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焦点述评 查看内容

马克思主义经典语句辑录:历史唯物主义要点 (一)

2020-8-6 12:13| 发布者: 红色记忆| 查看: 3085| 评论: 2|原作者: 马恩列斯毛等|来自: 投稿

摘要: 马克思主义经典语句辑录:历史唯物主义要点(一) 北京大学 巩献田 应北京教育学院李树泉老师嘱托,我在北京大学《资本论》与系统科学读书会上谈到的、在研究生教学中给学生讲过的与历史唯物主义基本观点有直接关系 ...


                      马克思主义经典语句辑录:历史唯物主义要点 (一)


 

                                         北京大学  巩献田

                                                       

应北京教育学院李树泉老师嘱托,我在北京大学《资本论》与系统科学读书会上谈到的、在研究生教学中给学生讲过的与历史唯物主义基本观点有直接关系的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语录整理如下,发给诸位参考。新一届党中央政治局已经组织过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两次集体学习;李树泉老师一再催促我尽快整理这份资料。为响应党中央学习历史唯物主义的号召,这份资料的整理,虽然考虑的时间不短,但仍感很仓促,尤其是各个基本原理部分没有考虑到选择语录数量上的均衡,不够满意,更是难以避免出现重要缺漏、错误,在此盼望诸位专家、学者和同志加以纠正、修改和补充,以利于大家学习。

 

历史唯物主义,又称唯物主义历史观,唯物史观,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9世纪四十年代共同创立的关于人类社会发展一般规律的科学,是全面、系统、科学地阐明人类社会,特别是资本主义社会向共产主义社会发展的、不以任何人们的主观意志而转移为其客观发展规律的严整思想体系,是唯物辩证法在社会领域的贯彻和应用。

 

历史唯物主义是人类历史观念长期发展的必然产物,是批判地吸收和改造以前一切有价值的历史观念,特别是18世纪法国唯物主义者的历史观、19世纪空想社会主义者的历史观、法国复辟时期历史学家的历史观和黑格尔的历史观的产物;在马克思恩格斯之后,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马克思主义者对其都有所丰富和发展。历史唯物主义从诞生时起就与历史唯心主义,即唯心史观形成不可分离、既对立又统一的矛盾,它也只有在与历史唯心主义的斗争中才能得到发展,过去是如此,现在是如此,将来仍旧如此。

 

历史唯物主义是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关系和阶级关系发展到19世纪中叶的必然产物,是在无产阶级反对资本主义的革命实践中铸造的思想武器,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科学的社会历史观和认识、改造世界的一般方法论,历史一再验证和表明,它是科学社会主义和一切社会科学唯一正确的理论基础。同时,历史唯物主义还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复杂性科学研究中国学派的创立者钱学森同志构建的现代科学技术体系中十一个大科学门类中的社会科学与马克思主义哲学之间的“桥梁”,又称为部门哲学。

 

历史唯物主义是马克思对人类的一项重大贡献。正如恩格斯所言,唯物史观是马克思的两大发现之一,它彻底推翻了唯心史观,实现了整个社会历史观的根本变革,使唯物主义第一次成为包括社会生活在内的彻底和完备的理论,成为具有科学性的世界观理论,使哲学完成了向科学理论的转变,实现了哲学的伟大变革;为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奠定了唯一科学的历史理论基础。这一社会历史理论,恩格斯在1882年所写的《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和在该著作德文第一版序言等文章中称之为“唯物主义历史观”,恩格斯1892年《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英文版导言中用“历史唯物主义”来表达这一科学的社会历史观。(1890年9月21﹝—22﹞)恩格斯致约·布洛赫和(1894年1月25日)致符·博尔吉乌斯的信等中,都称为“唯物史观”。   

 

历史唯物主义的出发点:是以特定的历史条件和一定的社会关系作为理解人及其历史活动为出发点,从而正确地解决了社会存在和社会意识的关系这个社会历史观的基本问题。

 

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有:

 

    第一、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活动是人类社会赖以生存的前提,生产活动是使人类和动物区别开来的第一个历史行动,劳动生产的观点是历史唯物主义的第一个基本观点

