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矛盾”的科学性——共产主义的哲学命题

2016-1-22 09:31| 发布者: satyr| 查看: 6697| 评论: 1|原作者: 郝贵生|来自: 破土网

摘要: 《共产党宣言》前言中指出,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正在欧洲游荡。为了对这种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反动势力,教皇、沙皇、激进派和警察等都联合起来了。所以马克思、恩格斯才需要向全世界公开说明共 ...

《共产党宣言》前言中指出,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正在欧洲游荡。为了对这种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反动势力,教皇、沙皇、激进派和警察等都联合起来了。所以马克思、恩格斯才需要向全世界公开说明共产主义的观点、目的和主张,并反驳对共产主义幽灵的围剿。《共产党宣言》发表后,意识形态领域里共产主义的敌对势力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共产主义幽灵的围剿,而且随着社会主义运动所取得的伟大成就和前进中的曲折性,各种围剿共产主义幽灵的言论和行为更加变本加厉。特别是苏联解体和中国社会主义出现反复性后,国际国内围剿共产主义幽灵进一步甚嚣尘上。中国当代个别极右分子也加入到这股新的围剿共产主义幽灵的行列之中。

最近围绕习近平关于共产主义的讲话和共青团中央关于“共产主义接班人”的讨论引发的人们关于“共产主义”话题深入之时,香港媒体端传媒近日发表了五篇长文章围剿“共产主义”。其编者按中说:“高举‘共产主义理想’的时代,本来似乎早已离开中国人,民间早已不再相信这个彼岸目标,当局也缄口不言。但近日,国家主席习近平一番‘实现共产主义是共产党员的最高理想’的讲话,引起多方讨论、争议和疑惑。关于共产主义的争议,也再次甚嚣尘上。” “热点新闻之后,端传媒认为仍有必要提出重要问题──共产主义是理想,还是幻想?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失败了吗?中国和中国共产党怎么办?”端传媒发表的这五篇文章就是“谈论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的是是非非,以及中国的未知前路。”

笔者初读这五篇文章后,总体感觉无论其观点、材料还是论证方法无不充满谎言、荒谬、歪曲、污蔑、丑化,其几乎囊括历史上一切围剿共产主义幽灵者惯用的卑鄙伎俩、手段和方法。中国真正的共产党人和人民群众应该行动起来,继续马克思恩格斯反围剿共产主义幽灵的斗争,批判形形色色的错误思潮,继续深入阐明共产主义的科学含义、理论和事实依据以及实现共产主义的正确道路和途径。本文仅就周舵先生《论证共产主义的马克思犯了哪些错?》(以下简称周文)一文中的主要错误观点和思路揭示和批判其荒谬性,科学评价黑格尔的哲学思想、对马克思恩格斯的影响以及与共产主义理论的本质关系。

周文认为,“马克思不是用科学方法,而是用黑格尔哲学即辩证法‘论证’共产主义‘必然实现’的”。文中罗列了马克思14大错误。第一个主要错误就是马克思照搬了黑格尔的荒谬的矛盾学说。周文说:“黑格尔把‘矛盾’判定为运动变化的动力,这是由于他对科学极其无知才闹出的一个倒退回古希腊原始水平的低级错误;戳穿来看,不过是黑格尔牌号的‘上帝第一推动’罢了。宇宙万物的根本性质之一就是运动变化,它不需要任何所谓‘动力’去推动。有推动才会动,这是古希腊哲学家因为不了解摩擦阻力,更没有‘加速度’的概念,从观察地球上的运动现象而得出的一大误解,直到伽利略才纠正了这个大错。太不幸了,马克思却全盘照搬了黑格尔的低级错误!马克思的科学素养如何,由此可见一斑。”周文还说:“马克思使用的方法是单因果直线演绎推理”方法。这是对黑格尔矛盾学说及其与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关系的彻头彻尾的歪曲、诋毁和全盘否定。

