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首页 农业战线 查看内容

塘约的做法要求领头人有比较高的精神境界

2017-6-20 20:12| 发布者: 南湾湖| 查看: 826| 评论: 0|原作者: 网络转帖

摘要: 塘约的做法要求领头人有比较高的精神境界   刘学文:咱们继续讲塘约。贵州省委陈敏尔书记对塘约评价很高,他说,“塘约经验”本身是“改革经”,它不只是一个艰苦创业,而是改革创新。“左文学是我见的讲改革讲得 ...
塘约的做法要求领头人有比较高的精神境界
  刘学文:咱们继续讲塘约。贵州省委陈敏尔书记对塘约评价很高,他说,“塘约经验”本身是“改革经”,它不只是一个艰苦创业,而是改革创新。“左文学是我见的讲改革讲得最清楚的第一人。”
  师学军:塘约的确不是一个单纯的艰苦奋斗的故事,也不是一个单纯的脱贫故事。它的内涵要丰富得多,是一个很综合的东西。对左文学我也是真心佩服,还有他们那一班人。
  刘学文:我知道你还给左文学打过敬礼。
  师学军:首先像陈敏尔书记所说的,他们是在改革,踏踏实实,找到了走出困境的办法。宏甲在书里说,现在,指出我们社会存在的种种问题已经不需要什么勇气了,“能解决这些问题的则是当代英雄”。我赞成宏甲这个看法,左文学他们那一班人,就是这样的当代英雄。如果单纯就经济指标而言,跟那些富裕村庄相比,塘约目前的成就还说不上有多大。可是他们短短两年时间,就把三千多人口从贫困、破败、混乱的泥沼里给带了出来,初步创造了一个精神焕发的村庄……你说这功德得有多大?
  刘学文:尤其是帮了村子里最穷的那些人。
  师学军:对,盲聋哑、痴呆傻,一个不拉。
  刘学文:这就是共同富裕的模式了。照塘约这种做法,左文学当不了地主,不会出现很大的两极分化。
  师学军:塘约这种做法要求领头人具有比较高的精神境界,得有牺牲精神。塘约十一个村干部都是村里的能人。他们以个人名义从银行贷款,用来支付第一批土地流转金,他们自己没有一个人多占额外的股份。他们和他们的家庭不仅承担了风险,而且做出了牺牲;当然,他们也在这当中找到了不一样的生活意义。
  刘学文:这样的干部现在太少了。
  师学军:少,但不是没有。有一次宏甲和我通话,他说像塘约这样的情况,估计其他地方还有,只是我们没有发现。事实很快证明了他的判断。上个月他被请到烟台讲塘约道路,发现那里有些村庄,也是在村干部带领下,很多年前就已经重新组织起来了,也都搞得很好,只是组织程度不如塘约这么高。
  一个精神焕发的村庄,一代了不起的新农民
  刘学文:你去塘约,还有哪些东西让你印象深刻?
  师学军:首先是整个村庄的精神面貌。宏甲在书里写:“农民需要一个精神焕发的村庄。”塘约给我最鲜明、最强烈的印象,就是精神焕发,生气勃勃。
  刘学文:左文学的精神状态就很好。
  师学军:是。我几次见到他和区、市领导们在一起相处、谈话,他很大方,不卑不亢,一切都很自然,那种感觉真是很好。不仅左文学,他那一班子人都是这样。
  刘学文:王宏甲老师也谈到过这种感觉。
  师学军:也不仅是村干部。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前段时间报道塘约,除了左文学和村主任彭远科,我很注意看那些接受采访的普通村民,他们的精神状态、言谈举止都很好。这是一代新农民,了不起的新农民。
  有民主才会有当家作主
  刘学文:还有哪些你认为是非常重要的?
  师学军:它的民主模式。塘约的实践中不仅有民生,还有民主。我觉得这是更关键的东西。没有民主,人们就不可能获得真正的解放。我在塘约看到了他们创造的民主形式,并由此看到了在广大的农村实现民主的一种可能性,所以我会给左文学敬礼,会在那篇后叙中写下这么一段话:“乡村是需要民主的。我不敢说塘约村民已经实现了当家作主,但我相信,这正是塘约道路最重要的目标和方向。”
  刘学文:“党支部管全村、村民管党员”—— 你所说的民主形式,是指这个吗?
  师学军:对。它虽然只是初步的,很简单,但是管用。我个人特别看重这件事。把对村干部的评价权交到每一个村民手里,而且不是走过场,是实实在在地去落实,这就等于把村干部的罢免权交给了全体村民。对共产党员也是一样,一个党员合不合格,由群众和组织一起来把关。这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塘约道路将来能不能走得健康、走得更好,都与这件事做得好不好有关。
  刘学文:你把这件事看得这么重大?
  师学军:我们常讲新中国旧中国。新中国“新”在哪里?我研究新中国成立前后的那段历史,其中有一点印象非常深刻——新中国最激动人心的口号,可能就是工农翻身当主人。当主人不是说当就当得了的,得有民主作保障。有民主才会有当家作主,因此,我特别看重乡村的民主政治建设,这真是一件很大很大的事情。
  我刚才讲另外那个村子,也是想讲这层意思。那些贫困农民所面临的第一位的问题当然是脱贫。脱贫之后呢?脱贫之后恐怕就要面临一个能不能当家作主的问题了;打长工、打短工都是雇佣劳动,肯定当不了家,也作不了主。
  刘学文:还有防止领头人腐化变质的问题,也需要民主。
  师学军:是啊,领导人腐化、腐败是一个非常古老的问题,又是一个现实问题。当年在延安窑洞里,毛主席对黄炎培提出了“人人起来负责”这样一种民主设想。塘约这种“村社一体、合股经营”的组织方式,意味着村社属于全体村民,大家人人有份,这为“人人起来负责”提供了根本动力。
  刘学文:关键还是群众监督。
  师学军:无论集体化还是私有化,发展到一定程度,都很难避免出现霸道和霸权。私有化方面,你管不了;集体化这方面,要避免霸道和霸权,最有用的办法,可能还就是群众监督,除此之外,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更好的办法。
  塘约可贵的地方在于,村支两委有接受群众监督的政治自觉,有主动性,这为村民真正实现当家作主,提供了很大的可能性。我注意到你交给我的那个采访提纲里有一条,让我对塘约提一点希望;真要我提,就是这一点——我衷心希望左文学和他的一班人,不管塘约的经济以后发展得有多好,都不要忘记了他们现在的这个“初心”,永远自觉地把自己置于全体村民的监督之下。要是能探索出更好、更健全的民主制度,当然更好。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毛旗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京ICP备17031636 )

返回顶部