 

    生产活动是使人类和动物区别开来的第一个历史行动。劳动生产的观点就成为历史唯物主义的第一个基本观点。历史唯物主义正是“在劳动发展史中找到了理解全部社会史的锁钥”。“整个世界历史不外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自从人能制造石枪、木棒以从事生产,人才第一次与猴子及其他动物区别开来,不是因有较猴子高明的思想才与它们区别开来,这是唯物史观与唯心史观的分水岭。”

 

 

 

      马克思、恩格斯:我们首先应当确定一切人类生存的第一个前提,也就是一切历史的第一个前提,这个前提是:人们为了能够“创造历史”,必须能够生活。但是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吃喝住穿以及其他一些东西。因此第一个历史活动就是生产满足这些需要的资料,即生产物质生活本身,而且,这是人们从几千年前直到今天单是为了维持生活就必须每日每时从事的历史活动,是一切历史的基本条件。

 

——《德意志意识形态》,1845—1846年

 

   

恩格斯:政治经济学家说:劳动是一切财富的源泉。其实劳动和自然界一起才是一切财富的源泉,自然界为劳动提供材料,劳动把材料变为财富。但是劳动还远不止如此。它是整个人类生活的第一个基本条件,而且达到这样的程度,以致我们在某种意义上不得不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

    我们的猿类祖先是一种社会化的动物,人,一切动物中最社会化的动物,显然不可能从一种非社会化的最近的祖先发展而来。随着手的发展、随着劳动而开始的人对自然的统治,在每一个新的进展中扩大了人的眼界。他们在自然对象中不断地发现新的、以往所不知道的属性。另一方面,劳动的发展必然促使社会成员更紧密地互相结合起来,因为它使互相帮助和共同协作的场合增多了,并且使每个人都清楚地意识到这种共同协作的好处。

    从攀树的猿群进化到人类社会之前,一定经过了几十万年——这在地球的历史上只不过是人的生命中的一秒钟。但是人类社会最后毕竟出现了。人类社会区别于猿群的特征又是什么呢?是劳动。

 

由于手、发音器官和脑髓不仅在每个人身上,而且在社会中共同作用,人才有能力进行愈来愈复杂的活动,提出和达到愈来愈高的目的。劳动本身一代一代地变得更加不同、更加完善和更加多方面。除打猎和畜牧外,又有了农业,农业以后又有了纺纱、织布、冶金、制陶器和航行。同商业和手工业一起,最后出现了艺术和科学;从部落发展成了民族和国家。法律和政治发展起来了,而且和它们一起,人的存在在人脑中的幻想的反映——宗教,也发展起来了。在所有这些首先表现为头脑的产物并且似乎统治着人类社会的东西面前,由劳动的手所制造的较为简易的产品就退到了次要的地位;何况能计划怎样劳动的头脑在社会发展的初级阶段(例如,在原始的家庭中),已经能不通过自己的手而是通过别人的手来执行它所计划好的劳动了。迅速前进的文明完全被归功于头脑,归功于脑髓的发展和活动;人们已经习惯于以他们的思维而不是以他们的需要来解释他们的行为(当然,这些需要是反映在头脑中,是被意识到的)。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便产生了唯心主义的世界观,这种世界观,特别是从古代世界崩溃时起,就统治着人的头脑。它现在还非常有力地统治着人的头脑甚至达尔文学派的最富有唯物精神的自然科学家们还弄不清人类是怎样产生的,因为他们在唯心主义的影响下,没有认识到劳动在这中间所起的作用。

 

但是一切动物的一切有计划的行动,都不能在自然界上打下它们的意志的印记。这一点只有人才能做到。

  一句话,动物仅仅利用外部自然界,单纯地以自己的存在来使自然界改变;而人则通过他所作出的改变来使自然界为自己的目的服务,来支配自然界。这便是人同其他动物的最后的本质的区别,而造成这一区别的还是劳动。

 

——《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1876年

 

 

 