一、黑格尔矛盾学说是其辩证法理论体系中最深刻最精华的内容

周文认为,黑格尔矛盾学说源于古希腊哲学,而古希腊哲学中的“矛盾”学说本身就是错误的。黑格尔恰恰表现了对古希腊哲学的“极其无知”,是“一个倒退回古希腊原始水平的低级错误”。是“黑格尔牌号的‘上帝第一推动’”。这是对黑格尔“矛盾”思想的歪曲和彻底否定。黑格尔矛盾学说不仅不是黑格尔学说中的糟粕和荒谬观点,反之则恰恰是黑格尔全部辩证法理论中的最深刻、最精华内容。

“矛盾”其直接含义就是“对立”。卖矛又卖盾的故事家喻户晓,其含义就是揭露了人们思维中的“矛盾”现象,而这种思维中产生的“矛盾”就等于“荒谬”。因此在形式逻辑学科中,一个极其重要的思维规律就是不矛盾律即在同一个思维过程中,一个思想及其否定方面不能同时是真的。而外文中包括英文、德文、俄文中“矛盾”一词的直接含义也是“对立”的意思,最早也把“矛盾”现象单纯认为是思维过程中产生的“荒谬”。形式逻辑学科的创始人亚里士多德正是在这种意义上使用“矛盾”概念的。但现实生活中的人们发现了周围事物的发展变化现象,古希腊较早的埃利亚学派的赫拉克里特把这种现象提升到哲学高度,指出世界上的万事万物“一切皆流,一切皆变”,“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而且猜测出事物内部的矛盾现象,“我们存在又不存在”、结合物“既完整又不完整,既和谐又不和谐”等思想。同时代的另外有些哲学家反对赫拉克里特这一思想,认为世界一切事物的唯一特性就是“存在”,就是根本不动。特别是古希腊著名的诡辩论哲学家芝诺为了论述“运动”等于背理,提出了他的四个著名命题即“二分法”、“阿基里斯追不上乌龟”、“飞矢不动”、“运动场”。以“飞矢不动”为例,一只飞着的箭的每一时刻即在一个点上,另一时刻一定在另一点上。而每一点都是静止的,因而整个飞矢都是不动的。这个推理的逻辑大前提就是思维中不能有矛盾。如果你思维中同时承认,箭又是飞动的,又是静止的,这一定是荒谬认识。因此这种推理从矛盾等于荒谬,推出运动等于荒谬的错误结论。尽管芝诺的推理方法和结论是错误的,但他最大的功绩就是揭示了一旦承认客观事物的运动变化现象,也就一定会存在运动中的矛盾现象,把运动和矛盾内在结合在一起。

芝诺的这种推论方法及结论困扰了欧洲两千多年,不仅其之后的亚里士多德不知如何解释,就连德国古典哲学的创始人康德也没有真正解决。康德把认识对象称之为“自在之物”,当人们的认识从感性、知性发展到理想认识时,思维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两个相反的命题都得到逻辑证明的现象即四个“二律背反”。他无法肯定这种认识是正确还是错误。他的结论就是“自在之物”不可认识。对芝诺这种现象给予科学说明解释的正是黑格尔。黑格尔认为,芝诺实际是揭示了认识对象的矛盾现象,这种矛盾现象恰是对象自身的矛盾,是对象的本质。世界一切事物都是运动变化的,而这种运动变化的内在根据就是事物自身存在“矛盾”。黑格尔说:“运动作为概念,作为思想来说,表现为否定性和不间断性的统一。”“运动是时间和空间的统一;但是不论不间断性或点截性,都不能单独地当做本质。”“运动是时间空间的不间断性与时间空间的间断性的统一。运动是矛盾,是矛盾的统一。”芝诺把这种矛盾现象看做纯粹主观产物是错误的,康德的“二律背反”与芝诺犯有同样的错误。同时黑格尔对赫拉克里特矛盾辩证法思想给予极高评价:“我们在这里(埃利亚学派中)发现了辩证法的开端,即纯粹的思维在概念的运动中的开端;同时还发现思维与想象或感性存在之间的对立,—自主之物与这自在之物的为他存在之间的对立;并且在现象的本质中发现本质自身所具有的矛盾(本来意义上的辩证法)。”也正是由于批判继承了古希腊赫拉克里特和芝诺的自觉不自觉的“矛盾”思想,并对其进行了更深入的研究和阐发,由此构筑了黑格尔的极其庞大的辩证法思想体系,开创了真正区别于形式逻辑思维方法的辩证逻辑思维方法,成为欧洲哲学发展史实际也是人类思想发展史上的辩证法思想最大的集大成者,其内容极其丰富深刻。而其全部辩证法思想的最深刻、精华内容就是矛盾思想。

