。

他人之不孝祖宗只能成为不孝祖宗者之借口,而不会成为孝于祖宗者之借口;他人之不忠于华夏只能成为不忠华夏者之理由,而不会成为忠于华夏者之理由。岳武穆绝不会因为宋高宗秦桧而忘记中原之民,李定国绝不会因为吴三桂尚可喜而抛弃天下之姓,是以真正忠于华夏,真正孝于祖宗绝不会因为任何理由去推辞奔流于血液中的对祖宗子孙所需承担的义务和责任。

历史是无情的,历史是公正的,在五千年伟大民族绵延不绝历史典籍的笔下,任何放弃华夏文明的意识形态都只会被最终无情抛弃,无论是communism还是democracy,无论现在何等轰轰烈烈,都只能最终不过是付诸丹青一笑,只有攘夷的管仲,击楫的祖逖,崖山的张世杰,荒野中的李定国才能够定格于青史,英名于万世,为他们守护过的后世子孙所不忘,所仰慕。而如晋元帝如张弘范如洪承畴之作为者,无论当世何等熊熊如火,在历史的笔下,洗净铅华之后,只不过是历史的浮渣,后人的笑柄而已。

我们在看着历史,历史也在看着我们。

犹记得洪武北伐之檄文:

予恭承天命,罔敢自安,方欲遣兵北逐胡虏,拯生民于涂炭,复汉官之威仪。虑民人未知,反为我仇,絜家北走,陷溺犹深,故先逾告:兵至,民人勿避。予号令严肃,无秋毫之犯,归我者永安于中华,背我者自窜于塞外。盖我中国之民,天必命我中国之人以安之,夷狄何得而治哉!予恐中土久污膻腥,生民扰扰,故率群雄奋力廓清,志在逐胡虏,除暴乱,使民皆得其所,雪中国之耻,尔民等其体之。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