毛泽东:马克思主义者认为人类的生产活动是最基本的实践活动,是决定其他一切活动的东西。人的认识,主要地依赖于物质的生产活动,逐渐地了解自然的现象、自然的性质、自然的规律性、人和自然的关系;而且经过生产活动,也在各种不同程度上逐渐地认识了人和人的一定的相互关系。一切这些知识,离开生产活动是不能得到的。在没有阶级的社会中,每个人以社会一员的资格,同其他社会成员协力,结成一定的生产关系,从事生产活动,以解决人类物质生活问题。在各种阶级的社会中,各阶级的社会成员,则又以各种不同的方式,结成一定的生产关系,从事生产活动,以解决人类物质生活问题。这是人的认识发展的基本来源。

  人的社会实践,不限于生产活动一种形式,还有多种其他的形式,阶级斗争,政治生活,科学和艺术的活动,总之社会实际生活的一切领域都是社会的人所参加的。因此,人的认识,在物质生活以外,还从政治生活文化生活中(与物质生活密切联系),在各种不同程度上,知道人和人的各种关系。其中,尤以各种形式的阶级斗争,给予人的认识发展以深刻的影响。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

  马克思主义者认为人类社会的生产活动,是一步又一步地由低级向高级发展,因此,人们的认识,不论对于自然界方面,对于社会方面,也都是一步又一步地由低级向高级发展,即由浅入深,由片面到更多的方面。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大家对于社会的历史只能限于片面的了解,这一方面是由于剥削阶级的偏见经常歪曲社会的历史,另方面,则由于生产规模的狭小,限制了人们的眼界。人们能够对于社会历史的发展作全面的历史的了解,把对于社会的认识变成了科学,这只是到了伴随巨大生产力——大工业而出现近代无产阶级的时候,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

  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实际的情形是这样的,只有在社会实践过程中(物质生产过程中,阶级斗争过程中,科学实验过程中),人们达到了思想中所预想的结果时,人们的认识才被证实了。人们要想得到工作的胜利即得到预想的结果,一定要使自己的思想合于客观外界的规律性,如果不合,就会在实践中失败。人们经过失败之后,也就从失败取得教训,改正自己的思想使之适合于外界的规律性,人们就能变失败为胜利,所谓“失败者成功之母”,“吃一堑长一智”,就是这个道理。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把实践提到第一的地位,认为人的认识一点也不能离开实践,排斥一切否认实践重要性、使认识离开实践的错误理论。列宁这样说过:“实践高于(理论的)认识,因为它不但有普遍性的品格,而且还有直接现实性的品格。”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辩证唯物论有两个最显著的特点:一个是它的阶级性,公然申明辩证唯物论是为无产阶级服务的;再一个是它的实践性,强调理论对于实践的依赖关系,理论的基础是实践,又转过来为实践服务。判定认识或理论之是否真理,不是依主观上觉得如何而定,而是依客观上社会实践的结果如何而定。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的实践。实践的观点是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之第一的和基本的观点。

 

——《实践论》,1937年7月

 

 

 

毛泽东对刘少奇给续范亭先生信的批语(不加括号的文字是刘少奇写的信,括号内粗体红字是毛泽东的批语):人这种东西,是物质的东西,所以人也具有一般的物质性(或称物性,即来信所说的,“宇宙的共性”,宇宙万物的共同性,即万物的物质性)。

 

    人这种东西,又是动物的一部分,所以人也具有一般的动物性(或称兽性,即来信所说的“动物的共性”)。

 

   但人这种东西,又是--种特殊的最高等的动物,--种发展到了最高形态的动物,不独可以与其他物质区别开来,而且与其他一切动物也有显然的一定实质上的区别。所以人除开具有一般的物质性与动物性之外,还具有特殊的为其他一切物质一切动物所没有的人性。所以一般的说来,人性也是一种物质性、一种动物性;但是特殊的来说,即在一定的程度上来说,人性与-般的物质性、一般的动物性又应该也可以区别开来。一切把人性与物质性动物性绝对区别开来的人性哲学(如许多宗教家及绝对的唯心论者)都是错误的;但一切把人性与物质性动物性不加区别的哲学,也是错误的。

 

    人与其他动物在本质上的区别是什么?