周文为了否定黑格尔的矛盾思想,竟然还说:“宇宙万物的根本性质之一就是运动变化,它不需要任何所谓‘动力’去推动。有推动才会动,这是古希腊哲学家因为不了解摩擦阻力,更没有‘加速度’的概念,从观察地球上的运动现象而得出的一大误解,直到伽利略才纠正了这个大错。”这表现了周文科学知识的贫乏和无知。我们知道,赫拉克里特做出事物的运动并存在内在矛盾的思想只是对自然界事物的猜测,而缺乏自然科学基础。而现实生活中人们发现事物由静止状态转化为运动状态时,是由于外力的推动。所以亚里士多德在他的《物理学》中把“力”定义为事物运动变化的原因,有外力推动就有运动,没有外力推动,就没有运动,这确实是误解。文艺复兴时代的伽利略通过一系列实验,否定了《物理学》中的许多观点,如大家所熟悉的比萨斜塔实验否定了关于重物下落速度与重物关系的论点,同时包括否定力的本质的观点,认为物体在没有受到外力作用时,同样处在匀速运动中。这就为牛顿第一定律奠定了实验基础,强调力不是物体运动的原因,而是改变物体运动状态即加速度的原因。这个理论实质上也承认物体处在所谓“静止”时,也是一种“运动”状态。就力学理论来讲,伽利略和牛顿绝对是一大进步。但就哲学而言,伽利略和牛顿仍然没有找到事物自身运动的真正原因。而黑格尔的矛盾思想已经不是对自然现象的猜测,而是建立在自然科学基础上。黑格尔绝对熟悉牛顿第一定律。但哲学不等于力学,是对力学的概括、提炼和总结。牛顿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原理恰恰说明机械运动中自身矛盾的客观存在,那么逻辑地必然推出物体即使处在匀速直线运动状态时,也一定存在自身矛盾,这个矛盾就是“在”与“不在”的矛盾。这个哲学结论不仅彻底否定了亚里士多德的观点,也否定了伽利略和牛顿的观点。因此,黑格尔把运动源泉、动力归结为自身矛盾,不仅与亚里士多德不同,与伽利略和牛顿也根本不同。由此怎么能够说,黑格尔的矛盾思想是从外部寻找推动力呢?周文企图把黑格尔的矛盾思想与亚里士多德思想混为一谈,借口伽利略否定了亚里士多德,也就应该否定黑格尔的矛盾思想。周文的逻辑思维竟然混乱到如此程度。黑格尔做出运动等于矛盾的正确思想,但并没有给物理学上的“力”下一个真正科学的定义,直至恩格斯研究自然辩证法时,才真正揭示“力”的本质,即力本身就是运动,是运动能量的转移,而非运动的原因或改变运动状态的原因。

黑格尔的这种思想不仅不是“对科学的极其无知”,不是哲学发展史的倒退,不是继承的所谓“低级错误”,更不是“黑格尔牌号的‘上帝第一推动’”。而恰恰是对古希腊哲学思想的最大的批判、继承和创新,表现了黑格尔科学知识的极其丰富,也是思想史上第一次真正深刻批判了“第一推动力”的错误思想,真正揭示事物自身发展的源泉和动力。所以恩格斯评价黑格尔“不仅是一个富于创造性的天才,而且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学识渊博的人物,所以他在各个领域中都起到了划时代的作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219页)