 

人与其他动物最基本的区别,就在于人是有思想的。(毛批:最基本区别是人的社会性,人是制造工具的动物,人是从事社会生产的动物,人是阶级斗争的动物(一定历史时期),一句话,人是社会的动物,不是有无思想。一切动物都有精神现象,高等动物有感情、记忆,还有推理能力,人不过有高级精神现象,故不是最基本特征。)人的脑筋及其全部神经系统特别发达(这是长期劳动长期斗争的结果),所以人能理解自然界各种事物发展的规律性,能认识客观事物的本质之发展过程,能认识各种现象之间相互的内部联系;因而人就有可能按照客观事物发展的规律去改造客观事物,去进行劳动生产,去制造工具,去改造世界。这是一切其他动物所没有的(其他动物至多只有思想的萌芽,而无完备的思想而不能制造工具)。这只有人才特具的。这就是人与其他动物最本质的区别。(其它一切的区别都是形式上的,不是本质的)。(毛批:这是进化了的人,不是原始人,原始人与猴子的区别只在能否制造工具一点上。自从人能制造石枪、木棒以从事生产,人才第一次与猴子及其他动物区别开来,不是因有较猴子高明的思想才与它们区别开来,这是唯物史观与唯心史观的分水岭。)

 

把人与其他动物区别开来,又把人与妄诞中的神仙区别开来,这就确定了人的自然本质。把人性与一般的物质性动物性区别开来,又把人性与妄诞中的神性鬼性区别开来,这就确定了人的自然本性。(毛批:当作人的特点、特性、特征,只是一个人的社会性——人是社会的动物,自然性、动物性等等不是人的特性。人是动物,不是植物、矿物,这是无疑义的、无问题的。人是一种什么动物?这就成为问题,几十万年[《毛泽东全集》脚注:迄今为止的考古发现证明,人类的历史至少200万年]直至资产阶级的费尔巴哈还解答得不正确,只待马克思才正确地答复了这个问题。即说人,它只有一种基本特性——社会性,不应说它有两种基本特性:一是动物性,一是社会性,这样说就不好了,就是二元论,实际就是唯心论。)

 

——张  策:《典范的学习生活——毛泽东在少奇同志给续范亭信上的批语(1943年6月28日)》,见张迪兴主编的《毛泽东全集》第18卷(香港润东出版社,2013年10月1日第1版)

 

    第二、由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构成一个统一的社会有机系统,整个社会就是在这两对矛盾运动和相互曲折复杂的作用之下发展变化的,上层建筑必须由该社会的经济基础来解释,所有制问题始终是共产主义运动的基本问题

 

社会结构,包括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又反作用于生产力和经济基础;整个社会就是在这两对矛盾运动和相互曲折复杂的作用之下发展变化的。

 

“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所有制问题始终是无产阶级运动的根本问题。“首先制造舆论,夺取政权,然后解决所有制问题,再大大发展生产力,这是一般规律。”

 

 

 

马克思恩格斯:

 

共产党人的理论原理,决不是以这个或那个世界改革家所发明或发现的思想、原则为根据的。

 

   这些原理不过是现存的阶级斗争、我们眼前的历史运动的真实关系的一般表述。废除先前存在的所有制关系,并不是共产主义所独具的特征。

 

    一切所有制关系都经历了经常的历史更替、经常的历史变更。

 

   例如,法国革命废除了封建的所有制,代之以资产阶级的所有制。

 

   共产主义的特征并不是要废除一般的所有制,而是要废除资产阶级的所有制。

 

  但是,现代的资产阶级私有制是建立在阶级对立上面、建立在一些人对另一些人的剥削上面的产品生产和占有的最后而又最完备的表现。

 

  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

 

在所有这些运动中,他们都强调所有制问题是运动的基本问题,不管这个问题的发展程度怎样。

 

——《共产党宣言》,1948年

 

 

 