二、马克思哲学与黑格尔辩证法思想是批判继承关系。

周文不仅全盘否定黑格尔的矛盾学说本身,而且攻击马克思是“全盘照搬了黑格尔的低级错误!”这显然又是对马克思与黑格尔哲学关系的歪曲和诋毁。

首先,马克思恩格斯彻底批判了黑格尔哲学的唯心主义体系及其糟粕思想。

黑格尔的辩证法成就在欧洲哲学史中的地位有目共睹,但是黑格尔毕竟是一个唯心主义哲学家。他认为,世界的本源是绝对精神,这个绝对精神本身是一个从简单到复杂的充满矛盾的纯粹的概念的推演和变化过程,以后外化为自然和人类社会。同时,黑格尔哲学的阶级性质是资产阶级的,是为德国资产阶级发展资本主义鸣锣开道的,它与英法哲学家的阶级性质本质是一样的。所区别之处就是其理论武器不同。英法哲学家主要依靠的是以唯物主义哲学为基础的最终滑向唯心史观的人道主义理论,而黑格尔为代表的德国古典哲学中唯心主义哲学家依靠的就是强调发展变化的辩证法,说明德国的封建制度不是永恒的,由于其内部的矛盾性决定了封建制度一定要灭亡,一定会为资本主义制度所取代。但也正是由于黑格尔哲学的这种唯心主义性质和资产阶级的阶级属性,决定了其辩证法是不彻底的,其资产阶级的革命性也是不彻底的。他一方面强调发展是永恒的,人类的认识是无限发展的永恒过程,人类社会发展也是无止境的过程,但又指出人类的认识发展到他的黑格尔哲学阶段就达到了顶峰因而终结了,德国普鲁士政府所许诺的等级制君主制度成为绝对精神外化到人类社会发展的顶端。其根本原因有两个:一是他的唯心主义体系窒息了辩证方法,二就是黑格尔所代表的德国资产阶级的软弱性。马克思、恩格斯在学习、研究黑格尔哲学中确实看到和发现了其致命的缺陷、弱点。马克思、恩格斯一开始登上理论和政治舞台就公开声明其哲学思想是为无产阶级解放提供理论武器的,因此不可能把黑格尔的这种唯心主义体系、辩证法的不彻底性等糟粕性内容照搬过来,而是给予严厉的批判和揭露,并在唯物主义基础上对黑格尔哲学进行全面的改造,创立崭新的世界观、历史观,使之成为无产阶级解放的科学的理论武器。

其次,马克思恩格斯继承了黑格尔的辩证法思想,创立了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理论。

黑格尔哲学尽管有其不可克服的糟粕性内容,但马克思恩格斯认为:“这一切并没有妨碍黑格尔的体系包括了以前任何体系所不可比拟的广大领域,而且没有妨碍它在这一领域中阐发了现在还令人惊奇的丰富思想。”(《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219页)也就是说,他的糟粕性内容并没有妨碍和泯灭其辩证法思想的光辉及其巨大成就。也正是这些巨大成就成为马克思恩格斯创立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最重要的思想理论来源。这种高度赞扬黑格尔的辩证法思想及其对自身影响的有关论述在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中比比皆是。我们仅仅引用几段话说明黑格尔辩证法对马克思、恩格斯思想影响多么巨大。1859年,恩格斯在《卡尔·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中说:“黑格尔的思维方式不同于所有其他哲学家的地方,就是他的思维方式有巨大的历史感作基础,形式尽管是那么抽象和唯心,他的思想发展却总是与世界历史的发展平行着,而后者按他的本意只是前者的验证。……他是第一个想证明历史中有一种发展,有一种内在联系的人,尽管他的历史哲学中的许多东西现在在我们看来十分古怪,如果把他的前辈,甚至把那些在他以后敢于对历史发展作总的思考的人同他比较,他的基本观点的宏伟,就是在今天也还值得钦佩。在《现象学》、《美学》、《哲学史》中,到处贯穿着这种宏伟的历史观,到处是历史地、在同历史的一定的联系中来处理材料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42页)1886年,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一书中说:“黑格尔哲学的真实意义和革命性质,正是在于它彻底否定了关于人的思维和行动的一切结果具有最终性质的看法”“就获得这种认识来说,归根结底没有一个人比黑格尔本人对我们的帮助更大。”“总之,哲学在黑格尔那里完成了:一方面,因为他在自己的体系中以宏伟的方式概括了哲学的全部发展;另一方面,因为他(虽然是不自觉地)给我们指出了走出这个体系的迷宫而达到真正地切实地认识世界的道路。”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216、219、220页)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黑格尔的辩证法思想,就不可能有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的创立。