新的事实迫使人们对以往的全部历史作一番新的研究,结果发现:以往的全部历史,除原始状态外,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这些互相斗争的社会阶级在任何时候都是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产物,一句话,都是自己时代的经济关系的产物;因而每一时代的社会经济结构形成现实基础,每一个历史时期的由法的设施和政治设施以及宗教的、哲学的和其他的观念形式所构成的全部上层建筑,归根到底都应由这个基础来说明。黑格尔把历史观从形而上学中解放了出来,使它成为辩证的,可是他的历史观本质上是唯心主义的。现在,唯心主义从它的最后的避难所即历史观中被驱逐出去了,一种唯物主义的历史观被提出来了,用人们的存在说明他们的意识,而不是像以往那样用人们的意识说明他们的存在这样一条道路已经找到了。

 

——恩格斯 《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1880年

 

 

 

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即历来为繁芜丛杂的意识形态所掩盖着的一个简单事实: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

 

——《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 1883年3月17日

 

  ……根据唯物史观,历史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到底是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无论马克思或我都从来没有肯定过比这更多的东西。如果有人在这里加以歪曲,说经济因素是唯一决定性的因素,那么他就是把这个命题变成毫无内容的、抽象的、荒诞无稽的空话。经济状况是基础,但是对历史斗争的进程发生影响并且在许多情况下主要是决定着这一斗争的形式的,还有上层建筑的各种因素:阶级斗争的政治形式及其成果——由胜利了的阶级在获胜以后确立的宪法等等,各种法的形式以及所有这些实际斗争在参加者头脑中的反映,政治的、法律的和哲学的理论,宗教的观点以及它们向教义体系的进一步发展。这里表现出这一切因素间的相互作用,而在这种相互作用中归根到底是经济运动作为必然的东西通过无穷无尽的偶然事件(即这样一些事物和事变,它们的内部联系是如此疏远或者是如此难于确定,以致我们可以认为这种联系并不存在,忘掉这种联系)向前发展。否则把理论应用于任何历史时期,就会比解一个最简单的一次方程式更容易了。

 

——恩格斯致约·布洛赫,1890年9月21[—22]日于伦敦

 

 

 

所有这些先生们所缺少的东西就是辩证法。他们总是只在这里看到原因,在那里看到结果。他们从来看不到:这是一种空洞的抽象,这种形而上学的两极对立在现实世界只存在于危机中,而整个伟大的发展过程是在相互作用的形式中进行的(虽然相互作用的力量很不相等:其中经济运动是最强有力的、最本原的、最有决定性的),这里没有什么是绝对的,一切都是相对的。对他们说来,黑格尔是不存在的……

 

——恩格斯 致康·施米特,1890年10月27日于伦敦

 

 

 

对问题的这一方面(我在这里只能稍微谈谈),我觉得我们大家都过分地忽略了。这是一个老问题:起初总是为了内容而忽略形式。如上所说,我也这样做过,而且我总是在事后才发现错误。因此,我不仅根本不想为此对您提出任何责备,——相反地,我在您之前就在这方面有过错,我甚至没有权利这样做,——我只是想让您今后注意这一点。与此有关的还有思想家们的一个愚蠢观念。这就是:因为我们否认在历史中起作用的各种意识形态领域有独立的历史发展,所以我们也否认它们对历史有任何影响。这是由于通常把原因和结果非辩证地看作僵硬对立的两极,完全忘记了相互作用。这些先生常常几乎是故意地忘记,一种历史因素一旦被其他的、归根到底是经济的原因造成了,它也就起作用,就能够对它的环境,甚至对产生它的原因发生反作用。

 

——恩格斯 致弗·梅林,1893年7月14日于伦敦

 

 

 

列宁:

马克思关于社会经济形态发展的自然历史过程的基本思想,是在根本上摧毁这种妄想以社会学自命的幼稚道德的。马克思究竟怎样得出这个基本思想呢?他所用的方法就是从社会生活的各钟领域中划分出经济领域来,从一切社会关系中划分出生产关系来,并把它当做决定其余一切关系的基本的原始的关系。

 

——《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是如何攻击社会民主主义者?》     

 

 

 