由此可以看出,马克思哲学与黑格尔辩证法思想完全是一种批判继承关系,是在彻底改造黑格尔哲学体系基础上最大限度汲取了黑格尔哲学的精华内容,绝不是什么“全盘照搬”关系。以唯物辩证法研究资本主义,完全是科学的方法。

三、马克思以唯物史观为指导深入研究资本主义发展现状基础上阐发共产主义理论。

周文不懂得哲学的功能、价值,认为共产主义理论是马克思依靠马黑格尔“低级错误”的辩证法“单因果直线逻辑演绎”的结果。这又是对马克思哲学理论与共产主义理论关系的污蔑与歪曲。

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唯物史观确实为共产主义理论提供了科学的武器。但共产主义理论绝不是哲学世界观单纯逻辑推演的结果,其最重要的物质根源是现实的社会生活,主要就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发展状况以及导致的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阶级斗争的尖锐化。正如恩格斯《反杜林论》《概论》一章开始所说,科学社会主义首先根源于现代社会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对立和统治于生产中的无政府状态进行科学考察的结果。也就是依据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任何理论首先是来源于实践,是对社会现实的反映。因此,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首先是马克思恩格斯详细地占有资本主义发展进程中暴露和反映出来的大量经济、政治、文化、阶级斗争的感性事实材料进行研究的结果。如马克思的关于对资本主义发展状况研究的两部最重要著作,一部是《共产党宣言》,另一部就是《资本论》。前一部著作中从第一章内容中就可以看出,马克思恩格斯不仅掌握了整个资本主义以前和资本主义发展初期的大量经济、政治、思想文化的现实资料,而且对19世纪欧洲英、法、德等国的阶级斗争状况也是了如指掌。马克思1842年《莱茵报》期间的实践活动以及恩格斯英国深入到工人阶级斗争实践中所作的调查研究都为《共产党宣言》的写作提供了极其丰富的现实资料。马克思写作《资本论》掌握的资本主义及其阶级斗争状况资料的丰富程度更是世人皆知的事实。但现实不等于理论。毛泽东《实践论》中说,要获得正确的认识除十分丰富、合乎实际的感性材料之外,还必须有科学的思维方法。而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就是提供这样一个科学的思想武器和方法论。马克思恩格斯正是依据这一科学的方法论,对所掌握的资本主义发展状况的感性材料去粗去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加工制作,才有《宣言》中的“两个绝大多数”、“两个必然”、“消灭私有制”、“两个决裂”等共产主义的基本观点和结论。《资本论》实质是《共产党宣言》的延续和深化,通过剩余价值理论的创立进一步揭示了资本主义的经济规律及其灭亡的必然性。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恩格斯高度评价黑格尔辩证法对《资本论》及科学社会主义创立的极其巨大的意义。马克思自己在《资本论》第二版跋中就说:“我公开承认我是这位大思想家的学生,并且在关于价值理论的一章中,有些地方我甚至卖弄起黑格尔特有的表达方式。”(《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112页)恩格斯1882年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德文第一版序言中说,为什么他们谈到社会主义的发展史中多次提到德国古典哲学和黑格尔?因为“科学社会主义本质上就是德国的产物,而且也只能产生在古典哲学还生气勃勃地保存着自觉的辩证法传统的国家,即在德国。唯物主义历史观及其在现代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上的特别应用,只有借助于辩证法才有可能。”(《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691——692页)同时,科学社会主义也有其自身的思想理论来源即十八世纪法国的空想社会主义。所以共产主义理论绝不是单因果逻辑联系,而是多因果联系的产物。