毛泽东:

“有人觉得有些矛盾并不是这样。例如,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生产力是主要的;理论和实践的矛盾,实践是主要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经济基础是主要的:它们的地位并不互相转化。这是机械唯物论的见解,不是辩证唯物论的见解。诚然,生产力、实践、经济基础,一般地表现为主要的决定的作用,谁不承认这一点,谁就不是唯物论者。然而,生产关系、理论、上层建筑这些方面,在一定条件之下,又转过来表现其为主要的决定的作用,这也是必须承认的。当着不变更生产关系,生产力就不能发展的时候,生产关系的变更就起了主要的决定的作用。当着如同列宁所说“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的时候,革命理论的创立和提倡就起了主要的决定的作用。当着某一件事情(任何事情都是一样)要做,但是还没有方针、方法、计划或政策的时候,确定方针、方法、计划或政策,也就是主要的决定的东西。当着政治文化等等上层建筑阻碍着经济基础的发展的时候,对于政治上和文化上的革新就成为主要的决定的东西了。我们这样说,是否违反了唯物论呢?没有。因为我们承认总的历史发展中是物质的东西决定精神的东西,是社会的存在决定社会的意识;但是同时又承认而且必须承认精神的东西的反作用,社会意识对于社会存在的反作用,上层建筑对于经济基础的反作用。这不是违反唯物论,正是避免了机械唯物论,坚持了辩证唯物论。

 

——《矛盾论》,1937年8月

 

毛泽东:

将来全世界的帝国主义都打倒了,阶级消灭了,你们讲,那个时候还有没有革命?我看还是要革命的。社会制度还要改革,还会用“革命”这个词。当然,那时革命的性质不同于阶级斗争时代的革命。那个时候还有生产关系同生产力的矛盾,上层建筑同经济基础的矛盾。生产关系搞得不对头,就要把它推翻。上层建筑(其中包括思想、舆论)要是保护人民不喜欢的那种生产关系,人民就要改革它。上层建筑也是一种社会关系。上层建筑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上的。所谓经济基础,就是生产关系,主要是所有制。生产力是最革命的因素。生产力发展了,总是要革命的。生产力有两项,一项是人,一项是工具。工具是人创造的。工具要革命,它会通过人来讲话,通过劳动者来讲话,破坏旧的生产关系,破坏旧的社会关系。“君子动口不动手”,最好的办法是用口。善讲不听,就会武讲。没有武器了,怎么搞呢?劳动者手里有工具,没有工具的可以拿石头。石头都没有,有两个拳头。

——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1956年11月15日,《毛泽东选集》第5卷

 

 

 

毛泽东:

首先制造舆论,夺取政权,然后解决所有制问题,再大大发展生产力,这是一般规律。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前,不存在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而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在封建社会中已经初步成长起来。在这点上,无产阶级革命和资产阶级革命有所不同。但是,这个一般规律,对无产阶级革命和资产阶级革命都是适用的,基本上是一致的。

 

一切革命的历史都证明,并不是先有充分发展的新生产力,然后才改造落后的生产关系,而是要首先造成舆论,进行革命,夺取政权,才有可能消灭旧的生产关系。消灭了旧的生产关系,确立了新的生产关系,这样就为新的生产力的发展开辟了道路。

 

——《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清样本)(1959年12月至1960年2月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编

(未完待续)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云淡 2020-8-6 14:56
参考文摘
李光满:冲突加剧!中国驻美记者可能被迫全部撤出美国,必须做好应战准备!
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  2020-08-06
但距离美国设定的签证到期日8月6日只剩一天时间,在美中方记者没有一人获得延期签证,还有近40名记者甚至根本就没有收到办理签证延期手续的通知,也就是说,如果明天中国驻美记者无法获得延期签证,中国将不得不被迫从美国撤出全部记者,按照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的回答,如果出现这种结果,中国将不得不对美国采取反制措施。—— http://www.kunlunce.com/gcjy/quanqiuzhanlue/2020-08-06/145890.html
引用 东鹤人 2020-8-6 13:57
毛主席的话说得明白。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