周文把唯物史观对社会主义理论的指导作用歪曲为“单因果直线逻辑演绎”,表明周文根本不懂哲学的功能与价值。马克思主义以前的哲学家不懂得哲学与具体科学的一般与个别关系,更不懂得认识对实践的依赖关系,因此在理解哲学功能、价值时,用哲学代替具体科学,或者把哲学与具体科学关系看作部分与整体关系,自觉不自觉地用哲学构筑具体科学。这种对哲学功能的歪曲典型地表现在恩格斯曾经批判过的杜林身上。杜林把哲学比喻为化学中的元素、数学中的公理或知识的简单成分。用哲学构筑具体科学就如同元素构成化合物,数学公理逻辑推演出全部数学理论、部分构成整体一样。他自己这样理解,也是这样做的。他的全部哲学、经济学、社会主义的所谓“创新”理论就是依靠他所发现的简单的哲学元素、公理和成分构成和推导出来的。他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与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的关系也理解为是马克思用哲学元素或公理构筑或单纯逻辑推演的结果。例如他批判马克思的经济学理论时,就认为马克思的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的结论是依靠黑格尔的矛盾理论、质量互变理论、否定之否定构筑、推演的结果。而且杜林也认为,黑格尔的矛盾学说就等于背理,质量互变规律是模糊观念、否定之否定规律是宗教中抄袭来的,因此马克思依据黑格尔的荒谬理论构筑和单直线推演出的《资本论》,也必然是荒谬的理论。恩格斯严厉批判了杜林对黑格尔辩证法和哲学功能观的歪曲及《资本论》的科学结论,指出杜林“对辩证法的本性根本不了解”。也就是说,辩证法是关于自然、社会和思维的普遍规律的科学,其只是对具体科学知识的指导和提供方法论的作用,绝不是构成具体知识的简单成分、元素和公理。马克思《资本论》的科学结论是在辩证法理论指导下对资本主义现状研究的结果,而绝不是辩证法构筑和单纯逻辑推演的结果。因此从周文污蔑马克思是依据黑格尔学说单纯逻辑推演出共产主义的荒谬观点可以看出,周文对人类哲学史关于哲学功能、价值的深化发展的知识完全一窍不通和极其无知,完全停留和照搬马克思主义哲学以往的旧哲学家的哲学功能,与马克思恩格斯彻底批判和抛弃的杜林哲学功能观完全同出一辙。杜林也认为,黑格尔的辩证法源于宗教神学,因而认为马克思的结论实质也是宗教神学的翻版。无独有偶,周文也做出了与杜林几乎完全相同的结论,也认为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想和制度是基督教神学教义的复活,因此把当代极其仇恨马克思主义的西方某些学者污蔑、攻击马克思主义是“原教旨马克思主义”的垃圾帽子再次捡起来扣到当代马克思主义者身上。由此可以看出,以周舵先生为代表的中国某些无耻文人对共产党人深仇大恨到何种程度!其污蔑、歪曲、丑化、诋毁马克思主义的道德水准堕落到何种程度!

笔者的结论是:马克思对共产主义的论证没有错误,真正的错误是攻击马克思错误的周舵本人,是其贫乏、片面、低下、扭曲的知识结构和唯心主义、形而上学的荒谬的论证方法。

(2015年10月29日)

3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吴产者 2016-6-11 17:43
我觉得这篇文章写的逻辑严密,思维清晰,结构严谨,如果不是深得辩证法的精髓,是写不出来的。
想和这篇文章的作者交个朋友,我的QQ2962666899,手机15037913628
马克思是在资本主义的现实运动的基础之上,以辩证法的辩证思维(也就是最符合客观实在的思维方式)为武器,对人类的历史发展及未来做了科学的考察和预测。
马克思说:我的学说不是以某个思想家的主观愿望为指导,而是以客观物质世界的运动规律为指导。只是描述了生产力的发展所必然要达到的结果。这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